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南风】8

8.                                


科里准备做一个糖尿相关的实验课题,问黄少天想不想参加,比起泡实验室黄少天还是更喜欢手术台,他就推说先让我考虑一下。

已经过了五点,很快就可以下班了,急诊那边也没有新收的病人。今天下班之后,黄少天有个梦幻般的三连休,是这段时间各种值班加上换班排出来的,可能梦幻这个词都不足以形容,只有医院里的人才能感受到那样的幸福意义。虽说外科医生并没有真正的“下班”,一个电话过来就得无缝转为工作,但既然排了休息就不想那么多了,这几年下来,黄少天早已养成了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习惯。

回到办公室检查一遍病例,准备交接班,看到有新微信,是喻文州的,说待会在医院后门等他,黄少天回了个OK的表情。他们要去一家云南菜馆,喻文州推荐的,忘了是怎么说起来,听他说饭店老板还曾经是黄少天的病人?黄少天只有一点淡薄的印象。但他对美食一向来者不拒,喻文州跟他约了个时间,他就答应了。


病例看到一半,李轩突然经过他们办公室,进来把一张卡放在黄少天桌上:“你们待会要去吃饭是吧,拿上这个卡能打折,之前说过给你的,差点忘了。”

“哦,”黄少天拿过来看看上面印的店名,“谢了。”

李轩摆了下手,就走了。

对,根据喻文州说的,这家店还是李轩带他去过的,那台手术李轩也有份,后来老板就给了他打折卡,当时应该也给黄少天准备了一张,但黄少天是那天没在,还是在了没要,还是要了又丢了,他自己真有点想不起来了,不然也不会在喻文州说起那家店的时候一头雾水。

说实话病人给的小恩小惠多得数不清,性质严重的当然不能收,这类无伤大雅的谢礼倒无所谓,只是黄少天本身比较潇洒,而且医院里要忙要记的事情太多,这种人情礼什么的想得起就用想不起也就过去了。

然而问题在于,黄少天盯了那张卡好一会,李轩这个人,应该跟喻文州算交情很深,喻文州对自己的那些心思,要说李轩不知道他是不信的,仔细想想甚至有端倪可寻。但是,在医院里李轩遇到他的时候,哪怕只有他们两个人,李轩从来都一字不提,连边鼓都没敲过,未免也太沉得住气!

就像刚才,黄少天根本没对李轩说他要和喻文州去吃饭,至于喻文州怎么和李轩说的是人家朋友间话题黄少天也不会去管,然而李轩就这么堂堂正正走到他面前把卡给他,很坦然的一副“我什么都知道”,却完全不提喻文州,不让黄少天有一丝不自在。

试问有几个人能做到这种程度?黄少天以前只觉得他人不错,算是能玩在一起的同事之一,现在才看清他的厉害之处。

他妈的喻文州连朋友都是这样的人精,简直细思恐极!


说到喻文州,又是另一个高度了,慢慢接触到现在,黄少天的感想几经变化,到如今只剩无话可说,虽然是褒义上的评价,但偶尔想想还是忍不住气短。

如果只是一般社交做得精巧到位,这种程度的圆滑工作之后不是没见过,医疗系统关乎国民大计,还是水很深的。但喻文州依然在所有人中显得出类拔萃,因为他是少见的,在妥善中又带着真心,简而言之,他是个好人,又极会做人,本身就是个无解题。

而且他们之间其实是比较为难的关系,很多会在公事上算计利害的人,遇到谈情说爱这点事反而处理不好,但喻文州在他面前总是恰到好处,黄少天根本不是被动的人,有时还是有种无从插手的挫败感。

反正除了黄少天不同意跟他搞对象,其它大概都是按他剧本走,就算不按他剧本走,他也有一万个后手能动人又诚挚地让事态走回他的剧本。

黄少天说好,他能对应,黄少天说不好,他也能对应,次数多了黄少天就哎哟我草随你行了吧!

真让人生气,但想想他最终目的还是让黄少天跟他搞对象,只要黄少天不答应这个,剧本再多都是无用。

黄少天又不是不识好歹,说实在的喻文州要对他没那个破意思真心是很值得交的朋友,他们性格观念都合得来,相处起来非常愉快。他无法真的讨厌他,本质问题又谈不拢,黄少天活二十多年还没遇过这么难办的人!


