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连理】1

//

喻文州随着人流走进教室大门,在阶梯上站了两秒,看到郑轩在倒数第三排,便从那些座位后面走了过去。

“哎你来了,”郑轩看到他,把桌上占位的书收回去,“黄少呢?”

“买面包,说是饿了。”喻文州说。

嗯,郑轩翻了翻书:“这课作业是下周交吧?”

喻文州刚说了个“对”,前排的女生转过头来打断他们:“上次跟你们说的,周五筱筱过生日,约KTV,你们去吗?”

喻文州没有立即说话,郑轩慢悠悠地说:“你想问我们俩?还是想问黄少?”

那女生笑了:“都问啊。”

郑轩说:“黄少待会来,你自己问呗。”

女生看向喻文州:“你们不是关系好嘛,你说什么他都跟着答应的。”

“我也不能直接替他答应吧,”喻文州对她笑笑,“不知道少天有没有事,你自己问他吧。”

“问什么?”黄少天的声音插进来,顺手拉开喻文州旁边的椅子坐下。

然而这时候老师在上面开始讲话了,女生只好转过头,黄少天也没有在意,从书包里翻出一个面包和一个鸡蛋布丁,他把布丁推给喻文州,小声说:“这就是我上次说的,刚好今天有,你尝尝。”

喻文州不怎么吃甜食,拿在手里看了看,似乎是之前黄少天无意中买过一次的那个,念念不忘的,后来运气不好,一直没再遇到。他看黄少天:“你买了几个?”

“就剩一个了。”黄少天无所谓地撕开包装袋,咬了一口自己的面包。

喻文州笑了:“那你留着吃吧。”

“你先尝尝!这个不甜,你肯定喜欢!”黄少天一脸较真。

“你们这么客气,不吃给我吧。”郑轩在旁边撑着胳膊,突然说。

“不行,不行不行!”黄少天隔着喻文州瞪他,“你想吃下次再给你买,这个我辛辛苦苦抢来的!你知道刚才……”

讲台上的老师敲了敲黑板,黄少天意识到自己声音有点高了,往下缩了缩肩膀,喻文州笑着揭开封纸,用勺子挖了一口,再拿笔去抄黑板上的笔记,黄少天一直瞄他,喻文州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挺好吃的。”

黄少天很得意地笑了。


最后喻文州还是自己把布丁吃完了,虽然他想留给黄少天吃,但这样还是有点明显,黄少天倒是一副高兴的样子,他总是能从对别人的热忱中得到快乐。

中间老师给出一道题让大家讨论,前排的女生趁机转过头,把那个邀请又重复了一遍,黄少天眨眨眼睛:“哦,那就去啊。”

女生满意地转回身,一时间忘记了喻文州和郑轩还没回复,这当然不重要,不知道怎么回事,布丁吃完之后淡淡的甜味留在舌根反倒有点腻,喻文州拿过水杯喝了两口,黄少天抄着笔记,随口问:“我记得你周五没事吧?”

喻文州还能说什么呢,“没有。”他平静地合上水杯的瓶盖。

“反正也没事干,就去玩玩呗,人家过生日总得热闹点。”黄少天一边写字一边嘟囔。

他说得轻描淡写,仿佛臆想的只有自己,喻文州划了书上一段重点,听见郑轩在右手边低声感叹:“黄少真是个热心肠啊。”

喻文州转了转手上的笔,侧过头对他笑着轻声说:“你还是别说话了。”


//

然而郑轩在周五中午背叛了革命,说朋友找他吃饭,晚上KTV不去了。

黄少天去隔壁找同学了,喻文州倚着他的桌沿仰头看郑轩:“嗯?你这样不太对吧。”

到了四月,天气渐渐热了,郑轩在床上挂蚊帐:“你让我在旁边看,还不让我发表意见,你这样对吗?不是我说,你们这样一般人看都看不下去。”

喻文州笑笑:“没办法,有时候我都想不通自己怎么回事,别人看得更清楚一点。你看我已经落到这种地步了……”

“别,”郑轩止住他的苦情牌,但是想了想又叹口气,“要不你也别去了,何必呢。”

喻文州停顿了一下,委婉地说:“我不敢让少天一个人去。”

郑轩觉得心很累:“黄少要是真有那个心思,就算你在旁边能怎么拦啊?”

喻文州看着他:“你觉得少天真的对她有意思?”

“……”郑轩转过身正对他,“其实黄少对哪个姑娘都不如对你上心,但是呢,你也知道,所以你别问我这种问题。”

喻文州没说话,过一会郑轩又探出头:“说实话,你在想什么我也搞不明白,反正你不会听我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如果我……”喻文州突然说,“如果少天不愿意,但我还是勉强他,你能接受这种事?”

郑轩迟疑了一下:“……你这么好说话?”

