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清风徐来】8-9

8.


刚开学的一两周学生基本都没回神,一个个假期综合征,老师这边却有一堆会要开,各种工作安排,学期布置,恨不得一次把几个月的事都讲完似的。

虽然确定了关系,两个人的生活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毕竟他们都是一天十几个小时待在学校,众目睽睽之下黄少天自觉地躲得很远,装作和喻文州毫无交集的样子,然后在放学之后跑到喻文州的家里和他一起吃饭。

如果可以他想干脆在喻文州这边长住了,这当然不可能,还是得披星戴月地在家和学校间往返,因此就算两个人每天离得很近,用黄少天的话来说,怎么跟单箭头没区别啊,还是看得见摸不着!

学生还想干什么,喻文州觉得好笑:“如果你和班里的女生在一起,不也是这样吗。”

“……好吧,”黄少天不甘心地接受了这个事实,转转眼睛,“那我们什么时候去约会?”

可能是害羞或紧张,他一开始在喻文州面前还有点矜持,慢慢适应之后就露出少年心性,喜欢绕着喻文州打转,感觉像养了只小猫。

“周末吧,”喻文州说,“你想去哪里玩?”


于是周末的时候,两个人去商业街吃了顿饭,看了场电影,顺便在商场里逛了逛,黄少天说他一直想买只手表,看时间方便点,前些天拿到压岁钱终于可以来买了。

喻文州绕了一圈,见他还在那边柜台趴着,便走过去看是怎么回事。黄少天指了指台面摆着的两只表:“你说哪个比较好看?”

“右边这个吧。”喻文州说,另外那个太成熟了,不适合黄少天。

我也觉得,黄少天小声说,但是这个比较贵啊……

喻文州笑了,转头对柜台小姐说:“就要这个吧,麻烦你帮我开张单。”

哎哎哎……黄少天有点紧张地拉住他,喻文州用商量的语气问:“你出一半我出一半,好不好?”

其实全价也就一千多,只是他们刚在一起,黄少天又年纪小,直接送他不太合适。

黄少天纠结地歪头看他,再看看那只表,喻文州笑着摸了摸他的后背:“不要紧的,你不是还送我生日礼物了吗。”

那个又没多少钱,黄少天嘟囔。

“那就当情人节礼物。”喻文州说。

黄少天眨眨眼睛不说话了,耳朵好像有点红,等接过手表戴上的时候,能看出他很高兴。


还没到晚饭时间,两个人在麦当劳的角落里坐了一会,黄少天大概跟同学发了几条微信,突然关掉屏幕,抬头观察喻文州,他每次有话想说都会写在眼睛里。

“怎么了?”喻文州问。

黄少天用薯条戳了戳番茄酱,咬在嘴里,含糊不清地说:“今天一直让你花钱……”

喻文州笑了:“我和别人谈恋爱也是要花钱的。”

“……也对,”黄少天愣了一下,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让你花在别人身上还不如给我。”

小朋友真护食,喻文州笑笑没说话,喝了一口热红茶,黄少天撑着脸,继续看他:“你以前约会都去干什么?你平时有什么兴趣啊?唉,我一直在想你是不是都在陪我……”

“差不多都是这样,”喻文州温和地说,“慢慢来,了解是需要时间的。”

“那你为什么答应我了,”黄少天一副钻进哲学问题的牛角尖里的样子,“你不担心了解我之后发现我有很多缺点吗?”