世上的关系不是非黑即白,渐渐的他和喻文州之间倒也达成了一个诡异的平衡,黄少天每天上班就够累了,不会没事找事给自己生活添难度,也就懒得干涉,反正吃亏的又不是他。

尤其是今天,终于下班了,美好的三连休在等着他,天塌下来都不能影响他的好心情!黄少天在更衣室收拾好东西合上柜子,背起书包往外走,虽然已经二十多个小时没合过眼还是像打了鸡血般轻快而亢奋。

出了医院后门,看到喻文州的车停在前面靠近巷子口的地方,黄少天走过去敲了敲车窗,听到开锁的咔嗒一声,他拉开副驾车门,刚脱下书包,听到有人喊他:“少天。”

黄少天抬起头,看到楚云秀和另一个姑娘迎面走过来,手里拎着袋子,可能是买了饭正要回医院。

“你值班?”黄少天问。

嗯,楚云秀点头:“看你就要去逍遥了真气人,等着我的会诊电话吧。”

黄少天笑嘻嘻做了个鬼脸:“那我先走了。”

说完他钻进车里,关上车门,隔着窗户冲她们挥挥手。


如果是往常,黄少天会跟她多扯几句,但她旁边那个姑娘,唉说起来也是一言难尽,就是当初苏沐橙埋怨过他的那个,刚才站在楚云秀旁边一直低着头没看他,大概到现在还无法释怀。

就算被记恨黄少天也认了,他是男的,对方一个小姑娘,这种闷亏他还是咽得下的。

不过可能是放松下来没忍住叹了口气,喻文州将广播音量调小了点,笑着问:“怎么了,我还以为你应该是小学生周五放学的心情呢。”

黄少天撇了他一眼,想想没所谓,就说:“他们儿科有个同事追过我一阵,你知道吧。”

喻文州肯定知道,有时候黄少天怀疑自己高中逃课翻qiang被抓这种事他都能知道。

嗯,果然喻文州应了一声,问:“就是刚才那个?”

对,车里开着暖风,有点热,黄少天把自己外套的拉链拉开了,往后调了下椅背让自己靠得舒服点。

正值下班高峰期,车开不快,走走停停的,喻文州只用单手压着方向盘,笑着说:“你拒绝的态度有点出名,我听好几个人说过,都说你很难追。”

“所以同事之间这种事特别麻烦,”黄少天撑着脸说,“至于追不追什么的,不喜欢就难,这么简单的道理。”

喻文州大概留着神换车道想拐弯,没接话,黄少天就自顾自说下去了:“大家都是男的,我觉得你肯定能理解,对吧,其实交个女朋友也没所谓,这事主要是因为她是那种特别认真的姑娘,她稍微随便点我都不会这么大压力,而且一个医院的,要是以后不欢而散了多尴尬,你看我现在不答应她都快被扣上渣男的帽子了。”

这些都是实话,但面对楚云秀苏沐橙她们黄少天也不好说,他自问是个正常男人,并不压抑欲望,在这方面也没有极端要求,大街上遇到美女他会看,有那种特别露骨的胸啊腿啊他说不定还会吹个口哨,至于什么工作太忙不想谈恋爱,大家都是社会人了还会信这种借口?

有时候不是“没感觉”这句话很难说,只是大家不喜欢听。

所以说还是人不一样,黄少天琢磨了一下,同样是拒绝他在喻文州面前就不会不自在,本来么追求他人这种事是人之常情,并无对错,只是大部分人水平不行总会搞出难堪的局面,要是人人都像喻文州一样聪明大度又有自制力,离世界和平就不远了。

……不过说不定是他自己宽慰自己的理由?喻文州可能心里也有不痛快?

想到这黄少天暗搓搓瞄了喻文州一眼,喻文州还看着前面,倒是突然笑了:“又想歪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是正常的思维发散!”黄少天提高声音,不服气地拽了下安全带,“怎么还没到啊我都饿了。”

“下个路口就是了。”喻文州温和地说。


这顿饭吃了很久,黄少天没看时间,因为他喝了不少,这家店有云南自己的特色酿酒,后劲很足,最后黄少天看着盘子底下的光圈,眨眨眼睛甚至看出了淡淡的重影。

而且喻文州要开车根本没喝,桌上并排的三个瓷瓶全都是他一个人喝的,以聊天对象的标准喻文州可以打一百二十分,黄少天这么喜欢说话的人,想想在这方面真是找不出比喻文州更好的。

今天店长好像不在,幸亏不在,不然黄少天最后这个状态也说不好客套话,有时候病人那种感恩戴德的热情并不容易回应。

不过黄少天对这家店的菜色非常满意:“他们家菜做得真好,以后可以常来,好像打折卡我也有,我回家找找。”

喻文州笑着说:“你把李轩那张留下就行,他不好意思找你要。”

“说得也是,”黄少天狡黠地转转眼睛,随即正经起来,撇了喻文州一眼,“少出馊主意,连张卡我都要打劫同事的以后在医院里还要不要混了!”


