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棉花糖】2

2.


那之后的第四天上午,黄少天再次见到了那位年轻男人——不是领养了吴羽策的那个,而是他的朋友。

这时黄少天正和方锐一人拎着一篮草莓从后门走进店里,在这条街的尽头有个水果园,园子的主人和他们店长交情不错,常常会让他们帮忙摘收水果,然后会送给他们一些。

黄少天不喜欢这项活动,尤其当对象是草莓时,因为他觉得摘草莓这个行为实在太缺乏男子气概了,应该是小姑娘们干的!然而客观事实需要男孩子的力气,他们每次便抽签决定。今天张佳乐抽到了(当然他每次都抽到),但他有点感冒,于是黄少天就替他去了。

本来好朋友之间互相帮个忙很正常,可是当黄少天汗流浃背地拎着草莓穿过走道,看见坐在摇椅里的张佳乐,还有正微笑着和张佳乐聊天的那个男人的时候,突然一股不知道从哪来的无名火。

真是见鬼了。

脚步声惊动了他们,张佳乐转过头来打招呼:“你们回来啦!”

声音还打岔的,黄少天把篮子放在柜台上面,皱着眉说:“你吃药了没有,嗓子疼还不快点去休息。”

“没事,说几句话才能把痰咳出来。”张佳乐似乎心情不错,乐呵呵地说。

胡说八道!黄少天更烦躁了,汗水还在一个劲地贴在脖子往下淌,衣服贴在后背上。他意识到那个男人也在看他,抬起胳膊蹭了下脸,不耐烦地说:“我先去洗澡。”

他转身往通向二层的楼梯走,听见方锐嬉皮笑脸地说:“今天的草莓特别甜,我偷吃了两个你们可别告诉店长……咦这位先生你看起来有点眼熟啊?”

对方说了什么黄少天没听清,总之他们其乐融融地聊了起来,黄少天一直走到浴室门口还听到他们的说笑声。

不过是些场面话,黄少天打开花洒,不以为然地撇撇嘴,嘴上说得越好听的人,实际上越做不到,黄少天这几个月见得多了,毕竟他们会说话也有思想,又不是小猫小狗。有时候黄少天觉得人类真是矛盾又贪心,嫌低级生物不聪明,嫌高级生物不听话,永远不会承认是自己的问题。

他们也永远不会意识到,饲养是一种多么复杂而深刻的关系。


洗完澡,黄少天草草擦了擦头发,打算去那个温暖的小阳台上打个盹,然而从柜台边上绕过去的时候被张佳乐叫住了:“少天!”

黄少天有点不情愿地回头:“怎么啦。”

张佳乐跳下摇椅,往他这边走过来,轻声说:“我刚吃过感冒药,有点困了,你去陪那个客人聊会吧。”

黄少天挠挠脸,嘟囔道:“店长呢,去趟超市去那么久。”

“谁知道,”张佳乐莫名地看看他,“你怎么了,平时不是挺喜欢跟客人聊天的,不会真像方锐说的受了打击……”

“去去去,”黄少天不耐烦地推了推他,“睡你的觉去,什么打击动不动就打击,跟你说少看点八点档!”

张佳乐做了个鬼脸走了,黄少天看了看还坐在茶几旁的年轻男人,调整了一下状态,坦然地走过去。


那个人说他叫喻文州,聊了一会,黄少天勉强承认他是个不错的人,性格温和,谈话又体贴,笑起来弯弯的眼睛真好看。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黄少天总有点看他不顺眼,世上根本不可能有样样都好的人,这个喻文州表面上滴水不漏,肯定藏有什么巨大的人格缺陷!

黄少天还在分着心东想西想,店长终于回来了,进门看到喻文州,连忙道歉说:“不好意思,我去买东西,没注意时间。”

“没关系,”喻文州笑笑,“是我来得太早了。”

既然店长回来,就没有黄少天什么事了,但是茶几上的巧克力饼干还剩一点没吃完——这个喻文州好像不怎么喜欢吃甜食——于是黄少天咬着饼干,漫不经心地听店长给喻文州做介绍。

“……您是不是之前来过?”

