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葡萄成熟时】10

10.


出租车穿过层层夜色,黄少天看着窗外流逝的灯火,刚才接电话的时候有点生气,现在已经冷静了下来。

他一直看不上职场灌酒的风气,喻文州的酒量他记得不算很好,但也不坏,何况他那么有分寸的人,哪儿那么容易醉到自己回不了家。

要不是黄少天恰好打了个电话,听那个同事的意思好像还管杀不管埋呢,啧啧啧,现在的年轻人,黄少天在心里又哼哼了一遍。

他做好了一进门会看见喻文州不省人事的心理准备,没想到推开包厢门,偌大一个圆桌残羹狼藉,房间里只剩下三个人,喻文州好好坐在桌边,正拿着杯子喝水,听见声音抬起头看向他,竟然一副很正常的模样。

“那个……哎?”黄少天迟疑地说,“你不是,你同事在电话里说……”

“你就是喻老师的朋友吧!”对面那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站起来和他打招呼,“我们刚才还在说,你要是不方便就我们送他。”

“没那么严重,而且你住的太远了。”喻文州笑了笑,“既然我朋友来了,你们就回去吧。”

“好,那我们先走了。”那个年轻人和另外一个女孩收拾好东西往门口走,“喻老师再见。”

喻文州点头:“路上小心。”


随着他们一前一后地离开,包厢里变得格外安静,黄少天随手拉开一张椅子坐下,打量了一下他。这样仔细一看,喻文州确实有些异样,黑色的眼睛蒙着一层雾,眼睑微微发红。

“你怎么回事,我记得你酒量还行啊?”黄少天说。

“他们带了三种酒,”喻文州按按额头,疲倦地呼了口气,“我不太能混着喝。”他笑了一下,“但小陈也夸张了点,我没醉到那种程度。”

结果还变成我错怪那哥们了,黄少天撇撇嘴,伸手去扶他:“那你能站得起来吗?”

嗯,喻文州推开椅子站起身,黄少天看他并不晃荡,便没有拉他,走到门口替他推开门。

两个人走出饭店,站在街边拦车,夜里的风颇有寒意,黄少天正要转头提醒,听见喻文州叫他:“少天。”

黄少天看他。

“不好意思,”喻文州平静地说,“今天麻烦你了。”

那地上的几片枯叶都被这一阵突如其来的寒风吹开了,黄少天空了一拍,皱眉说:“这有什么,要是别的朋友给我打电话,我肯定也会帮这个忙。”

喻文州浅浅笑了一下,低声说:“你是这样的。”

他侧脸垂着,看不出情绪,但这个对话明显不对劲,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往下接,来了辆空的出租车停在他们面前,车灯在黑夜中投射出电影结束般的光束,白茫茫的,格外醒目。黄少天上去拉开门,让喻文州先坐了进去。


整个途中一直没有人说话,喻文州侧头望向另一边,黄少天不知道他睡着了还是醒着。仔细想想,以前黄少天似乎从来没见过喻文州喝醉的样子,现在也无从分辨他的反应。

但若是以常人的标准,喻文州的酒品很不错,下了车一路走进小区,走进公寓,整个过程都很流畅,黄少天跟在他身边,在夜色遮掩中,几乎可以把他当成滴酒未沾的人。

直到用钥匙开门的时候喻文州才露出一点破绽,他的手拿着钥匙,却有些对不准锁眼,黄少天在旁边看着,果断握住他的手,把钥匙推了进去。

黄少天本来打算等他进门自己就走,现在反而走不了了,他一把拉住喻文州:“你的手怎么这么热?你是不是发烧了?”

“不要紧,喝了酒就这样。”喻文州漫不经心地说,一边走进玄关,将廊灯打开,转头问,“进来坐会吗?”

