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花好月圆】31

31.


洗个澡还遇上了停电,黄少天正在琢磨晚上那道甜点要怎么改良更适合自己口味,眼前突然一黑。

“??”黄少天愣了一下,抹了把脸上的水,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

果然很快喻文州敲了敲浴室的门,推开门说:“好像停电了,我去问问物业……你小心别摔着。”

哦,黄少天答应一声,喻文州把手机打开闪光灯放在洗面台上了,浴室里有了光亮,花洒落下的水流由黑到明,像凭空出现的瀑布,过了那一截又落入黑暗里。

这个小区应该有备用发电机,不过,现在物业的电话肯定打不通,黄少天心想幸好不是突然停水,不然就尴尬了。有了危机意识,他赶紧利索地冲掉头发上的泡沫,关上水擦干身体,套好T恤打开浴室的门。

客厅里很安静,喻文州出去了?黄少天举着手机晃了一圈,在沙发上坐下。

过了大概十分钟,喻文州回来了,说:“是市里的问题,这一片都黑了。”

“有备用发电机吗?”黄少天问。

“有,”喻文州说,“但是管事的人刚好不在,大概要半小时之后有电。”

没事,反正都要睡觉了,黄少天不在意地说,低头继续玩手机。喻文州走过来揉揉他的头发:“再擦干点,还滴水呢。”

“知道啦,”黄少天说,“你也先去洗吧,别待会又停水了。”


本来刚洗完还有点热,因为头发还是湿的,在客厅坐一会竟很快觉出几分凉意。

真的进入秋天了,黄少天冷不防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起身去了床上。

说来邪门,自从和喻文州一起睡,他睡眠质量好了很多,几乎都是一觉到天明,醒了也不记得做过什么梦。

难道喻文州自带的镇定磁场里连这方面都管用?

当然,因为喻文州要上班不能熬夜,连带着黄少天的作息也变得比较健康规律,半夜十二点以后那些联络方式都找不着他,为此没少被朋友们揶揄。

朋友圈有几个人也发了动态说停电,黄少天在评论里跟他们搭了几句话,屏幕光在漆黑中有点累眼睛,刚想扔开手机,客厅的灯突然亮了。


正好喻文州洗完出来,黄少天随口说:“看来你们这小区还是挺靠谱的。”

“去年有次台风,停电整整两天,”喻文州笑着说,“物业办公室门口都快打起来了。”

他拿了吹风机过来,黄少天趴着没动,温热的风在耳边嗡嗡吹着,这时候再聊什么都听不清。喻文州关了吹风机,拨拨他被吹得蓬松的毛:“怎么又躺我这边了,过去点。”

黄少天滚了个圈,把手机丟到一边,仰躺着看着天花板,说:“以前的女朋友听见消息,来问我是不是弯了,你说我要怎么回她?”

喻文州关了外面的灯,卧室又恢复了幽暗:“现在还有联系?”

“很少,当初分的时候不太好看……”黄少天小声嘟囔,“但是共同的朋友很多,估计也瞒不住。”

“看你吧,”喻文州温和地说,“这个事情确实比较尴尬,没有特别好的方法。”

黄少天转过头看他,欲言又止,才想起喻文州看不见他的表情,便小声说:“我最近在想,你说,我是不是适应得太快了?”

被子窸窸窣窣响了一阵,喻文州翻过身和他面对面,伸手搂了下他:“觉得现在不好?”

就是一切太顺利,简直不可思议,弯都弯得没实感。黄少天眨眨眼睛看他:“那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好?要是有问题你可以直接跟我说。”

喻文州的声音里带着笑意:“我那么喜欢你,当然觉得你哪里都好。”

少来这套!黄少天哼哼一声,黑灯瞎火的谁还不会说几句肉麻话,以为我未成年吗这么好骗。

“你要这么说那我也挺喜欢你的,”黄少天懒洋洋地说,“但是喜欢这种事又不能……”

他的声音曳然而止,因为喻文州突然在黑暗中亲了一下他的嘴角,笑着轻声说:“我怎么没看出来,是这种喜欢吗?”


……同一招还用两次?!黄少天脑子一热,翻身起来压在他身上,恶狠狠地说:“成天撩来撩去的,我真得给你点厉害看看!”

他没等喻文州说话,就干脆地亲上去,但是贴了一下又马上分开,自言自语地“唔”了一声:“你嘴唇怎么这么软……”

喻文州又要笑了,他一笑黄少天心里就痒得很,再次压上去,直接在他柔软的下唇上咬了一口。喻文州抬起手摸了摸他的脸,在黑暗中显得非常温柔,黄少天不知哪儿来的冲动,舌头贴着他温热的唇缝探了进去。

两个人在夜色中缠绵地吻起来,舌尖舔过口腔内膜,拨动吸吮,绝对能感觉出彼此的契合程度,有多少感情。

分开的时候,黄少天低低喘了一会,意识到自己有点激动了。只是一个吻而已,他的脸突然就发着热,幸好周围一片漆黑,喻文州看不见他的反应。

喻文州摩挲着他的后背,动作中带着难以掩饰的怜爱,黄少天有段时间没做过了,这样又亲又抱的,生理上的欲望控制不住从身体深处涌出来。

刚才接吻的感觉太好,他舔舔嘴唇,又再度压下去,一边亲着,手也有点下意识地,撩开喻文州的衣服往里面伸。摸上皮肤的光滑感更刹不住车了,几乎没一会他就把喻文州的背后胸口摸了个遍,他沉浸在这种亲热里,一时没注意,喻文州的手在他大腿上轻柔地按揉,渐渐抚弄到他腿间。

黄少天的动作停了一下,喘着抬起身,刚才的快感很强烈,脑子的反应却还没跟上,有些茫然地看着喻文州,喻文州的手回到他跨上,只是安抚地摸了摸,没有解释,也没有出声催他。

黄少天的裤裆已经绷了起来,究竟想要什么,自己心里很清楚。他喘了口气,直起身,干脆把T恤短裤都脱了,又低头扯喻文州的,反正眼前黑得像梦境,像未知的涌动的海水,黄少天选择一头扎了进去。


过了好一会,房间里的喘息才慢慢平复,黄少天趴在喻文州怀里,听见他问“要不要喝水”也不想动,在他颈窝像猫一样打了个哈欠,又蹭了蹭。

喻文州伸手过来抹掉他额头上的汗,脸上还是烫的,刚才有多情迷意乱,他自己知道。喻文州把他挪开一点,起身下床,回来的时候拿着纸和水杯,顺便按开了台灯。黄少天坐起来,刚才都爽过了,现在什么都不穿也很坦然。他咬着杯子,打量喻文州在橘红灯光中的身体,问:“今天就这样?”

嗯,家里什么都没有,喻文州一边说着,侧过身,黄少天看见了他脖子和胸口上微微发红的几块印子。看来还可以再深点,黄少天凑过去仔细检查,喻文州摸了下他的头发:“你这咬人的习惯可不好。”

黄少天哼了一声:“谁叫你乱摸。”

喻文州笑着关上灯,黄少天倒回床上,打开四肢伸了个懒腰,又忍不住挨回喻文州身边,没有衣料间隔的舒服触感,然后听见他轻柔地说:“少天,不愿意的话记得跟我说。”

说实话他刚才有点被喻文州摸懵了,没想过会那么爽,要是喻文州想怎么样他都未必抗拒得过来。

唉,有点没面子,黄少天心想下次肯定得扳回一局。他翻了个身,后背贴在喻文州怀里,含糊地嘟囔:“没什么,再说吧。”





03 Jul 2016
 
评论(95)
 
热度(1338)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