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山海经】2

2.



果然不管天上地下,自己的运气还是那么好,黄少天乐观地想,这可不是张佳乐那种小倒霉蛋能体会的感受!

眼前这个喻文州,虽然看到他突然出现在窗外时吓了一跳,但是很快就镇静下来,也没有出声喊人。黄少天和他对视两秒,试探说:“你方便的话让我先避避雨?外面真的太冷啦,我没干坏事,真的,我可以解释!”

他现在的样子确实非常狼狈,喻文州皱眉看了看他,让开身体:“那你先进来吧。”

黄少天从窗沿爬进去,浑身都在淌水,肩膀附近的衣服还因为伤口被割开了一道,喻文州递给他一条干净巾帕:“擦擦脸,我去叫人烧点水来。”

这可真帮了黄少天的大忙,喻文州的背影在他眼里再次泛仙光了。趁着喻文州出去的工夫,他拉开衣服看了下伤口,只是皮肉划伤,今晚睡个好觉,明天就能愈合了,只不过啊只不过,还要想个法子和喻文州如此这般的解释。


过了一会,店小二将浴桶搬进来,黄少天泡进热水里,只觉得浑身舒畅,灵力聚拢,四肢中也有了力气,连日奔波之后最痛快的不过如此啊,他忍不住感慨了两声。

外面的雨水还淅淅沥沥的不休不止,纸窗已经关上了,雨声朦胧,显得屋里愈发安静。黄少天转过头,看见喻文州正倚在床边看书,黄少天进来时他便是穿着亵衣,头发松松挽着的样子,应该是睡前准备去关窗,刚好遇到了黄少天。

咳,黄少天清清嗓子:“今天真是不好意思,麻烦了你两次,日后一定报答你!”

喻文州抬起眼睛看看他,放下书说:“我倒是没什么,你这两日似乎过得十分辛苦。”

“这个嘛……”黄少天欲言又止地低头撩了撩水花,下定决心般地抬起头,“既然你如此帮我,我也不想瞒你,实话说吧,其实……”

他停顿了一下,诚挚望着喻文州的眼睛:“其实,我是个道士!”

“……道士?”喻文州怔了一下,颇有些意外似的。

黄少天脑子里飞快过了一遍这两天的事,并没找到什么破绽:“怎么了?你不相信吗?还是我的样子一点都不像?”

这回喻文州笑了,温和地说:“我之前确实没遇过你们这样的人,一时之间有些好奇……我本来以为你是江湖中的武林高手。”

“哦,哦哦……”黄少天恍然应着,心里却骂了一句,妈的,都忘了人间还有那些习武之人。

“其实我们道家与江湖武学也有几分同宗,”黄少天一本正经地说,“师父教过我们一些拳脚功夫,只是对于驱鬼捉妖未必用得上,还是以法术为主。”

喻文州从未听过这些,很是新奇:“你会法术?”

黄少天露出羞赧的神色,摸摸鼻尖:“会一点儿,但是我学艺不精,刚才就是,唉,不小心被妖怪伤到了!”

喻文州惊讶地看他,随即轻声感叹:“我们在屋内听雨喝茶,却不知外头有如此惊险之事。”

他又关心地问:“那你的伤要不要紧?”

“这点小伤不算什么,”黄少天毫不在意地说,“我们师门有特制丹药,专治伤痛,一吃就好啦!”

喻文州笑了:“看来你身上还有许多有意思的事,我确实是孤陋寡闻,改天再听你细说,现在你还是先出来吧,水也快凉了。”


之前黄少天特地在包袱里垫了层防水油纸,里面的东西没怎么湿,他翻出干净衣服穿上,突然有些好奇,转头问喻文州:“你刚才放我进来的时候什么都没问,就没想过我可能是坏人吗?”

喻文州笑笑:“我看你容貌端正,言行中还有些贵气,怎么都不像宵小之徒。”

贵气,贵气,这话十分中听,黄少天得意地想,读书人的谈吐果然不一样。但他还没神气多久,就意识到另一个重要的问题,这间客栈也没有空房了,那今晚要怎么睡??

喻文州也看出来了,想了想,说:“虽然这床有些窄,应该可以勉强挤一挤,就委屈你一晚,明天再找客栈吧。”

黄少天盯着那张床,心里有些为难,按理说是委屈喻文州了,他尚且能好心让步,可是黄少天真的不习惯和别人睡在一起,再怎么说喻文州还是个陌生人……

黄少天权衡一会,对喻文州说:“算啦,这样我们两个都睡不好,我来想个法子……”

他摸摸下巴,一脸高深莫测地说:“既然你对法术好奇,我就露一手给你看,本来呢我们师门有规矩,不能随便在外人面前施法,但你今天帮我两次我便把你当朋友,今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就算我师父知道也不会怪罪的!”

他一连串地说了那么多,停了停,对喻文州眨眨眼睛:“你先把眼睛闭上。”

喻文州不知他要做什么,有些疑惑,但还是闭上了眼睛。


房中安静了片刻,喻文州问:“好了吗?”

“好了。”黄少天说。

喻文州睁开眼睛,惊异地发现黄少天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圆桌上站着一只金黄鸟儿,只有手掌般大小,身上的毛蓬松而光滑,朱红的喙和爪子,一簇尾羽颇有些长,半翘着拖到桌面,在烛光下也是橘红色的,煞是华丽。

喻文州各种奇书异志都读过一些,却从未见过这样漂亮的鸟,他走到桌旁,被迷惑似的手指摸了摸幼鸟的脊背,柔声问:“这是什么鸟?”

“从前在北方看过的一种鸟吧,”那鸟拍拍翅膀,传出黄少天的声音,他漫不经心地说,“不记得了,我只是随便作法。”

“总之这样就可以睡觉啦,”黄少天变成鸟了还是一样活泼,在桌子上蹦蹦跳跳,走来走去,“我在桌上睡就好,麻烦你帮我找件衣服垫一垫。”

喻文州将衣服盘起来挽成一个圆圈,做出窝的样子,看着那金黄的鸟儿跳进去,用脑袋蹭了蹭,好像很舒服的样子。喻文州怕它受凉,将衣服又掖了掖,拉过外层盖在它身上。

“这样可以吗?那我也去睡了。”喻文州说。

嗯嗯,黄少天很是满意。

喻文州笑着摸摸它的头,拢手吹灭蜡烛,回到床铺上,也拉起锦被,翻个身,闭上了眼睛。

窗外的雨小了一些,淅淅沥沥的,很是催眠。

房中十分静谧,过了一会,黄少天听见喻文州的呼吸平缓,应是已经睡熟了。他悄悄跳出来,在黑暗中找到自己的包袱,从里面衔出一片梧桐叶,拖回衣服圈的窝里,垫在身下,抖了抖羽毛,也满意地睡了下去。



08 Feb 2016
 
评论(61)
 
热度(654)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