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花好月圆】36

36.


接到大伯电话的时候黄少天正在运动店里试鞋,之前那双跑步鞋磨损得有点厉害,他接起电话用肩膀夹着手机,一边绑鞋带。

没想到大伯却说:“你现在有时间吗,来一趟医院吧。”

他说的是医院,而不是疗养院,黄少天坐在出租车里一路心神不宁,没像以往那样和司机胡乱聊天,一直看着窗外,反倒是司机出声安慰他,是不是家里人住院啦,别着急,肯定会治好的。

黄少天回过神,冲他笑了一下:“说得对,借您吉言啊师傅。”

终于到了医院,黄少天匆匆上楼,他留意到这层病房挂的牌子是胸外科,暗自在心里嘀咕,难道不是老太太的事情?

然而进了病房,坐在病床上的确实是老太太,黄少天看她神色如常,身上没有什么明显病恙,也没连接着仪器,心里一口气稍微放松了下来。大伯正站在阳台上打电话,黄少天走过去在床边坐下,老太太摸摸他的头发,笑着说:“赶急了吧,头上全是汗。”

“唉,吓死我了,”黄少天捋了把刘海,“怎么了这是,哪儿不舒服?”

老太太却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笑了笑,说:“等你大伯跟你说吧。”


老人家最近常常咳嗽,最初以为是热伤风,经过检查却在肺部发现了肿块,幸亏觉察及时,肿块直径还很小,具体的情况要等切片结果出来才知道。

本来可以等有了结论再告诉黄少天,但大伯觉得还是早做准备比较好,而且以黄少天的性格,这种事情瞒着他肯定要生气。

黄少天听完这些,站在阳台上有些发愣,理智上能听懂发生了什么,心情却空荡荡的,说不出是错愕还是悲伤,复杂而迷惘。

大伯拍拍他的肩膀,黄少天转过头看他,人并不是每天平均规律地衰老那么一点,而是在某一个时刻突然老了下去,以前老太太还每天去集团上班的时候,大伯也说起话来中气十足,很有大老板的霸气,自从老太太身体不好,他似乎非常忙,只是一段日子不见,黄少天竟第一次发现他头发几乎斑白了。

“我这就要回集团,”大伯说,“你大伯母回去收拾老太太的衣服了,待会和阿姨一起过来,这次可能要在医院住一段时间。”

“行,你去忙吧,”黄少天说,“我在这陪老太太坐会。”

大伯临走时叮嘱他,别给自己太大压力,黄少天笑着说我还担心你们呢,都当老总的人了,工作随便干干就行别太拼命,多注意身体!


之前老太太因为心脏衰弱而突然入院的时候,那两周黄少天也总是来医院,不管收拾得再美观整洁,医院总有种令人心慌悲观的气氛,同一层楼的病房,虽然人和人彼此不认识,走廊上遇到都有种心照不宣的默契,黄少天一点也不喜欢那些戚戚焉的视线,和充斥着同情的悲悯。

但是他无能为力,甚至在某些自己泄气的时刻,还要从身旁平凡而陌生的人们身上才能得到勇气。

最近黄少天生活上没什么大新闻,基本除了谈恋爱就是谈恋爱,老太太显然很关心他和喻文州相处得怎么样,黄少天跟她讲了一些他们的日常,包括他带喻文州回家的事。

“所以你快点好起来,”黄少天恢复了乐观的精神,鼓舞地说,“咱们就能一家人团聚了!”

老太太笑着叹了口气:“我一个老人,又是文州名义上的领导,他搬到咱们家肯定没有自己住舒服,这样他还能答应,我得跟他说说,不能老这么惯着你。”

“您这话说的,文州可没那么小气!”黄少天不甘心地辩解,不过犹豫了一下有点没底气似的,“其实这个问题我也考虑了很长时间,就是想听听他的意见,如果他不愿意我就陪他住那边呗,反正随时能来看你……你说你一个人住我也不放心啊!”

“人老了,一个人过日子是很正常的。”老太太心平气和地说,“我现在觉得养老院也不错,有人照顾又热闹,你们都有自己的生活,不用太迁就我。”

到时候再说吧,黄少天挥挥手,站起身:“我去给你倒点热水。”


半个多小时之后,大伯母和阿姨来了,阿姨简直一副搬家的样子,这里不能像疗养院摆那么多私人物品,但她还是大包小裹的,生怕老太太住不习惯,东西用不顺手。

“哎呀我没那么娇气,”老太太连声说,“那些没用的你都拿回去吧。”

阿姨只做了老太太的晚饭,也快到吃饭的时间,老太太赶着他们回家,大伯母问:“少天去我们家吃吧?”

