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蓝气球】2

以黄少天的性格,是绝不可能乖乖躺在那里被人亲了还不动的,但喻文州的嘴唇实在太软了,虽然黄少天也没什么可以比较的,这一刻的触觉还是很震撼,只是亲了一下而已,嘴都没张开,体液也没交换,多旖旎根本谈不上。

但是黄少天睁着眼睛,仿佛看到头顶的星河都坠了下来。

所以他一动没动,还是躺在那里,直到喻文州离开,他才连着眨了两三下眼睛。喻文州退开了一点,距离依然很近,手指还贴着他的下颌,黄少天觉得他那长长长长的睫毛都要戳到自己了。

“陈老师家的小猫,你记不记得。”

两个人的视线在昏暗中粘腻地缠在一起,喻文州突然说。

这话题有点太突然,哪怕黄少天都愣了一下。

喻文州的声音非常轻,耳语一样的气音,“两...

28 Jul 2018

wb小号好像是因为有多人举报情色隐晦被封了,可能过几天好可能永远不好,ao3账号和小号同名,可以点作者看所有文章,这两年的都补差不多了吧,还缺什么可以留言,以前特别碎的数字篇就算了

14 Jul 2018

【蓝气球】1

//

装模作样了几个小时,黄少天还是忍不住先给喻文州打电话了,他嚼着口香糖半倚在桌边,一晃一晃地往后撞,一边盯着桌上的电子闹钟,这都九点多了,就算和家里人出去吃也差不多了吧。

响了五六七八声,黄少天快要没耐性的时候,那边终于接起来,大概正在和别人说话,喻文州还带着笑意的声音:“喂?”

黄少天不做声了一秒,张口就不客气地问:“你喝多了?”

什么?喻文州好像心情很好,没有计较,“我不喝酒呀。”

黄少天嘴里的口香糖被舌尖拨到另一边,转转眼睛,收起情绪用一副随便的语气说:“问你一声,你考得怎么样。”

喻文州倒是笑了,似乎终于意识到这是黄少天的电话,心平气和地说:“嗯?我们不是不熟吗?”...

03 Jun 2018

【南风】番外二

正值学生们的暑假,高铁站人头簇拥非常热闹,黄少天倚着二楼的围栏,拧开手里的矿泉水喝了两口,递给喻文州:“要吗?”

喻文州接过来,顺便看了眼手腕上的时间,说:“应该进站了。”

黄少天眯着眼睛扫了两眼大屏幕,突然转头看他,笑嘻嘻的一脸促狭:“怎么样,紧不紧张?”

喻文州笑了,自然地说:“还好。”

黄少天见没撩着便宜,撇了撇嘴,转头有一搭没一搭地哼了几句歌,这时候手机的来电铃声响了。他接起来:“你到了吗?……嗯我在外面呢,你往东门停车场走,在门口等你。”

挂上电话,他伸了个懒腰:“下去吧。”


之前喻文州看过照片,黄少天手机里没存,不过好友圈刷到她的自拍偶尔会给喻文州看看,儿子像妈女儿...

20 May 2018

匿名提问:

终于收到本子了!!超开心转圈圈。 记得您在以前本子的后记里面写自己的风格大概是农夫山泉有点儿甜吧,但是南风不是不是那样的故事了,记得有个失意的夜晚,做过了站,就捧着南风一边看,一边往回走,看着看着就哭了,那里面的孤独写到了我的心里。应该是您的所有文里面印象最深,最喜欢的了吧。真的。 加长版DVD里面的相处模式和见家长也超级喜欢,能够看到交了戒指的两个人真好啊,而且喻队的回答真让人安心啊。太好了。太好了。能喜欢上喻黄能遇到您真的太好了TVT 您的每一个喻黄的本子都有买,在这个什么什么都要抢的时代,不开前XX特典,每次都开预售,来不来还重制的您真的是非常让人安心的存在。谢谢!真的太谢谢了! PS:除了可以买到实体的开心,通过本子有了给导演打call渠道了也是非常开心,虽然绵薄之力但是也希望可以支持导演吃饭多加个鸡腿,过得舒服一点。毕竟啥都不会,能做的也就只有送钱了,终于有送钱打call渠道其实超开心的。希望以后也有机会给您送钱打call~~ 最后祝您一切顺利,身体健康,过得开心。

