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花好月圆】32

32.


喻文州的妈妈月底生日,他多请了两天假,加上周末回了趟家。其实坐飞机只要两个小时,但人在外地,忙来忙去的,一年也回不去几次。

回去的当天下午就被安排了一项工作,带表姐家的一对双胞胎去动物园玩,喻文州无奈地说我从来没带过小朋友,你们真信得过我。

“你都靠不住这世上还有能指望的人吗,”表姐一个劲安慰他,“没事我很快就回来。”

这是对龙凤胎,长得不太像,性格倒是差不多。刚出生那会喻文州记得大人们常说他们俩好带,不哭不闹,现在六岁了,脾气依然不错,就算跟喻文州不熟也不抗拒,坐在车子后座细声细气地对喻文州控诉,妈妈答应要带他们去动物园,拖了好久好久才兑现。

“是吗,”喻文州笑着说,“你们妈妈太能干了,很多人都需要她帮忙。”

小姑娘扒上他的椅背:“舅舅你笑起来真好看,比彭彭还好看。”

“彭彭是谁?”

“我们班的一个小白脸,”她哥哥冷漠地说,“手工课的作业都是骗女生帮他做的。”

“那是有点不对,”喻文州被逗笑了,正好手机响了,他按下车载,“喂?”

黄少天的声音经过外放显得格外蓬勃:“客厅空调有点漏水,我找人来看看,有没有保修证之类的?”

“应该在电视左边的第二个抽屉里,”喻文州说,“找不到的话……”

“来我们家住吧,”小姑娘又说话了,“我们家空调不漏水。”

“……行啊,”黄少天停顿了一下,直接跟她搭上话了,“不过你是谁啊?”

“我是舅舅的女朋友。”小姑娘咯咯笑着说。

黄少天问:“你们现在玩什么呢?”

“现在要去动物园约会!”

“哎我靠,”黄少天的声音有点小,“我也想去……”

喻文州笑着打断他们:“我开车呢,保修证如果找不到就算了,按原价修吧,晚上再打给你。”

哦,黄少天哼哼着答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小姑娘还在扒着椅背看喻文州:“这个人是谁呀?”

唔,喻文州笑了笑:“可能是你的情敌吧。”


吃完晚饭,两位老人去楼下散步了,喻文州刚洗完碗,黄少天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说空调已经修好了,顺便把房间里的两台也补了下雪种。

嗯嗯,真是能干,喻文州夸奖他。

“你今天去动物园了吗,”黄少天兴致勃勃地问,“我好几年没去过啦,现在的动物园里都有什么?有没有照片啊?”

“照片在我姐的相机里,”喻文州笑着说,“等她有时间传给我再给你看吧。”

“不然等你回来咱们再去一次,”黄少天说,“市里不是刚建好一个游乐场吗,那个我也想去来着,但是张佳乐不想排队,他说跟姑娘一起排队还能趁机谈谈恋爱,跟我就只能干站着了,这个重色轻友的东西……”

一直聊到手机发出低电量的警告音,黄少天也说要去楼下买零食,就挂了电话。喻文州把手机充上电,出去倒了杯水,从阳台吹进来的风非常凉快,他倚着围栏站了一会。


黄少天最近越来越黏他,看得出他是那种一旦谈恋爱就很投入的类型,毫无芥蒂将一切敞开在喻文州面前。

或许正因为这样现在的气氛才这么甜,让喻文州没想到的是,黄少天对身体接触也接受得很快,在床上意外地好哄,喻文州事先想过很多种情况,然而第一次很顺利就做完了,黄少天虽然不太适应,自始至终没有拒绝。

喻文州帮他清理完之后仔细看了看他的脸色,引起黄少天的不满才笑着轻声说:“怕你不高兴。”

黄少天抱住被子打了个哈欠,翻身挨进他怀里,不以为意地嘟囔:“这事总得有个人在下面吧,反正我看你是挺想在上面的……”

欲望就像玻璃碗里的水,满到一定程度自然会溢出,喻文州并不想掩饰自己,但他也没想过已经这么明显了。

他用指节蹭了蹭黄少天的脸,低下头去亲他,黄少天经过一番折腾费了不少力气,似乎连头都不想抬了,只是浅浅地在他舌头上舔了舔。

可爱得不得了,喻文州在心里叹了口气。

想到这里又有点想他,喻文州有些好笑地走回房间,感情果然是一种病症,无药可医却还心甘情愿。


回去的时候是下午,喻文州下了飞机,给黄少天发了条微信说到了。

“我正好要去游泳,”黄少天直接回拨了个电话,“等你到家再吃饭吧。”

嗯,喻文州觉得进了市区可能要堵车,正想说我可能要晚点,黄少天突然提高声音:“哎我好像忘带卡了!”