黄少天想着还没跟喻文州说,就笑着说:“芳姐下次吧,我回家洗个澡,今天一直在外面,出了一身汗。”

“晚上我……”他转头刚要说晚上再过来,却被老人家嫌弃地打断了。

“别来了,我又不是不能动,搞得跟怎么样了似的。我现在和在疗养院住是一样的,外面还有医生在呢你们不用那么紧张,有什么消息再过来就行。”

行行行,你说了算,黄少天小声咕哝,这老太太一辈子习惯了做主,脾气很硬实,家里人根本拗不过她。

阿姨在旁边笑着安慰道:“我在这里陪太太,你们不用担心。”

那辛苦阿姨了,有事给我打电话,黄少天对她说,和大伯母一起离开了病房。


喻文州说路上堵车,要晚一点到家,黄少天看到微信,把蒸着粉蒸肉的火关小了一点,爬到沙发上看电视。

进入深秋,太阳也早早下山,现在外面的天色已经全黑了,因为要做饭,黄少天把阳台的门拉开了一些,此时坐了一会觉得有些冷,他想了想,抓过手机问阿姨有没有带厚的衣服,消息刚发出去,玄关响起开门的声音,是喻文州回来了。

可能他在喻文州面前已经太放松,他不想在饭桌上说那些不高兴的,然而才吃到一半,喻文州夹了一块蒸得甜软的南瓜放到他碗里,问道:“怎么了,一直走神。”

唔……黄少天咬着筷子,把奶奶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大概什么时候有进一步的检查结果?”喻文州问。

“下周或者再下周。”黄少天撑着脸,低声说,“上次她心脏病突然住院的时候我特别着急,觉得很震惊,又很紧张,这次听见大伯跟我说的时候倒没有那种情绪了,我一直在想,我这么简单就接受是不是太消极了。”

喻文州摸摸他的头发:“这说明你有了心理准备,人都是这样的。”

黄少天没有再说话,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生老病死的道理他都明白,说再多除了让喻文州跟着担心也没有别的用处。心惊胆战的感觉上次已经经历过,现在这么平静,反而更有种无能为力的难过。

喻文州过来搂了搂他,说:“吃不下就算了,晚上饿了再吃点宵夜吧。”

哦,黄少天眨眨眼睛:“你不是不喜欢我吃宵夜吗?”

“吃点容易消化的,”喻文州看了他一眼,“总吃薯片,跟小孩似的。”


宵夜吃了一片涂满花生酱和炼奶的烤吐司,其实黄少天吃完还想吃第二片,但是被喻文州拦下了,什么六分饱八分饱的一点都没有幸福感,不过喻文州这种讲道理的人是不会懂的,黄少天在心里默默抱怨。

当初一个人的时候是怎么过来的呢,黄少天躺在床上,看着黑蒙蒙的天花板放空地想。他今晚几乎一直和喻文州腻在一起,要么就是喻文州为了照顾他的心情一直陪着他,显然很有效果,至少到了睡觉的时候黄少天已经乐观了许多。

这二十多年黄少天尝过的孤独也不算少了,一个人的时候好像忍忍就能过去,身边有了陪伴的人反而软弱起来,比如今天,他很难想象如果没有喻文州,自己在这寒冷的夜晚要怎么熬,可能就是去酒吧灌几瓶下去,直到不省人事,等眼睛睁开,又是一个白昼。

唉,黄少天叹了口气,这么多愁善感真不适合自己。他翻了个身,喻文州那边竟也动了动,帮他掖了下被沿。

“你还没睡着?”黄少天意外地说。

“本来是快了,”喻文州笑着说,声音带着点睡意,语速慢悠悠的,“谁叫我会读心术。”

黄少天哼哼了一声,伸手把他抱了个结实,脸埋到他肩膀上,喻文州低头在他嘴角摩挲,两个人亲了一会,黄少天唔了一声退开身体:“哎你,不做就别撩我!”

好好,喻文州笑着顺了顺他的毛,温声说:“别想太多,周末我和你一起去看奶奶。”

知道了,黄少天闭上眼睛,搂紧他温暖的身体,觉得这一刻的自己是无所畏惧的。




11 Jul 2016
 
评论(40)
 
热度(1102)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