燕麦泥 回答:

我十分震惊说过自己是农夫山泉这种话。。。。。。。。。。。而且我现在怎么也是止咳糖浆那个甜度吧=-=

同人始终还是用爱发电吧(如果可以我希望耽美也能一直维持在用爱发电),写过看过就算有缘,买个实体书关系已经很到位了,不用特别把这个当回事,啊我好像也在以前的后记写过很高兴能存在在你的书架上之类的,其实我一直觉得写文和出本是两回事,当然出本有出本的好,不过每次有群众来跟我说以前的本没收到很执念,或者同一本买了好几个的时候,发自肺腑想开导你们不用这样是吧也没啥意义。。本来就是图个高兴的事儿,希望大家轻轻松松开开心心就好。

非常感谢每一个关心我本人的朋友,我也说过很多次了故事是故事作者是作者,哪怕我...

20 May 2018

如果以前的文刷不到那就是lft抽了,我啥也没干嗷,但是它抽了我也不知道怎么解决,望高手赐教

情人节快乐,我没表示哈哈哈哈(笑屁

14 Feb 2018

匿名提问:

莱茵太太泥嚎!这边萌新读了太太的南风入坑,哇真的是想吹爆这篇!各方面来说都太棒了。就这篇来说也有些写文方面的问题想请教太太,就是关于人物对话,看过许多对话比较多的文里大段的对话其实经常看着很累......但太太的对话节奏衔接实在是太好了QAQ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以及太太写文是一开始就有很明确的大纲还是随心走想哪写哪?故事性真的好强!(结果提问变成了打call)w总之赞美以及表白太太!!

燕麦泥 回答:

以同人来说台词是关键吧我觉得,如果角色不说话,那么就全是作者单方面描述,当角色开口说话,他才有了自己的灵魂,他会说什么样的话,某种意义上等于作者对这个人物的理解(因为是同人这点变得非常重要),所以我觉得首要的一点就是你要把你写的台词默念一遍,要是念不出来就不能这么写,直到把用词和语气念顺了,别人看起来就会觉得他是真的在“说话”。“说话”和“描述”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表达,一个是你,一个是角色,要写出区别。

再者尽量言之有物,不说废话,你想嘛,你平时听一个人说话,听半天不知道他想说啥,就很急,不需要过于掏心掏肺,想告诉读者一切,台词主要是情绪,主要是情绪,主要是情绪,不在乎字数长短,情绪一定要到位...

03 Feb 2018

emm有个同学私信我被我不小心点到删除了(还没看内容…)如果有事请再发一次吧,如果不是什么要紧事就算了(。
关于出本肯定要等年后了,还不一定能出要看政策= =
文也不想写,已进入小脑萎缩的冰河时期
给大家拜个早年(。ì _ í。)

30 Jan 2018

【南风】27-30.

27.


第二天一清早,黄少天好不容易挤出个空档,就去找了李轩。刚分开那会,李轩见到他还和往常一样,甚至会开他玩笑,想必喻文州没告诉他,就像黄少天没有立刻跟张佳乐说一样,不是什么值得宣布的事。但是再往后,黄少天竟然也想不起上次跟他说话是什么时候,现在想来应该是他知道了,刻意避开自己,只是黄少天无暇顾及,没有及时察觉。

李轩也是灵醒的人,一见他的样子就明白过来,跟他说我们去楼下吧。

两个人走到外科楼的侧面,有个避风清静的小径,一般他们抽烟会来这。果然李轩主动摸出一包烟给他,黄少天看看他,接过来点上,他昨晚不知道怎么过的,躺在床上好像睡着了又好像醒着,整件事情在心上一遍遍碾压过去,直到心脏...