“所以我才说试一试,你之前看见的我可能也只是个表象。”喻文州耐心地看着他,“少天,我知道你有很多不确定的事情,会让你有些着急,但人和人的关系本来就是很复杂的,没有对错标准,重要的是一天一天走下去的过程。”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小声说:“其实我不喜欢你比我大这么多。”

嗯,喻文州应了一声。

“但是我真的很喜欢你现在这个样子。”

他说着这样坦露的表白,把薯条塞进嘴里,嘴角沾了番茄酱都不知道。

真有点可爱啊,喻文州在心里叹了口气。


说实话,假使喻文州在那个答应黄少天的晚上有一丝丝缓兵之计的想法,他将意识到这是个完全错误的判断,因为以男朋友的身份拒绝黄少天比老师的身份难多了。人站在一片沼泽前,退一步轻而易举,但只要迈进去,想转身都要花十倍的力气。

黄少天整个人都散发着热恋中那种甜滋滋的气息,他靠在喻文州身边一边戳平板电脑一边说,这条微博列了十大情侣旅游胜地,我觉得这个好像不错,我们暑假的时候去吧,好吗?好不好?

夏天那么遥远,他们这种朝不保夕的关系,然而喻文州觉得有一部分灵魂漂浮在半空,冷静地看着自己说蠢话:“好啊。”

“你知道我是真的不赞成你们这样,”李轩操心地说,“但既然开始就开始了吧,你还是多想想怎么做好地下工作。”

李轩肯定知道他正处在怎样一个艰难的境地,所以没有多说,还安慰了一下他。喻文州总是清醒的,清楚看见自己做得不对,每天都无法绕开这个问题。

而这一切他都不会在黄少天面前流露半分,黄少天看起来是真的很开心,他还会在草稿纸上画点小漫画,撕下来偷偷夹在喻文州的教科书里,然后在上课的时候得意地看着他的反应。

喻文州说你有这心思不如把我这门课考好点,我会更高兴。

“考好了有什么奖励?”黄少天盯着平板电脑的游戏,头都不抬。

喻文州笑了:“没有,不能培养你动机不纯的习惯。”

黄少天哼了一声:“你知道吗,刘越他媳妇是重点班的,每天都给他补习,还说月考考高十分就亲他一下。”

“不用考高分也可以亲你,”喻文州轻描淡写地说,“这是两回事,你也知道考试是你自己的,对不对?”

黄少天啪地关了游戏,抬起眼睛瞪着他,恨他不通人情似的,过了一会,才气势汹汹地说:“周三我爸妈都出差,我想在这里住!”


住就住吧,喻文州倒没觉得怎么样,虽然黄少天明显怀着一颗不安分的心,总在脑袋里琢磨些有的没的,但在喻文州面前他也折腾不出什么来,他们之间的节奏喻文州一直控制得很严格。

二月还没过完,天气也还是阴冷的,南方的冬天带着潮湿,夜晚非常难受。喻文州没有多余的绒被,只能让黄少天和他盖同一床,黄少天装模作样爬进被窝里,躺在自己的位置上抱着手机打字。

灯关上没过两分钟,他就窸窸窣窣靠过来了,可能还有点谨慎,挪一下停一下的,不知道哪下距离没估算好,手蹭到了喻文州的胳膊。

他立即停在原地不动了,或许往后缩了缩,还搞迂回,喻文州在心里叹了口气,主动伸手握住他的:“手怎么这么凉?”

“手机太凉啦,这玩意就只会在夏天生热!”黄少天笑嘻嘻地抱怨,顺势往他身边凑了凑,像温顺的猫窝成一团。

喻文州没说什么,把他两个爪子都捂暖了,刚刚松开,黄少天突然靠过来,亲了一下他的侧脸。

嗯,喻文州帮他掖了下被沿,温和地说:“睡吧。”

黄少天却主动钻进他怀里,贴着他颈窝小声说:“你别小看高中生,四舍五入我也是成年人了,糊弄那一套没有用。”

喻文州笑了,摸摸他的头发:“四舍五入不就是还没成年吗,别想那些没用的了。”

黄少天不甘心地动了动,过了一会,说:“那亲一下总可以吧,接吻又不犯法。”

喻文州考虑着要不要开这个头,黄少天生气地提高声音:“亲一下也不行?!”

