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棉花糖】3

3.


喻文州最近养了一只宠物,棕色头发,眼睛很明亮,笑起来下巴尖尖的,还会露出一颗虎牙。那天喻文州抬起头,在洒满阳光的平台上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心脏就被轻轻扯动了一下。

如今领养宠物已经变得非常流行,喻文州却一直没什么想法,他是个冷静而独立生活的人,并不需要在宠物身上寻求慰藉——绝大部分领养者,包括李轩,都是这种心态。

李轩在和女友分分合合折腾大半年之后,终于彻底结束了这场拉锯战,他说真的心累,找什么女朋友,不如养个宠物吧,上次去某某家看见人家养了一只,又漂亮又温顺,见人总是甜甜地笑,治愈极了。

于是喻文州就陪他去了一次宠物店,然而李轩最后选的对象,似乎并不符合“漂亮温顺,总是甜甜地笑”这个特征。

在遇见之前讨论标准都是无稽之谈,等遇到喜欢的那个,才知道自己喜欢的是什么样子的。

所以喻文州思考了几天,还是在一个晨光明媚的上午,去宠物店签了一堆文件,将黄少天领回了家。

这个叫黄少天的小朋友,只从外表就能看出他的聪慧和机灵,当然喻文州已经看过相关领养手册,宠物们虽然有着儿童的体态,心智却已经接近正常的成年人。

但就算和同类比,黄少天应该也是他们当中非常聪明的一个。他的学习能力极强,才两三天的功夫,他已经摸熟了喻文州家里大大小小的电器,生活用品,喻文州甚至没怎么教过他。

等喻文州下班回到家,看到他坐在电脑前噼里啪啦地玩网络游戏,手指灵活,一脸专注。喻文州换了家居服,卷起袖口,洗手准备做饭,黄少天踩着拖鞋跑了进来,他只有灶台下面的橱柜那么高,在厨房里绕了两圈,停在喻文州腿边仰着脸看他:“文州文州,我想吃鸡蛋羹!”

嗯,喻文州打开冰箱,他的厨艺一般,只有鸡蛋羹做得堪称完美,黄少天自从吃过一次就念念不忘。

“还想吃什么?”喻文州问他。

“吃红烧肉吧,你会做吗?要不要我去找菜谱给你!”黄少天一脸积极。

喻文州笑了:“那你去找吧。”

黄少天跑了出去,很快抱着平板电脑进来,对着屏幕念:“你看,它说,把五花肉洗干净,切成方块……锅里倒入少许油,唔,少许是多少?……油里加糖,不停翻炒直到糖变成深红色,为什么会变成深红色??”

喻文州接过来:“我看看。”

趁他看菜谱的时间,黄少天打量流理台上摆着的瓶瓶罐罐,看到喻文州刚刚打出的鸡蛋,他踮起脚用筷子戳了戳蛋黄,在粘稠的蛋液里晃着筷子搅动了两圈。

“我大概看懂了,”喻文州沉吟了一下,把平板电脑架好放在桌面,“让我试试。”

“没关系,”黄少天笑嘻嘻地背着手说,“第一次失败很正常,以后就熟练了。”

喻文州笑着看了他一眼:“你出去玩吧,做好了叫你。”

哦,黄少天答应了,转身走了出去。


红烧肉做好的时候喻文州先尝了一口,觉得还可以,他的做菜水平一直这样,没什么毛病,但也达不到让人感叹的地步。

饭菜摆上桌,黄少天很自觉地洗好手坐在桌旁等着,跟他说:“你的手机刚刚响了。”

嗯?喻文州擦了下手,按开看了看,是李轩的微信语音,他直接放出来,听见李轩在那抱怨他们工作组的组长又找他麻烦。

“是那天和你一起来店里的人吗?”黄少天动动耳朵,“我听他的声音有点熟悉。”

“对,他叫李轩,”喻文州看他吃了一块红烧肉,笑着问:“味道怎么样,及格了没有?”

不错!黄少天倒是很给面子,喻文州说:“李轩做饭很好吃,下次带你去尝尝,如果你喜欢,以后可以经常去找他们家那个小朋友玩。”

黄少天看向他,喻文州笑眯眯地说:“这样我也可以去蹭几顿了。”

黄少天不屑地撇了撇嘴,接着又转转眼睛很有求知欲地问:“他刚才说的站队是什么意思?”

“他的部门领导和工作组的组长有些矛盾,都想让李轩听自己的,”喻文州拿起筷子,耐心地解释,“李轩不想特别偏向哪一个,有时候就会惹得他们不高兴。”

唔,黄少天点点头,看他小脸上一本正经的神情实在有趣,但既然他不喜欢被夸可爱喻文州便什么都没说。


吃了一会,黄少天问:“李轩有没有说他觉得吴羽策怎么样?”

看到喻文州疑问的眼神他反应很快地补充:“就是他领养的那个宠物。”

嗯,喻文州想了想:“应该相处得不错,李轩说起他的时候挺高兴的。”

“吴羽策是第一次被领养,”黄少天说,“可能一开始到新环境不太习惯,过段时间就好了!”

喻文州笑了:“那你呢,你习惯了没有?”

黄少天在椅子上动动身体,神气地说:“不是我吹牛,我的适应能力可厉害了!到任何地方都不会不自在。”

喻文州笑了笑没说话,然而黄少天用筷子戳了戳碗里的饭,小声嘟囔:“不过你和他们不一样。”

嗯?喻文州看向他:“他们是谁?”

“就是之前领养我的那些人,”黄少天停顿了一下,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他们都把我当小孩子。”

喻文州笑了:“你确实还没有长大呀。”

黄少天提高声音:“但我是明白的!我和你们是一样的,你知道的,对吧,只是外面的东西很多没见过,只要我学了就会学得很快!我还遇到过想喂我吃饭,帮我穿衣服,非要用很幼稚的语气跟我说话的人,我问他们一些事,他们只会说你还小,听不懂,后来我发现,只是他们不想让我听懂而已。”

黄少天的表情有些忿忿,喻文州温和地说:“嗯,毕竟你们的外表还是小孩,对于没有接触过宠物的人来说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理解,这个过程是相互的,而且我想,并不是你们当中的每一个都像你一样。”

像黄少天这样独立而不甘示弱,这在喻文州眼里自然是很可爱的,但他也能理解那些人不想要这样的宠物。人类尚且会对子女有强烈的操控欲,更不要说一只宠物了,漂亮温顺,总是甜甜地笑,永远不会有自主的复杂的思想,或许还是大多数人想要的。

黄少天眨眨眼睛,似乎接受了喻文州的安慰,伸手又挖了一勺鸡蛋羹。


相对于人类来说他们终究比较单纯,喻文州开口道:“不过少天,青菜不要挑出来,你这么聪明,怎么会以为放在盘子底下我就看不到了呢?”

黄少天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不甘心地把青菜夹回了碗里。

“哎,你管得真多……”他咬着筷子小声说,但是看起来也不是不高兴的样子。

“是啊,”喻文州笑了笑,“因为以后我们就要一起生活了。”




27 Jan 2017
 
评论(149)
 
热度(1394)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