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清风徐来】7

7.


至少表面上这个招数有了效果,一直到期末考试结束,这半个多月里,黄少天都再没来找过他。

他看他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复杂了,带着点执拗和负气,喻文州隐约这觉得不是一个好现象,不管是身为老师,还是成年人的社会责任,在面对黄少天这样的少年最好能够往对的道路上引导他,他正站在一个关键的路口,非常需要交流。

但显然黄少天不可能把他喜欢上老师的事跟别人说,只能憋在心里一个人胡思乱想,喻文州都在考虑要不要把李轩或者张新杰拉过来给他认识,开导一下,不然黄少天聪明又早熟的,一不小心想到歪路上可怎么办。

还没来得及想出办法,就到了寒假,喻文州事先看了一下黄少天的期考试卷,似乎答得和平时差不多,并没怎么受到影响似的,便稍微放心下来,决定再观望一阵。寒假说长不长,也有那么二十来天,说不定一段时间不见,黄少天的感情就褪下去了。

喻文州自己也回了一趟家,和往年一样,陪父母买买菜,看看电视,被念几句怎么还是一个人。

他教的是副科,没有太熟的学生,过年那两天收到的信息和红包全是同事朋友,他尽量回了一遍,翻微信联系人的时候,看见黄少天的头像因为太久没联系已经挤到很下面了,喻文州想了想,还是动动手指,页面又滑了上去。

李轩的三句废话里总会夹一句真话,假如黄少天不是他的学生,再大上那么两岁,喻文州可能真的会主动追他,黄少天的表面内在,简直没有理由不让人心动。

只能说有些事就是这么刚好,喻文州遇到黄少天的时间轴早了两年,他喜欢上他了,他却不能喜欢他。

哪个三脚猫编剧写的剧本。


临近开学,喻文州提前两天回到宿舍这边做了个大扫除。他自己的生日也是这时候,不过他并不是一个热衷于庆祝的人,李轩他们拉他去吃饭,喝喝酒唱唱歌,就当过完了。

生日的第二天也有一个饭局,喻文州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还下着雨,从地铁站走过来这么一段路寒风刺骨,喻文州觉得耳朵都要冻掉了。

学生的假期还剩两天,校道上没什么人,路灯下飘满银色的雨,非常安静。喻文州走进教职工宿舍区,走到自己住的那栋楼,楼道外铁门的屋檐下站着一个人。光线很暗,他一开始没在意,走得近了,才借着他手机屏幕的光发现,那竟然是黄少天?!

“你怎么在这?”喻文州惊讶地收起伞。

黄少天听见声音抬头看见他,眼里的光采不止是高兴,像是超过高兴的动容,以至于怔了一下,没有马上反应过来。

“找我有事?”喻文州打开铁门,“你不是有钥匙吗,怎么不上去,或者给我打个电话也行啊。”

哦……黄少天跟在他背后上楼,含糊地说:“我看你房间没灯,估计你不在家,觉得直接进去不太好,然后我本来想走的,但是下雨了……”

他没有回答为什么来找他,直到进了家门,喻文州按开灯,看到黄少天被冻得泛红的鼻尖耳朵,裤脚还有被雨溅湿的痕迹,他到底等了多久?

喻文州去烧了壶热水,自己脱下外套挂好:“找我有事?”

黄少天在沙发上坐下,抱着书包,眼睛在他身上看了看。能看出黄少天的兴致不是很高,和平常不一样,可能是一个人在冬夜中等得太久,那些乐观和精神力都被磨平了。喻文州耐心看着他,水壶在这时候响了,喻文州起身去倒了杯水给黄少天捂手,回来的时候看见黄少天拉开书包,从里面拿出一个袋子。

“生日快乐。”他说。


喻文州非常意外,他接过来:“谢谢,你怎么知道?”