急什么,喻文州好笑地给他顺毛,黄少天嘀嘀咕咕嘟囔了几句,抬起脸,往喻文州的嘴唇贴上来。

喻文州没有动,不知道黄少天是不是第一次,亲到之后停了两秒就退开了,喻文州有点意外他要求这么低,然而黄少天舔舔嘴唇又凑上来,他不会吸吮之类的动作,直接就把舌尖往喻文州嘴里探,小心翼翼舔了舔。

喻文州依旧不回应,只是安抚地摸了摸他的脸,黄少天的呼吸停顿了一下,突然离开他,整个身体尤其是腰以下也退了一段,隔着距离,再也不敢让喻文州碰到了。

这种结果也在喻文州的预料之中,他没有点破,替黄少天压了下被子,说:“晚安。”

……晚安,过了很久,黄少天才小声咕哝了一句。



9.


那天晚上黄少天似乎很晚才睡着,至少在喻文州睡着之前,还能感到他偶尔的翻身,和清醒的呼吸声。

所以说不是喻文州不解风情,很多事明摆着有弊无利,黄少天年纪小完全沉迷其中,喻文州却轻易能看见结局。

不过黄少天是个很有进取心的人,丝毫没有觉出阴影,从那以后有事没事就撩一下喻文州,有时候实在太可爱了喻文州也忍不住亲一下他的耳朵,黄少天便像抓到机会似的扑到他身上咬住他的嘴。

他学得很快,已经算是接吻了,还会不规矩地摸一摸,但他这个年纪也很容易起反应,喻文州无奈地说你总折腾自己干什么,不难受吗?

“那你还不帮我解决一下!”黄少天伶牙俐齿,“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看欧美都是十五六就搞过的,要我说就你太死板。”

“他们是未成年搞未成年,而我是成年人搞未成年,”喻文州心平气和地说,“这里面有本质性的区别。”

黄少天无法反驳,抿着嘴爬回沙发上折腾他的新拼图。他不喜欢喻文州跟他讲道理,喻文州心里清楚却也无计可施。他过去摸摸黄少天的头发:“我去一下面包店,想吃什么蛋糕?”

黄少天摆弄着手里的木片:“你哄我和哄小孩是一样的方法。”

“我哄小孩是因为他们年纪小,”喻文州温声说,“哄你是因为我是你男朋友。”

黄少天眨眨眼睛抬起脸看他,一副又喜欢听又纠结的样子。喻文州笑了笑:“别不高兴了,你要在沙发上玩就把毛毯拿过来。”


转眼已经是三月上旬,树木抽出嫩绿的新枝条,校园里又开始热闹起来。据黄少天说很快就要举行年级篮球赛,现在班里的男生有时间就练习一下。

喻文州看他摩拳擦掌的样子,估计他也会上场,黄少天还是挺好动的,感觉他比去年喻文州刚见到他那会长高了一点儿,现在比喻文州矮半个头,说不定还能再蹿蹿。

这天黄少天他们班的生物课是下午最后一节,喻文州走进教室,发现讲台上摆着一盒巧克力,他抬起头,看到下面有一部分同学期待地看着他。

“这是什么?”喻文州问。

“老师,明天是白色情人节,”有女生笑着说,“这是我们送你的礼物。”

什么跟什么,喻文州笑了,另一个女生说:“2月14不能送,但3月14本来就是给女生回礼的,所以我们觉得可以表达一下。”

其他那些不明所以的同学们尤其是男生,大声起哄了起来,有个男同学拍桌子喊:“我也想要巧克力!”

“自己淘宝!”不知道谁泼了一盆冷水过去,引起一阵哄笑。

喻文州问:“你们也给别的老师送了吗?”

“我们班没几个男老师,其他的都结婚啦。”

“我想给文科班的数学老师送!不过文科班好像上个月就送过了。”

文科班教数学?喻文州想了一下,那不是李轩吗,竟然悄咪咪收了学生巧克力没告诉他和张新杰,也太贼了。

“老师。”教室后排突然有人叫他。

喻文州抬起头,黄少天靠着椅背,手插在裤兜里歪头看他,“你收女生巧克力,你对象不生气吗?”

