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清风徐来】4-5

4.


周三下午喻文州没有课,他去附近的银行办了点事,回到学校就听说高二有学生打架。

怎么了,喻文州随口问办公室里其他的老师。

“哎呀,”那个女老师笑着说,“为了一个女生,争风吃醋的事。”

她这么一说,周围几个老师都笑了,纷纷感叹年轻人就是这么直接大胆,事情不出在他们带的班,大家都是一副看小猫小狗互挠的八卦心态。

“喻老师你回来了,副校长找你。”门口有人叫他。

哦好的,喻文州收拾了一下东西,往校领导办公室方向走。现在还没下课,教学楼里人也比较少,看刚才那几个老师的态度,打架什么的应该不是很严重,这种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可能校方更担心家长会揪着不放。

到了副校长办公室,喻文州敲敲门进去,副校长正在接电话,示意他坐下等会。喻文州刚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门外又有人敲门,喻文州抬起头,门口站着教导主任,身后带着两个男生。

一瞬间喻文州就意识到是什么情况,但令他非常惊讶的是,其中一个竟然是黄少天?!

黄少天看到他时表情也起了一些微妙的变化,随即立即看向别处,侧脸的神情非常冷淡。喻文州不动声色看了看他和另外一个男生,喻文州记得他名字叫陈涛,下巴和嘴角有点淤血,衣服和裤子都有一些在地面跌撞的痕迹,除此之外没什么严重的,幸好,喻文州稍微放下心来。

但是为女生争风吃醋?喻文州仔细回忆,黄少天从未流露出喜欢过哪个女孩的意思,当然这种事说不清,可能喻文州还不够了解他,也可能是别的女孩喜欢上他,他平白遭了妒忌……

喻文州正想着,副校长的电话打完了,先看向主任:“就是这两个学生?怎么回事。”

教导主任侧过身看看他们两个:“你们自己说。”

两个人谁也不吱声,主任只好点名:“黄少天?”

“他垃圾,追不到就说人家坏话,被我听见了。”黄少天字字清晰,竟说得很简短。

“关你屁事!”陈涛看来情绪还没消,语气很冲,被主任呵斥了声名字,才顿了顿,充满鄙夷地说,“你就是喜欢姚佳衣,狗腿一个,还装什么。”


喻文州在旁边彻底搞不清状况了,什么和什么,为了姚佳衣??黄少天在他面前分明是对那个小姑娘有点抵触的,现在倒变成了一怒为红颜。

说实话,黄少天这个性格,一时不平,和人打架,喻文州都可以想象得到,难道他之前真的只是装作冷淡?确实是因为喜欢姚佳衣,才总是在意她来和自己提问。

黄少天盯着陈涛,他的眼睛很亮,冷着脸的样子甚至有股无法掩饰的戾气。

“你也不照照镜子,长这样还好意思追校花,你这种就叫癞蛤蟆什么什么的后面的我就不说了,丢了人还在背后嘴贱,你敢不敢把你说姚佳衣那些话在这说一遍?”

比语速用句,没几个人能抢白得过黄少天,陈涛明显被激怒了,看上去还想动手,副校长重重拍了下桌子:“行了!还要在我这打?!”

没有人敢再说话,副校长扫了他们一眼:“你们班主任还在上课,待会等她过来再说,先去外面站着冷静一下。”

教导主任示意他们出去,看他们三个走出办公室,副校长叹了口气,转头看向喻文州:“这个班你也教吗?”

嗯,喻文州点头。

副校长冲他招招手:“你觉得这两个学生怎么样?还有那个女生的事,你听说过吗?”

喻文州起身走到桌前,转头看看窗户外面,他们在走廊上的背影,说:“姚佳衣长得很漂亮,喜欢她的男生应该不少,在几个班里都很常见,但是具体发生过什么表白我不清楚,估计陈涛被拒绝了觉得很没面子,说了些不好听的话。”

“那另一个呢?”副校长问。

喻文州想了想:“黄少天是有点冲动,平时在班上很活跃,可能比较有正义感。”

“什么正义感,大概他也喜欢那女孩吧,还校花……”副校长摇摇头,说,“等他们班主任过来我再问问,还有他们体育老师,安排得太松了,竟然上课时间打架。”

这种情况喻文州不好多言,只是温和地笑笑,问:“对了,您找我有什么事?”