喻文州笑了:“原来你已经把我当成坏人了。”

“黄少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勉强吧,”郑轩仿佛有理有据,“你知道我是个推崇自然规律的人,如果你俩能在一起,说明这事是对的,如果不对,最后还是会分。”


这话倒有几分哲理,喻文州想了想,照这么说他似乎应该径直往前走一步,反正如果他和黄少天不合适还是会分开,但他根本不想跟黄少天分开,而且他们都是男的,就算以后分开也不是“曾经不小心跟男的好过”这么简单的事。

无论如何晚上的KTV喻文州还是跟着去了,黄少天表面看着潇洒,其实对女孩还是容易心软,今晚主角那边带了一个闺蜜团,要是借着酒劲起个哄什么的,喻文州想想就要叹气。

黄少天女生缘不错喻文州是知道的,从高中起就是这样,喻文州竟然还很理解她们的点,她们迷恋黄少天身上的东西他自己也喜欢。他纳闷的是现在的小姑娘怎么这么执着又奔放,以前高中的时候大家都很单纯羞涩,她们跟黄少天示好,黄少天随便婉拒一下就没有然后了,上大学之后真不得了,表白几乎贴到脸上来,并且能持之以恒地坚持下去。

喻文州这样心平气和的人,守着这几年偶尔都会被低气压笼罩,觉得黄少天烦人,但是外语系那个筱筱,每次出现总是欣喜的样子,带着少女特有的甜蜜和羞怯,好像黄少天马上就要答应她了似的。

喻文州在旁边很是复杂,本来觉得他们两个没戏,看多几眼筱筱的态度,也忍不住疑心起来,难道黄少天背着自己跟她有什么联系,承诺过什么,难道黄少天真要答应她。


翻来覆去的,情绪在最近这半个多月快积累到一定程度了,喻文州想他简直是自找,像眼前这些和女生合唱情歌啦,喝酒玩游戏啦,不是眼不见为净是什么,郑轩说的很对,假如黄少天真有什么想法他在旁边也就是看着。

喻文州一直对娱乐活动没什么兴趣,也谈不上排斥,算算这几年出来玩,反正都是陪黄少天,毕竟两个人呆在一块总有乐趣,环境倒没差别。

前提是没有情敌,不过喻文州已经有了免疫力,一群二十岁的大学生都是人来疯,不能当真,他坐在最角落的沙发里喝柠檬茶,不去盯着黄少天,坐着坐着就有点走神了。

“正想找你呢。”苏沐橙走到他面前跟他打招呼。

嗯?喻文州往旁边让了让给她腾出些地方,苏沐橙坐下说:“学生会的事考虑好没,会长问起好几次了。”

那个啊,喻文州笑了笑:“我还是不去了。”

“为什么呀,”苏沐橙说,“你上回过来帮忙不是干得挺好的,我也觉得你特别适合那些组织活动的事。”

其实一开始喻文州也觉得做活动挺有意思,问题是接触了一下学生会的高层发现勾心斗角太多,可能在一般学生看来学生会的头衔根本不威风,偏偏有人很重视,有时候都分不清他们是争那些利益还是争一口气。

而且很占课余时间,喻文州没必要瞒苏沐橙,跟她解释了几句,苏沐橙叹气:“那太可惜啦,我也特别看不上其中几个人,所以才想让你去改善一下环境!”

喻文州笑着说:“你要是待得不高兴就退了吧。”

“我考虑一下,”苏沐橙弯腰拉了拉裙摆,脸上有点犯愁,“但是我也不能把云秀一个人丢在那,她想要那个履历。”

嗯,喻文州记得听过她对以后的打算。


前面突然闹了起来,茶几上多了个蛋糕,要过生日了,喻文州跟着站了起来,中间那些人很兴奋地叽叽喳喳,苏沐橙突然拉拉他的衣袖,小声说:“今天晚上你不太想来吧。”

喻文州笑了,转头看她:“你也觉得我不应该来?”

苏沐橙犹豫了一下,低声说:“反正是我肯定受不了,她们等会可能要……”

她没说完,但是喻文州很快就知道女生们的计划了,吹灭蜡烛之后她们怂恿黄少天代表大家说几句祝福的话,还要唱一首歌。

黄少天倒是很大方的样子,这种场合他不会扫兴的,他性格就是如此,喻文州站在阴影中看他,看他在正中间对着屏幕唱歌,很有光采又出风头。有人把筱筱推了一把,她跌出去撞到黄少天身边,周围的人大声起哄,笑闹声把音乐都盖了过去。

这喧哗斑斓的一切突然离喻文州非常遥远,眼前那些画面好像别人的故事——本来就是别人的故事,喻文州在那里看着,心里竟然很平静,怎么形容他的感觉,树叶慢慢停下晃动,凝固在原地。

一点风都没有了。




16 Apr 2017
 
评论(122)
 
热度(2423)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