一句话又引起一阵乱糟糟的躁动,老师你有女朋友了吗?老师你不是单身吗?男生笑女生自作多情,女生七嘴八舌地提出一堆问题。

喻文州用指节扣了扣讲台,教室安静下来。

“谢谢你们的礼物,”喻文州对那几位女生笑了笑,镇定地扫了圈教室,“别闹了,我们上课吧。”


下课铃响了之后,教室里充斥着桌椅移动的声音,同学们纷纷收拾书包,呼朋唤友地去吃饭。喻文州弯腰在教案上写点记录,余光看到黄少天磨磨蹭蹭走到了讲台边上,拿起那盒巧克力看来看去。

“下次别这样。”喻文州的视线放在笔尖,轻声说。

黄少天半晌没吭声,直到喻文州写完,直起身看看他的脸,黄少天却避开他的目光,放下盒子拉了下书包:“我不去你那了,我和张佳乐出去吃。”

说完不等喻文州的回答,就飞快跳下讲台,拉着张佳乐往后门走。

张佳乐似乎还犹豫地回头看了看喻文州,但是被黄少天用力扯了扯,只好跟着他走出教室。


接下去的好几天黄少天都没来他家,也不给他发微信,上课的时候一直缩在摞得高高的书墙后面,埋着头,不跟喻文州目光接触。

喻文州只好主动找他,发微信问:“还在生气?”

过了一会,黄少天回道,我不是生气。

——那是怎么了?

但是黄少天又不回话了,喻文州无奈地去忙别的,几个小时后再发了句:“总不能一直不理我吧。”

依旧没有回响。

当晚喻文州去其他班值晚自习,结束之后在放学的人潮中也没有看到黄少天。他把习题册放回办公室,离开教学楼往职工宿舍走,快到楼下的时候,看见黄少天站在夜色中等他。

仿佛是上个月的事情又重演了一遍,然而这次黄少天非常沉默,一言不发地跟在他后面上了楼,进门,站在客厅里看着他,连书包都没放。

“今天爸爸妈妈也出差吗?”喻文州用他的杯子倒了一杯水,放在茶几上。

黄少天却看着他,说:“我不是生气,我是……有点难过。”

喻文州轻轻皱了下眉,仔细看着他,黄少天垂下眼睛,说:“其实跟她们送你巧克力没关系,我一直觉得你离我很远,遇到什么事也想不到一块去,我想站在你旁边,但总是追不上。”

“可能你对我是有一点感情的吧,但是我知道,你不想跟我在一起,这种关系让你很为难。”

“一开始我是很生气,本来就是谈个恋爱而已,又不是考试,为什么要讲那么多道理,这也不对那也不对,每次我刚高兴一会,前面的路就又堵住了。”

“这跟我想象的确实不是一回事,我反思了好几天,大概是我要求太多,而且你也……也没那么喜欢我。之前我一直忍着,因为我知道我有很多问题,而且两个人是需要磨合的,但是我想到自己再怎么努力你也是不想跟我在一起的,我就突然很伤心,根本没办法见你。”

“……我说完了,”黄少天掀起睫毛看了他一眼,“先走了,我妈在家,我得早点回去。”

他转身快步走到门口,穿上鞋推开出去,喻文州看着他的背影,并没有拉住他,甚至没有出声喊他。门咣的一声合上了,喻文州按按额头,低低呼了口气。

事情真变得有些糟糕,他想,听到黄少天说出那么悲伤的话,喻文州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怎么用语言开导安慰。

他刚才只想把黄少天拉进怀里,用力亲他,直到他搂着自己的脖子小声说,我不想离开你。





02 Aug 2016
 
评论(134)
 
热度(1353)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