“我们班有你的粉丝团,”黄少天撇撇嘴,“我从她们那看到的。”

喻文州拆开包装,里面是一个皮球样子带着底座的圆灯,黄少天说:“你拍一下它就亮了,还会变颜色,放在床头很方便,我上次看见觉得很好玩就买了。”

他伸手过来在灯上拍了一下,橘黄的光在乳白橡胶中亮起来,朦朦胧胧,像一窝萤火虫。

谢谢,喻文州笑着又说一遍。

“过两天就开学了,”他把灯放在茶几上,“你也不用特地跑过来一趟。”

黄少天抱着杯子小声说:“我本来想昨天给你的,但我猜你昨天肯定出去玩了。”

嗯,喻文州点头。

黄少天又不说话了,不知道抱枕上粘着什么那么吸引他,喻文州看看时间,外面雨声似乎又变大了,还隐隐打了个雷。

“我送你回去吧,”喻文州说,“别坐地铁了,我们打个车。”

黄少天坐着没动,抬起头看着他,过了几秒,问:“你现在,还是单身吗?”

喻文州轻轻皱了下眉,没等他开口黄少天有点焦虑地说:“你别骗我!”

“是。”喻文州平静地说。

黄少天呼了口气,像鼓足勇气似的,眨了眨眼睛:“你都看出来了,就考虑一下我吧。”

喻文州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破绽,他神色如常地说:“少天,你是我的学生。”

“就因为这个?”黄少天直勾勾盯着他。

“还有很多原因,”喻文州说,“但我觉得不合适的话,一个理由就够了。”

黄少天失望又不甘心地看着他,从他眼睛里可以看见整簇火慢慢被浇灭的过程,喻文州轻声说:“这么晚了,先回家吧,你父母要担心了。”

“没关系,”黄少天转开视线,“他们今天又吵架了,我妈妈回外婆家了,我出门的时候说我要去张佳乐家住。”

喻文州没说话,黄少天拉了下书包,又说:“我知道过两天就开学了,但我忍不住过来,这个寒假,我每天都想见你。”

“你肯定一点都不想见我,”黄少天小声说,“我让你很为难。”


有时候小朋友太聪明不好,有些事情也不要想得那么清楚。喻文州看着他,黄少天确实让他为难,喻文州喜欢他,也心疼他,但一切都是两码事。

黄少天肯定过了非常糟糕的一天,他如何站在楼下等那么久,其中的细节喻文州甚至不想知道。

黄少天突然站起身,快步走到门口踩住板鞋,喻文州拿了外套跟过去:“我送你……”

“不用,”黄少天语速很快地说,“我自己走。”

他像一只灵活的鱼,推开门钻了出去,滑得喻文州拉都拉不住。喻文州回过神,拿起雨伞关门下楼。

黄少天跑得真快,喻文州以为他至少会在楼道口停留一下,因为他根本没有伞,然而喻文州走到楼下人已经不见了,远远看见他往小区门口跑,喻文州撑开伞追了过去。

已经快十一点,地铁未必还有,喻文州走到一半发现雨势忽然变大了许多,幸好看见黄少天在小区门卫室的屋檐下停了下来,喻文州松了口气,绕过一个深水洼走过去,到他身边温声问:“张佳乐家里的地址是什么?”

黄少天却一直看着雨幕,他头发和外套上都是水迹,脸上被寒气冻得毫无血色,愈发显得眼睛黑白分明。喻文州又问了他一遍,黄少天抿紧嘴唇,清晰地说:“我骗他们的,张佳乐在老家还没回来。”

喻文州真有点头疼了,他把伞移到黄少天头顶:“如果你不想回家,今晚就暂时住在我这边吧。”

黄少天像被激到似的,猛地转过头,眼睛里的情绪汹涌非常,仿佛在吞噬他最后那点自尊:“你这人怎么……是不是根本没感情?你拒绝我,还让我留在这看着你?!”

胡闹什么,喻文州皱着眉,语气里也忍不住带上一点严厉:“那你说怎么办?你想去酒店住一晚,我送你过去也可以。”

“不用你管我!”黄少天恨恨地瞪着他,停顿了一下,他撇过脸,压抑着愤懑和悲伤,“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想不开,也不是用这个要挟你,我他妈才不是那种人!”


雨声沥沥不止,笼罩在他们周围,寒冷彻骨,外界的一切都变得十分遥远。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的侧脸,开口道:“你跟我回去吧,我答应你。”

黄少天转过头来,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不敢确定自己听到了什么。他看了喻文州两秒:“你……什么意思,你可怜我吗??”

“你听我说,”喻文州平静地看着他,“我们可以试试,说不定你会发现,你对我的感情并不是真正的喜欢,男的和男的谈恋爱也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样子。”




29 Jul 2016
 
评论(121)
 
热度(1173)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