哦对,副校长从桌面翻出一份文件:“你看看,下个月有公开课,我想让你来上,不过也可能选高一的老师,我再和校长商量商量。”

好的,喻文州接过来:“那我先准备一下。”

副校长点点头,让他离开了,走出办公室喻文州跟主任打了声招呼,顺便看了一眼倚着走廊的两个男生,黄少天一直望向另一侧,看都没看他,陈涛倒是飞快看了他一眼,神情有些难以分辨,但喻文州对他印象不深,也没有放在心上。

他顺着楼梯一层层下去,下课铃在校园内响起来。


打架没造成什么严重后果,起因也很小,校领导没有主动通知家长。黄少天这边没什么动静,但是陈涛的家长找来了学校,没说别的,只是强烈要求给孩子换班,不知道是在意黄少天,还是在意姚佳衣,或者二者皆而有之。

于是陈涛就被换到了另一个理科班,教室中间隔着两层楼,最近似乎都没什么交集了。

接下去的几天黄少天都没有去喻文州家里吃饭,要是他来了,喻文州还挺想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毕竟学校里消息总是传得飞快,现在已经衍生出很多关于这场所谓“三角恋”的八卦,有一次在喻文州去他们班上课的时候,上课铃还没响,听见很多人在起哄黄少天和姚佳衣,喻文州看了一眼两个当事人,只从相貌来说真算得上般配,可惜两个人都板着脸,座位也隔着一定距离,任凭旁人怎么哄笑都不给反应。

不过,喻文州隐约感觉到黄少天对他有了点意见,上课的时候几乎都低着头,完全不和他对视,带着刻意的冷淡。如果他没有情绪,以他的性格,应该会拉着喻文州大吐苦水才对。

可能他之前骗喻文州说自己不喜欢姚佳衣,现在被拆穿了,有点闹脾气?只当是小朋友的自尊心,喻文州没太放在心上。


又过了一周,有天下午放学,喻文州留下来给提问的学生讲题,晚了二十分钟才走出教室,经过教学楼的拐角,看见黄少天独自坐在长椅上,走得近了,喻文州能听见他手机传出游戏的声音。

“怎么还不去吃饭?”喻文州走上去问。

黄少天抬头看到是他,下一秒又把视线垂回屏幕上,一声不吭,竟然摆出不想跟他说话的样子。

喻文州好笑,耐心地问:“我怎么惹到你了,跟我生什么气?”

黄少天依旧不说话,睫毛时不时扇动一下,就是不抬起来。喻文州等了一会,说:“真的不想说?这么不高兴,也不想让我知道原因?”

黄少天啪地把手机关上,站起身来盯着他:“你那天说的话我在外面都听见了,我容易冲动?你一直这么想的?而且你明知道我根本不喜欢姚佳衣,也不替我解释,只会顺着副校长的话说。你这种人,亏我之前……”

最后几个字黄少天没有说出口,一把扯起书包快步走开了,喻文州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十分惊讶,站在原地,甚至没来得及叫住他。



5.


黄少天是真的在生气,当中还混杂着一种被背叛的愤怒失望,这让喻文州感到很意外,他没料到是黄少天想的是这些。

这个情况就有点严重了,师生关系中,最忌讳的就是学生对老师的不信任,无论是任何原因引起,一旦学生有了抵触情绪,从今往后的教学必然要失败了。喻文州自己一向人缘很好,虽然是副科老师,在同学间还挺受欢迎的,还是第一次遭到如此正面而强烈的厌恶。

这要怎么办,喻文州有些伤脑筋,黄少天之前和他常常接触,喻文州对他感情上那一部分信任有责任,不可能就这么放任这种情况持续下去;然而黄少天又很敏感,有自己的一套想法,这样的学生并不容易接近说服。

至于黄少天对他的指责,也有些难以解释,小朋友往往觉得和哪个大人关系好,一下就付出全部的依赖,觉得他们就是自己人了,必定会站在自己这边,但对老师来说,都是自己的学生,很多时候和私人感情无关,喻文州在副校长办公室的时候,身份是任课老师,不管那天打架的学生是不是黄少天,他都会做客观评价。

当然,这种情况成年人都未必能理智接受,更不要说黄少天这样的少年了。


喻文州想了好几种方式,要从哪个角度跟黄少天开始谈比较好,没想到有次下课,张佳乐先找了过来。

“喻老师,你现在方便吗?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嗯?喻文州看到他犹豫的脸色,张佳乐这个学生,也属于表面说说笑笑,其实心思比较细腻的类型,但喻文州和他接触不多,几乎都是从黄少天这个好朋友的嘴里听说他的故事。

喻文州示意他去教室外面,两个人找了块教学楼的阴影处,人比较少,喻文州问:“怎么了?”