黄少天犹豫了一下,有点怀疑是不是刚才外面太冷,还是喻文州本来就不舒服,才这么容易喝醉。他想了想,决定先观望一会,便跟着走了进去。


喻文州一路按开了灯,径直走向厨房,黄少天看他要烧水,连忙接过水壶:“我来我来,你去躺着吧。”

嗯,喻文州没有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厨房。黄少天倚着流理台,看电热水壶发出隐隐的轰动声,夜深人静,静得他都无端发了会呆。

热水壶“啪”的一声,弹起开关,黄少天从旁边的餐具框里翻出两个杯子,开水烫得厉害,他又兑了一些旁边大玻璃壶中晾凉的水,端着走了出去。

喻文州的卧室里开着台灯,但他只脱了外套躺在床上,阖着眼睛,黄少天轻手轻脚走过去,等了等,听见喻文州的呼吸似乎很平稳,他又往前凑了凑,目光在喻文州的脸上细细转了个圈,没想到喻文州突然睁开眼睛,正好对上他的视线。

黄少天反应很快地直起身:“……我以为你睡着了。”

“有些发晕,躺下反而睡不着。”喻文州说着撑起身。

黄少天扶了下他,扯过枕头让他靠着,把杯子递给他:“醉了都这样,再躺会就睡过去了。”

谢谢,喻文州笑了笑,低头喝水,黄少天怀疑地抬起手,用手背贴他的额头:“你不会真发烧了吧,要不要吃点药?你家有吗?”

没事,喻文州轻描淡写地否认,黄少天觉得他体温还挺正常,也就没再坚持。


上一次他们像这样安静地共处一室,仿佛是非常遥远的从前,可惜过去的时光再找不回来。

水杯中冒出的热气撩在脸上,很快让人精神松弛了下来,黄少天看着水雾中喻文州的侧脸,心想他们以后大概不会再见面了,索性把话一次说完,就算喻文州清醒之后不记得也无所谓,至少他说了自己该说的。

“婚礼那天,是我态度有问题,”黄少天看着他,“当年的事儿我也不是要埋怨什么,不是那个意思,可能那天心情不太好,说话冲了点。”

“你别多想,随便听听就忘了吧。”

喻文州安静了一会,黄少天几乎以为他走神了没听见,喻文州却突然笑了,轻声说:“没关系。”

“而且少天,你不用道歉。”可能因为醉了,喻文州的语速比平时慢,这显得他的话十分清晰,简直是一字一句的,“你对我,心里是真的有不满,我听得出来。”

黄少天愣了,几乎靠本能反应地说:“我不是……”

“我有点灰心,”喻文州浅浅笑了笑,“一直没想到,你是这样想我。”


这短短三个断句,竟然在黄少天脑子里“嗡”的一声,整个人僵硬而愕然,看着他,一个字都说不出。

过了两秒,又好像过了漫长的几个光年,黄少天转头拿过水杯,吹了吹热气,端到嘴边看着水的波纹反而停下来,又放下手,重新看向喻文州:“当年的事情我是有点生气,但我也不占理,只是感情上一下接受不了。”

“现在我也道个歉这事就算过去了吧,反正以后……”

喻文州突然打断他:“为什么接受不了?”

黄少天一直想着冷静冷静,好不容易冷静下来,又被他这句话生生噎了一下。

但他还是立即控制住思路,直视着喻文州:“年纪小不懂事,哪儿有那么多为什么!反正以后两清了,好吧,大家都是成年人,你这么聪明肯定知道怎么处理最合适。”

他语速很快地一连串说完,喻文州却置若罔闻,只是用那双眼睛注视他:“你喜欢我?”

他的语气十分柔和,然而黄少天气得要命,因为根本分不出他是疑问句还是陈述句,不管什么句都令人发指。还没等他发火,喻文州竟然若有所思说:“怪不得,你刚才看起来好像想亲我。”

黄少天耳朵都红了,提高声音:“我没有!”

妈的,喻文州看着他,黄少天简直有二十句话挤在嗓子里想往外冒,“是你自己喝多了,站都站不住还想那些乱七八糟的,别自作多情行吗我刚才只是……”

“别生气,”喻文州突然拉住他的手,笑着说,“是我想亲你。”

说完他就真的靠了过来,贴住黄少天的嘴唇。


黄少天停在原地动弹不得,意识清晰却管不住自己,漫长的几年空白,那些想不开的种种念头,颠覆起来只需要这一秒。


他笑着靠过来亲了下黄少天的脸,少来这套,黄少天咕哝得几乎听不清楚,脸上还是很烫。喻文州在他旁边躺下,搂着他额头靠着他的肩膀,很快呼吸就变得安静而平缓。而黄少天的身体仍然发热又疲倦,感官的余韵还未完全散去,他望着天花板发了会呆,随手关掉台灯,也不管不顾地睡了过去。





04 Jan 2016
 
评论(42)
 
热度(963)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