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连理】2

//


离开KTV的时候他们商量着怎么拼车,当然又夹着猫腻,喻文州懒得看,站得远了一点看地图,其实坐地铁回学校也不是不行,只是要走一段路,四月初的夜里带着粘腻的潮气,情绪有点烦闷,身上又裹着挥之不去的惰性。

虽然是出来玩,一晚下来完全称不上高兴,喻文州深深缓了口气,看看那一群人,在七嘴八舌的吵闹中似乎听见他们还有续摊的意思,黄少天的侧脸藏在人群中心看不清,大概很有兴致的样子,喻文州正想着是过去跟他说一声还是微信里留言,李轩走过来招呼他:“走吧,他们想去吃宵夜。”

“我就不去了。”喻文州笑了笑,“我先回学校。”

李轩“哦”了一声,大概之前已经看出端倪:“那你怎么回去,这时间快没地铁了吧。”

中间要转一次车,另外那条线可能坐到那已经赶不上末班车了,喻文州想好了,到时候再打车也没所谓。

李轩给他出主意:“不然你就……去问问还有没有谁也想回学校的。”

喻文州正想说不用,看到苏沐橙往这边走来,探头到李轩旁边:“他们分好了,你们就一起坐一辆车吧。”

喻文州跟她说自己要回去,没想到苏沐橙眨眨眼睛:“真的吗,那我跟你一起走吧!”

李轩转头看她:“你不去啊,你们女的不是都约好了吗?”

苏沐橙叹了口气:“还不是学生会那点事,明天上午要开会,想想就烦,我不想扫兴,本来打算待会吃到一半再走的,既然文州现在回去那我就一块走了。”

李轩拉了下衣领:“你们俩行不行啊,孤男寡女可有点显眼。”

苏沐橙笑呵呵地说:“文州看起来太正派了绯闻在他身上都传不起来,而且我是诚心诚意祝福他能早日追到心上人的!”

李轩乐了:“你还是先祝福他心上人今晚没被别人追到吧。”

两个人还一唱一和起来了,喻文州好气又好笑地看向李轩:“就你想得多,要不你牺牲一下跟我们一起回去。”

李轩反应很快:“北门的饭馆是不是随便我挑?”

喻文州直接看向苏沐橙:“我们两个走吧,你想先坐地铁还是直接打车?”

“哎哎带我一个,”李轩拉住他,“那我先回去跟他们说一声。”

嗯,喻文州答应。


他们是站在喻文州这边的,毕竟人都有先入为主的私心,回去的车上喻文州看向窗外流光四溢的霓虹,实在不想去联想这条路来的时候是黄少天坐在他旁边。

如果是黄少天那边的朋友,比如张佳乐方锐之类的,可能就会觉得筱筱很不错,说不定还会撮合,他们肯定想让黄少天找个可爱温顺的女朋友,怎么都不会想到喻文州身上。

世上种种就像一个多面体的水晶,从这一面看其它面都是反光,什么都看不清,如果从筱筱和她的朋友们的角度,喻文州简直是个搞破坏的反派,放不到台面上的感情,说又说不出来,既然说不出来,为什么不肯放开,当个枷锁总是拖着黄少天。

谁先谁后,谁对谁错,是这大学读着读着最难的一道题。

手机突然响了一声,喻文州摸出来看看,是黄少天的微信消息,之前是李轩过去跟大家说的,喻文州就单独给黄少天发了一条微信说自己先回去了,现在出租车都快开到学校黄少天才回复,而且就回了个“哦”。

喻文州盯了两秒手机,差点气笑了,今晚黄少天算半个主角,各种暧昧起哄忙得要命,跟喻文州总共也没说过几句话,喻文州在旁边目睹全程都没说什么,到最后黄少天还跟他摆脾气,真是给他惯的。

喻文州按掉屏幕放回包里,车停在学校门口,李轩主动给了钱,乐呵呵说来来你们发我红包,我最喜欢收红包了。

苏沐橙竟然搭腔:“对啊我也是,我经常和云秀互相发着玩!”

喻文州站在旁边看他们两个兴高采烈捣鼓了半天微信,叹了口气:“明天再玩吧两位小朋友,先把沐澄送回去。”


回到宿舍已经快十二点了,郑轩果然还没睡,另一个室友常年回家住,喻文州进了门把包放在桌上,郑轩从游戏中探出头瞄了他一眼:“你自己?……看来今晚不太幸福啊。”

喻文州拿起水杯喝了两口,走到他桌边看他玩游戏,平静地说:“你还是继续玩吧,都快被打死了。”

郑轩看看他的脸色:“真不用知心陪聊吗?”