“我想跟你说一下少天的事,”张佳乐看看他,确认他是认真在听,才继续说,“大家都以为那天陈涛说姚佳衣表面上高傲,背地里跟哪个男生暧昧之类的,其实不是。”

他看着喻文州的眼睛,迟疑了一下:“他是说……姚佳衣喜欢你,你也总给她讲题,学生和老师怎么怎么样,说得挺难听的,少天在旁边听见,就上去跟他吵起来了。”

“少天不是因为姚佳衣才生气的,”张佳乐说,“是因为陈涛说了你的坏话。”

喻文州安静了一会,点点头:“好,我知道了。”

张佳乐打量他的脸色:“他不知道我过来跟你说了,但是我觉得……虽然跟你没关系但我觉得不能让你和别人一样,都不知道实际上是怎么回事,而且这段时间他一直心情不好,所以……”

嗯,喻文州对他笑了笑:“谢谢你,我去找他谈谈吧。”


喻文州在周末的时候去海鲜市场买了几种虾,螺,贝类,螃蟹,虽然他不擅长做饭,但是海鲜只需要水煮或清蒸,操作起来还是很简单的。

然后他给黄少天发微信,邀请他周一放学来家里吃饭,他记得有一次黄少天做鱼汤的时候说过自己喜欢吃海鲜。

当然黄少天很不给面子地拒绝了他,喻文州又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还说一个人吃不完就不新鲜了。示弱在黄少天面前倒是一个很好用的招数,总之后来黄少天不情不愿地答应了下来。

本来喻文州确实是打算自己做的,但是黄少天来了之后有点闲不住,站在厨房门口指责他水量不对,时间太长,要切姜蒜当蘸料等等。

“你不是说在网上查过了吗!”黄少天抱怨。

嗯,但是我这方面不太懂呀,喻文州笑眯眯地说。

黄少天扫了他一眼:“行了行了,你出去,我来吧。”

没大没小的,喻文州真想揉揉他的头发,不过看到他调整火候认真的侧脸还是安静退了出去。


喻文州对吃的不讲究,剥螃蟹却很厉害,李轩曾经笑话他剥螃蟹还讲战术。

他慢条斯理地将一只母蟹的肉全都剥好,再把那只碗推到黄少天面前,突然觉得自己像在喂猫。

不过黄少天没那么快领情,抬起眼睛看看碗又看看喻文州的手,有点警惕似的什么都没说,表情倒是明显软化了。

喻文州便借机跟他聊起来,先随便说了点最近学校里的事情,他们班上有个男生不知道怎么想的,理了个接近光头的板寸,被校领导抓住训了一顿。

然后慢慢说到上次打架的事情,黄少天一脸无所谓地咬着筷子,直接说:“张佳乐跟你说了吧。”

嗯,喻文州又给他剥了一只虾:“我很感谢你为我抱不平,但身为老师我确实是不赞成动手的。”

“那你说怎么办,”黄少天哼了一声,“要是谣言传开了,别人都说你勾搭学生,你还能继续上课吗?”

“确实很麻烦,”喻文州无奈地笑笑,“如果真的发生这种事情是我的责任,不过高中生应该比较理智,我相信总有可以解释的方法。”

黄少天含糊地嘟囔了一句什么,喻文州拿纸擦了擦手,笑着看他:“那你现在被传成校花的追求者了,怎么办?”

“随便,反正我又不喜欢她,”黄少天哼哼,“我还怕起哄吗,反正过几天就有新八卦了。”

他狡猾地眨眨眼睛,突然跟喻文州说起他们班和隔壁班的一对情侣,高一是同班同学,如今分班之后出现了感情危机,分分合合,第三者插足,一个寻常八卦被黄少天讲得生动形象,趣味十足。

“我说,”黄少天疑惑地问,“现在老师不管谈恋爱了吗?上次那女生去找我们班主任哭诉,班主任还给她出主意。”

喻文州笑笑:“也管不了啊,其实正常的交往本来没什么,只是你们年纪小,没有定力,稍微有点情绪很影响学习状态,老师肯定会关心,但都是以谈话开导为主,如果没问题也不会硬要你们分开。”

“就是有些人喜欢瞎折腾,”黄少天不以为然地说,“一谈恋爱跟没有智商似的。”

喻文州温和地说:“感情的事很难用理智控制,这是人之常情。”

黄少天看向他:“你也会这样吗?”

说不定,喻文州笑了笑。


吃完饭,喻文州用塑料袋套了一个大圆盘,用纸将桌上的各种残壳拨到盘子里,然后又拿抹布仔细擦了遍桌面。

他看了眼时间,随口说:“你准备上晚自习就先走吧,我来收拾。”

黄少天却坐在椅子上没动,看着他,突然说:“老师,男的和男的也可以谈恋爱,你知道吗?”





25 Jul 2016
 
评论(152)
 
热度(1305)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