17 Dec 2017

差不多行了,约架去外面

09 Dec 2017

【南风】26

26.


那位女病人当晚就出现了一次因为心肌受损引起的停跳,救回来之后上了呼吸机,非常虚弱,黄少天第二天交接班听说今天要给她做透析,考虑装心脏起搏器,具体治疗方案要等主任和家属沟通,毕竟她身份特殊,医院也不敢随便决定,要市委那个大人物说了算。

上午的手术出来,听同事说他们好像已经商量完了,正在病房里,接下去就要做术前准备,黄少天还没洗澡,带着一身血腥气匆匆赶到,敲门轻轻从门缝中溜进去,房间里的人有好几个,除了医院职工,女方的家属也在,上次听介绍好像是她表妹,四十多岁又没结婚,说起家人可能有些孤单,这是群居动物的压力来源,却也是造成“将就婚姻”的万恶理由。黄少天倚着墙站在最外围,他前面是戴...

09 Dec 2017

【南风】

25.


打开家门的那一刻黄少天有一瞬间的心怯,但站在玄关的感觉却很不可思议,因为只看客厅和厨房似乎毫无变化,仿佛那几句微信和电话是梦境一场,黄少天换了鞋,慢慢在卧室和浴室又看了一圈,一切清晰明显地摊开在他眼前,骗不了人,喻文州是离开了。

太过剧烈的愤怒爆发后只剩下疲惫,黄少天翻出一瓶香槟和玻璃杯,放在茶几上,自己陷进沙发里,简直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似的,再难的手术都没这么累过。过了几分钟,微信的消息声把他唤醒,那再普通不过的铃声都在心上无端扎了一下,黄少天从兜里摸出手机看看,是方锐发来的,明天去帮同事求婚那个KTV的名字和时间,黄少天扔开手机,打开香槟倒出一杯,扬起头一股脑全灌了进去,然后...

03 Dec 2017

【南风】24

24.


清晨还有些露水,一台手术出来热得难耐,黄少天去冲了个澡,直接穿上洗手衣,原本打算穿在里面的长袖T恤都没套。

这台手术有点戏剧化,病人在天桥楼梯脚步滑了一下,整个人滚下去,被不知道怎么卡在那的一截短钢筋戳进了腹部,只扎进很短一截,看着吓人,其实并没有伤到脏器,更重要的是在检查腹腔内有没有残留钢筋屑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非常早期的肿瘤,当场就摘掉了,竟然也算因祸得福。

跟家属解释完之后,黄少天一边看手机一边往办公室走,喻文州竟然还没回他微信,到底是有多忙啊!黄少天不满地拉开椅子坐下现在,翻了翻抽屉,摸出一袋葡萄软糖,拆开倒了两三个仰头塞进嘴里。

随手拎过日历,明天有个大手术,北京的专...

02 Dec 2017

【南风】23

23.


等病房只剩下他们母子,按照护士建议,喻文州需要去楼下散步一圈。两个人在小路上慢悠悠走着,喻文州叹了口气:“家里还有什么东西,我拿点送回给人家吧。”

“你别叹气,不然这药膏我都不敢贴了,”他妈妈拢了下头发,转头看他表情,有点小心地问,“真的不喜欢?”

喻文州笑了:“没事,你贴吧,要是好用我再给你买点。”

老太太对他无视了后半句非常不满,继续追问:“那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

喻文州笑笑没说话,他妈妈看着花圃里新抽出的枝芽和花骨朵,说:“那个叫苏什么的,我看就是你们医院里最漂亮的小姑娘了,也很懂事,不过看你们俩那个清清白白的样子我就知道没戏。其实呢,我不太希望你找医院里的,虽然...

26 Nov 2017
1 2 3 4 5 6 7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