“不用了,”喻文州坦然地说,“你说十句也抵不上他一句。”

唉好吧,郑轩回头敲了敲键盘:“你早点睡,别想太多了。”

嗯,喻文州拿了毛巾进了淋浴间。



//


如今大学宿舍条件都比较好了,以前那种八人一间全楼层排队洗澡的年代幸好没赶上,现在他们是四人一间有自己的淋浴室,每个人一张下面书桌上面睡觉的双架床,平时都没什么问题,但对于黄少天眼下有点喝多了的状态,刚才爬架子没注意一脚踩空了,脚趾头正好撞到桌沿,疼得他一下就醒了神。

已经半夜快两点,宿舍黑漆漆的,其他人都睡了黄少天就没开灯,也憋着没出声,努力集中精神爬到上铺,打开手机照了照,脚趾上磕出一道口子,竟然还蹭破了皮渗出一层血迹。

妈的,一个晚上就没好事,坐到床上黄少天又开始发晕,他偻着背按了按太阳穴,直起身,看向黑暗中对面的床,愣着发了会呆。

喻文州真挺厉害的,明知道筱筱喜欢自己还敢把他一个人留在那,在KTV里都闹成那样了,喻文州全程风淡云轻仿佛什么都没看见,好像根本不在乎黄少天跟别的女孩怎么样。

走的时候就发了条微信,一气之下黄少天直接在烧烤摊喝过了劲,平时出去玩喻文州不在他不会多喝,怕醉了闹出麻烦,但今晚看喻文州不想管他,他也不想管自己了。

怕动静太大他没洗澡,头晕不愿意动,现在坐在床上浑身带着酒气烟火气还有四月夜里特有的粘稠潮湿,疲倦地坐着,又憋屈又烦,只想冲到对面把喻文州摇晃起来,冲他喊你他妈到底弯不弯再不弯小心我找个女朋友回来给你看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总之神游够了,黄少天困倦地打了个哈欠,“嘭”地倒回床上,闹腾一晚上实在很累,但可能因为有心事胡思乱想又不能马上睡着,翻身翻了半天,最后终于晕沉沉地睡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窗帘并没有拉开,那和煦的春光还是透进来了一些,黄少天看着墙上的光影,感觉头反而更疼了,看了会手机,咬牙爬起来洗澡。

下到地上发现宿舍里就他一个人,但是喻文州书包什么都在桌上,可能出去吃早餐了?黄少天肆无忌惮在他桌上和柜子里检查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或者自己不认识的东西,哼哼着拿了换洗衣服去洗漱。

洗了个澡浑身都通透了,黄少天草草擦了下头发,出来看到喻文州已经回来了,自己桌上放着外带的粥碗和点心。

唉……好吧原谅他了,黄少天有点高兴地拉开椅子,随口问:“你吃完了?”

嗯,喻文州倚在桌边翻看手机,答应了一声。


黄少天也一边吃一边玩手机,过了一会听到背后的动静,他转头看见喻文州在收拾书包:“……你要出去?”

“嗯,”喻文州从桌上抽出一本笔记本放进包里,“学生会那边好像需要人帮忙。”

黄少天刚有些缓和的心态一下又塌了,他盯着喻文州:“你是不是忘了下午要跟我去会展中心。”

喻文州惊讶地回过身,一看他表情黄少天就知道他是真的忘了……他竟然真的忘了!黄少天简直什么都不想说,喻文州这种人竟然会忘记事情,还特么是忘了自己的事!这人怎么搞的,被俯身了吗!

喻文州的神情非常诚恳:“我忘了改成今天下午了,我还以为是明天。”

黄少天尽量不让脸色流露出来,咬着筷子轻描淡写地说:“哦,反正下午一点才去,你把学生会那边推了吧。”

喻文州犹豫了一下,说:“苏沐橙语气挺着急的,我已经跟她说这就过去了。”

黄少天皱眉:“学生们什么破事都要你帮忙,你上次不是说过不搭理他们了吗?!”

一提起这个黄少天就想翻白眼,之前也有过一次他们搞活动找喻文州搭个手,本来他们和楚云秀苏沐橙关系不错,当时看着新鲜黄少天还跟着一块去凑热闹了,结果当时有个学生会不知道什么头衔的人,脾气很差,还对他们呼来喝去,黄少天哪能看喻文州受这种委屈,当场就怼:“我们是看在朋友的面子上来帮忙,你们倒是一点不客气,这就使唤上了,你是给我们发工资还是交五险一金啊?”

都是学生,黄少天才不管什么干部不干部的,说白了一个民间组织装什么逼啊!那人估计很久没遇到这样当面挑场子的,瞪着黄少天僵持着没说话,旁边很快有人上来打圆场:“哎呀太忙了大家都着急,冷静一下有话好好说。”

回来之后黄少天就跟喻文州撂狠话:“你以后少去外面乱做慈善!都一群什么玩意!”

知道了,喻文州当时还笑眯眯的,反过来顺他的毛:“别生气,以后不去了。”


现在倒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了!还要推掉跟自己约好的行程,黄少天脾气一下就上来了,难道因为是苏沐橙找他他才答应,说起来昨晚上他们俩在KTV也一直说悄悄话,最后还是一起走的!

有些东西简直不能细想,黄少天抿着嘴角脸色有点难看,他觉得喻文州最近这段时间都不太对劲,具体是哪里不对劲也说不上来,忽冷忽热的,虽然黄少天觉得怀疑到苏沐橙头上有点扯淡,但他跟喻文州从高中死党到现在,肯定不会无缘无故起变化,黄少天一向很相信自己的直觉。

不管是喜欢上谁还是别的什么心事喻文州都没跟他说,想到这一层就更烦躁,黄少天转回身,重新往嘴里塞了一个包子,不冷不热地说:“那你去吧,会展那边我自己去。”

过了几秒听见喻文州说:“不然你找郑轩陪你去吧,他应该待会回来。”

“我自己想办法,”黄少天满不在乎的语气,“不用你操心了,你去忙你的学生会吧。”






23 Apr 2017
 
评论(150)
 
热度(2003)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