“会所的?”喻文州问。

是啊,黄少天泄气地说:“但是我都走到了!”

他们会所的游泳池是露天的,设计成一个“凹”字型,基本游不起来,比较适合小朋友玩。开发商之前那一期物业有个比较正规的室内游泳池,黄少天去的应该是那个,也不远,就隔着一条街。

“我回家找找吧,”喻文州说,“到时候给你送过去。”

好好好,黄少天连声答应:“应该在我房间的抽屉里,具体哪个不记得了,你翻翻吧!”


喻文州还真花了好一会去找那张卡,自从黄少天搬到他卧室和他一起睡,可能再没怎么收拾自己这边,几个抽屉里都是随手扔的小玩意。

翻着翻着,喻文州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他把那张浅色便签拿出来,背面胶水早就失去黏性,边角也纷纷卷起,但那上面的字还是非常清晰,正是他第一次把花好月圆的蛋糕买回家,留给黄少天的那张纸条。

喻文州看了一会,笑了笑,把纸条收进裤兜,继续去找会员卡。

又过了两分钟,终于在右手边的小抽屉找到了,喻文州拿了钥匙,下楼往游泳池走去。


已经快到深秋了,天气比较阴凉,又正是晚饭的时间,泳池里只有黄少天一个人。

他正在泳池中央游着,姿势还不错,喻文州将裤脚挽起一截,慢悠悠绕着池边走到有椅子的那一侧,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黄少天游到尽头,看见了喻文州,灵巧地钻过一条条水线往他这边游过来,到了边上,摘下水镜抹了抹脸,冲他笑嘻嘻地说:“怎么样,不看脸还以为我是国家队的吧?”

是啊,喻文州笑着说:“还想问你要签名呢。”

好说好说,黄少天得意地说,冲他招招手。

喻文州走过去,在他面前跪蹲下来,黄少天整张脸都湿淋淋的,沾着水珠的眼睛格外黑白分明,喻文州正想帮他抹一下,没想到黄少天突然一撑池沿,身子向上探,像一只出水的海豚那样,倏地亲了下他的下巴。

没等喻文州反应,他已经又落回水里,不满地抹了把溅到脸上的水花:“怎么没够着啊?你应该再蹲低点!”

喻文州笑起来,将跪曲的那边膝盖抵在了地上,这下地面的水将他的裤子弄湿了,但他毫不在意,捏住黄少天的下颌如他所愿地接了个吻。


李轩说你们有今天当然多亏了群众的支持,现在该轮到你们知恩图报了!

“请你吃饭可以,”喻文州神色自若地说,“帮你写报告不行。”

李轩被识破了一脸,叹着气加重了苦情戏码:“我最近写报告写的真要吐了,你体谅一下语文不及格的工科生。”

戴妍琦经过,插进来说:“你又在装可怜偷懒啦。”

李轩像没听见似的,和蔼地对她说:“喻老师说要请你们吃饭。”

“真的吗?”戴妍琦很高兴,“去哪儿呀,我上次听人介绍了一个自助餐厅还没去过!”

“那就去那家吧。”喻文州笑着说。

戴妍琦喜笑颜开地摸出手机,一边翻和朋友的聊天记录,一边问:“为什么要请客啊喻老师,上周做完项目不是请过了吗?”

喻文州看了李轩一眼,李轩接过来解释:“人逢喜事嘛,希望把这份快乐分享给大家。”

啊?戴妍琦眨眨眼睛,好像明白过来,但顾及着办公间的环境没有多问。她找到朋友圈里那条餐厅推荐,对喻文州说:“找到了找到了,我转发给你。”

喻文州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看了看她发过来那条:“嗯,那就这个吧,你和云秀商量一下,看什么时候有时间。”

好好,戴妍琦满口答应,又好奇地说:“喻老师你换锁屏啦,好像之前不是这个图?”

喻文州按了home键给她看,是一只踩在倒地树干上,圆耳朵长尾巴的小花豹,正在镜头前毫不顾忌地打哈欠。

“可爱!!!”戴妍琦萌得两眼放光,“网上的照片?还是你自己拍的?”

“上周在动物园拍的,”喻文州笑了笑,“我觉得和少天很像。”





05 Jul 2016
 
评论(104)
 
热度(1390)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