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南风】2

2.


然而喻文州走进KTV包厢时却没有见到他想见的人,看来李轩的关系网散布得还不到位,他在心里无奈地笑了笑。

但是下一瞬间的念头让他生生怔了一下,还有一种可能,难道他已经结婚了?

这其实是个应该在一开始就明确的问题,但喻文州竟然从未在意过,不知怎么就一厢情愿认定对方是单身——虽然肯定是直的,这点还是可以看出来。

怎么才算看?喻文州一直只以路人的视角远看他,根本就是完全的陌生人,这样想下去实在有点压抑了,喻文州伸手从那几排倒满酒的小玻璃杯中拿起一个,浅浅喝了一口,让自己的心情恢复冷静。


今天来了十来个人,几乎都是李轩各科室的同事,只有一两个是以医生的朋友或医生的女朋友这样的身份,但大家都是年轻人,很快气氛就熟络了。唱起歌,玩闹起来,和一般人没什么两样,虽然医护人员在外人眼里一直带着某种神话,身处其中就变成喝水吃饭一样普通的事情。

“喻老师,你有什么想唱的吗?”戴妍琦在旁边热情地问他。

她是李轩货真价实的“师妹”,之前在学校里跟导师的时候喻文州还带过她们实验室,说白了这医院里的职工,但凡是他们学校毕业的,多少都有些交情,哪怕没说过话也互相知道。当然整个医院也没多少人,喻文州这学期因为跟着老主任做课题,每周跑一两趟,此时包厢里的各位基本都脸熟了。

“我唱歌不行,还是当听众吧。”喻文州笑笑说。

“那来跟我们玩游戏吧!”戴妍琦拉他坐到长沙发的另一侧,“我们都盼着你输呢!早就准备好一百个查户口的问题了,平时都没机会问!”

“啊,这话真吓人。”喻文州笑着接过他们发过来的牌。

方锐在旁边插嘴:“喻老师虽然很帅,但我们也不差啊,不要总搞差别待遇嘛。”

“你懂什么,”戴妍琦说,“人家是心内的人,脾气跟你们这些外科简直是天壤之别!”

叶修叼着烟:“哎哎,说话小心点,下个月就来我们七楼轮转了。”

戴妍琦做了个鬼脸,但是也不敢再说,倒是楚云秀在旁边替她出头,嫌弃地冲叶修说:“别在那装黑社会了,上次省里评级的奖金赶紧拿出来请客。”

叶修悠悠叹了口气:“不是我不愿意,问题是最近烟又涨价了,沐澄还说要买口红……”

后面的什么什么就听不清了,不知道谁点了一首震耳欲聋的热舞劲歌,很快哄笑之后就有几个人跟着热烈地唱起来。

一时之间场面又是一片混乱,这边有两个姑娘串通好,让喻文州输了一局,他也没计较,笑吟吟地等着提问,不外乎就是些感情史,生活状况之类的问题。

接着又玩,游戏方面喻文州不能说擅长,因为他并没有什么好胜心,他总是保持不输不赢,熟人比如李轩之类的,根本懒得跟他打牌,说他太狡猾,没意思。

某种意义上他们是对的,喻文州有时也觉得,成年人玩这种东西还是有点企图心比较好,不然只是消磨时间。

玩了好几把,她们都抓不住喻文州,连声抱怨起来,喻文州只是笑着说运气好。他半是用心半是走神地看着手里桌上的牌,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听见身后有人喊:“黄少!”

一瞬间的事,喻文州像醒了过来似的,这包厢里五彩缭绕的灯光,烟酒的味道,吵闹的歌曲声,全部活生生地竖起了身形,变得真实而清晰。

但喻文州依然平静地想了一下,抽出手里的某张牌放在桌子中央,然后才回过头去看。

在房间的另一头,灯影昏暗绰绰里,站着一个真正的黄少天。


“迟到了迟到了,老规矩来。”

“唉我也没办法,”黄少天说,“临走又收了个阑尾。”

好像是这样说的,喻文州看他的时候,他很爽快就喝了别人递过来的酒,仰起头的姿势非常潇洒。

相较于一般人,喻文州是很晚才知道“羡慕”这种情绪的,他不太在意名利或别人目光,自身的成长环境也一直都不错。

然而此刻他几乎第一次感受到这样明确的羡慕,看着黄少天周围围着的人,和他们之间的这段距离,看起来只是一个沙发的长度,实际上遥远得不堪一击。

“喻老师,该你啦!”旁边有人叫他。

嗯?喻文州转回头,看了看桌上的牌,笑着把手里的一张张摊开:“你们要这么出,我就赢了。”

唉……姑娘们一阵叹气。

李轩这时拿着一碟牛肉条过来:“刚点的,放你们这边吃吧……行不行?要不要换我打?”

楚云秀问他:“你帮哪边?”

李轩停顿了一下:“我肯定帮你们啊!大家都是夜以继日奋斗在医护第一线的同事对不对……”

喻文州好笑地看了他一眼,李轩便直接说:“要不你们想问什么就直接问吧,文州也不怎么喜欢玩这个,或者我替他回答也行。”

“那喻老师平时有什么兴趣爱好?”另一个小姑娘问。

“待在家比较多,”喻文州笑笑说,“其实我是个没什么意思的人。”

怎么可能,姑娘们表示强烈的不赞同,喻文州看李轩接过话题,伸手拿了一根牛肉条,吃起来意外的还有点辣。

……口腔溃疡,喻文州看着她们聊天,脑中突然想起来,知道这么琐碎毫无意义的事竟也能让人感到愉快,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会有这种心态。

灯光暗下来,深蓝色的光影飘荡着,像幽深海水,又像真真假假的梦境一场。


那天晚上结束后回到家,李轩发微信说,我怎么没看出你到底对哪个姑娘上心了?

喻文州笑笑没回,因为他心上的本来也不是任何一个姑娘。

上个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四,喻文州上完下午的课,老主任找他过去看个病例,病人刚做完动脉穿刺置管,术后有并发症,喻文州看着手机里发过来的片子,一不小心走错了楼层,抬起头发现是外科,当时心里还轻轻跳了一下。

但他也没想太多,正要回头往电梯走,那大概是他这些年里觉得最巧合的一个瞬间,走廊里有些吵闹,他回头看了一眼,黄少天从另一头的手术室快步出来,一把扯掉口罩。

那是喻文州第一次看清他的脸。




14 Feb 2017
 
评论(75)
 
热度(1790)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