吃完离开饭馆,走到停车场冷风一吹,黄少天才发觉脸上很烫,但是那游走的夜风仿佛能吹进身体里,巨大的满足感,好像自己的灵魂也跟着释放出来,不用思考,无所顾忌,自由淋漓地活在这一刻。

他实在松懈得厉害,长时间的工作让他的体能神智都消耗到底了,现在吃饱喝足,坐在温暖的车里意识控制不住地模糊。

直到喻文州拉了下他的胳膊:“少天。”

黄少天蓦地回过神,撑了下身体:“什么?”

“别睡,再撑一会,”喻文州笑了笑,“你现在这个状态睡了就起不来了,虽然我不介意带你去我那,但这个进展还是快了点吧?”

我,草,黄少天酸得咬了咬牙,一下就醒了,说的像他们俩已经怎么回事了似的,这没天理的世道,一般男的说这种话肯定要被骂轻浮,从喻文州嘴里说出来简直温情脉脉得一塌糊涂。

“我告诉你你这种话也就是逗逗小姑娘,在我这是不会有效果的!”黄少天冷笑着摸出手机,为了保持清醒开始刷微博和好友圈,“而且你真是太小看我了,我可是专业的外科医生,说醒就醒,电话随叫随到……啊这电影原来昨天就上映了。”

嗯?喻文州问他是什么,黄少天跟他说了名字,是个好莱坞商业大片,这个系列前面的黄少天都看了,所以按照惯性出新的都会去看。

正好有连休,黄少天划着手机小声嘀咕:“我看看,明天的排片……不行明天要去银行,那就后天,哎我问问张佳乐后天有没有时间……”

他发了条微信给张佳乐,张佳乐竟然秒回,一看就是正在玩手游,黄少天看到他消息直接发了条语音:“你又不值班,下班了不就有时间了吗!”

张佳乐可能还在医院说话不方便,依然打字说,后天有个怀孕的病人排了心脏手术,情况不对就要剖腹产,他得在旁边看着,不一定几点能走。

黄少天啧了一声退出微信,手机在手里转了几圈,在医院上班之后外面的社交圈几乎都淡了,他大学又是外地念的,这里没什么同学,就算有这两年基本也是该结婚的结婚该生子的生子。

当然一个人也不是不能看,但是黄少天他看完电影就是喜欢找个人聊聊观后感!

“我陪你去吧?”喻文州在旁边突然说。

“不不,”黄少天头都没抬,几乎立即回答,“这事就算了。”

好,没想到喻文州答应得很干脆。


然而过了两分钟,到了下一个红灯,喻文州又开口:“我后天想去看电影,你陪我去好不好?”

“……”黄少天意识到自己真有点喝多了,足足过了两三秒才反应过来,反应过来一口气噎在嗓子里,转头瞪着他,“我说你,哎你这人,段位真高啊?!”

嗯,喻文州竟然还不要脸地承认了!他手肘搭在车窗沿,转过脸来看黄少天,黑色眼睛里晃荡的都是笑意:“我已经发现了,我说陪你,你总是心里有负担,那不如求你陪我,这样听起来是不是容易接受得多?”

这么一来,黄少天便从亏欠者转为施舍者,心态完全不一样。

这他妈,手段溜得也是没谁了……但黄少天硬是冷静了一下,无动于衷地看着前方说:“我们的关系很微妙,我不陪你看电影。”

喻文州叹了口气,非常低柔地说:“之前我找你吃饭,你也推了好几次,其实我也不想绕这些圈子,好像在算计你,但不花这么多心思连见你一面都很难。你想看电影,我和你一起去只是多个人能说说感想,既然你心里很清醒,没感觉就不会答应,看个电影又能影响什么?”

酒劲上来了,黄少天脑子有点麻木的疼,又疼又晕,是缺乏睡眠和在手术台边上聚精会神站了五六个小时的共同后果。他终于意识到,在这种状态下的自己完全不能和喻文州抗衡,低姿态,装可怜,激将法,几句话里什么都有,而在这些背后的是纯粹精神层面的浸透和攻击。

黄少天还能说什么,他真是什么都不想说了。



26 Feb 2017
 
评论(191)
 
热度(2076)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