当然啊!他朋友就是带走吴羽策那个人,你们这么健忘吗!

黄少天一边腹诽,一边悄悄把椅子上的饼干渣抹到地上。

“对,”喻文州笑着说,“我之前陪朋友来的,看他的领养生活很有意思,自己也想试一试。”

哦!店主高兴地说:“那您有已经看中的宠物吗?或者您可以再看一看。”

喻文州想了想,说:“嗯,其实我上次来就对他有印象了。”

店主惊讶地问:“是哪一个?”

黄少天端起果汁喝了一口,把嘴里的饼干咽下去,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他抬起头,发现喻文州正在看自己,脑子一时间也卡了一下。

“你……不是想带走张佳乐吗?”

喻文州挑起眉,笑了:“你以为我想带走你的朋友?……所以你才对我有敌意吗?”

黄少天像被踩中尾巴似的一下站起来,挺着脊背说:“谁对你有敌意了?张佳乐这么天真,我当然要帮他考察一下,对不对,但我不会对客人有敌意,我是很专业的!”

“那可能是我的错觉,”喻文州笑吟吟地看他,“所以你考察的结论是什么?”

“不知道,”黄少天无所谓地动动耳朵,“才聊了两句而已。”

“咳,”店长出声打断他们,“既然这样的话,喻先生,请跟我过来这边,我拿详细的文件给您看一下。”


张佳乐和方锐表示很惊讶,因为黄少天最近频繁地被试养又被送回来,以为他会有些抗拒,如果不愿意,他们是可以拒绝被领养的。

但是黄少天不在乎地耸耸肩:“在哪都是呆着,我已经习惯了。”

张佳乐望了一会正在和店主说话的喻文州,转过头轻声说:“我觉得他看起来挺靠谱的。”

“我昨天和阿策打过电话啦,”方锐在一边插嘴,“他说新主人虽然有点笨但人还不错,既然喻文州是他的朋友应该也不会差吧!”

“行了行了不用担心,”黄少天收拾好自己的小箱子,抓抓耳朵说,“我什么人没见过,我知道该怎么办。”


等喻文州签完所有文件,黄少天跟在他身后走出店门,临近中午,外面的世界一片光明,车辆行人的杂音轰隆隆的,喧嚣又热闹。

这边,喻文州带他走到自己车的旁边,替他拉开门,黄少天钻进去,爬到副驾驶座上。喻文州的车里很干净,还有一种很淡的玫瑰香味,黄少天猜他是个很有生活规律的人。

喻文州从另一边坐进来,并没有急着马上发动车子,他把一个小盒子递给黄少天:“刚才店长给我的,他说你很喜欢这种乳酪蛋糕。”

哦哦,黄少天接过来,笑嘻嘻地说:“这个是我用摘草莓跟店长换的,这个很好吃的!待会分你一点。”

喻文州笑了:“我不喜欢吃甜的,你想吃的话现在就可以吃,他刚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

黄少天犹豫了一下,因为这车里太干净了!他曾经遇到过把车子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领养人。

“没关系,”喻文州看出他的顾虑,笑着说,“车只是为了让人的生活更舒适。”

那好吧,谢谢!黄少天高兴起来,第一次觉得这个叫喻文州的人真不错。他打开盒子,用勺子挖了一口放到嘴里,甜腻的乳酪味让他开心得耳朵都动了动。

然后他发现喻文州的手轻轻摸了摸他的耳朵。

“不要摸我的头。”黄少天放下勺子,严肃地说。

“对不起,”喻文州立即道歉,诚恳地说,“你吃蛋糕的样子太可爱了,我没有忍住。”

“我也不喜欢别人说我可爱。”黄少天得寸进尺地补充。

喻文州停顿了一下,好吧,他说,然后微微笑了起来:“但你知道那是你的优势,对吗?”

黄少天看向他,转转眼睛:“你在说什么?”

喻文州笑了笑:“我在说,你是个有点狡猾的小朋友。”




22 Jan 2017
 
评论(86)
 
热度(1368)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