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花好月圆】30

30.


黄少天似乎这段日子憋了不少话,一直到洗完澡爬上床躺着,还在问问题。

“那你不担心我在骗你?说不定我只打算拖着你,不让你跟别人搞对象。”

喻文州笑了:“你听见自己说了什么吗?”

黄少天也反应过来这话的逻辑有问题,试图辩解:“不对!我的意思是,可能我只是缓兵之计呢!”

缓的是什么兵?计的又是什么?不管他如何修饰,这里面的私心都是撇不干净的。喻文州没继续拆穿他,只是说:“其实我一直觉得,只要你愿意试一试,时间一长,最后肯定会接受我。”

哎哟我草,黄少天挑起眉:“你很有自信啊??”

不是,喻文州笑了笑,帮他拉了下被沿:“你不喜欢委屈自己,一旦开始这种关系,一定会找能让自己过得最好的方式。”

而恋爱中最好的方式永远是两情相悦,假如心存抵触,对方再怎么迁就都不会感到愉快,这么简单的道理不用说黄少天也能想通。

如果黄少天一直缩在那扇门后面不给他机会,喻文州确实快要没办法了,但他现在走出来,哪怕还没有像喻文州喜欢他那样喜欢喻文州,慢慢慢慢总会有这种感情,他们之间的契合度很高,互相适合,这点信心喻文州还是有的。

不过黄少天不能看到自己的表情,他并不知道昨晚在办公间、在电梯里,和今天早上他站在卧室门口看着喻文州时脸上是什么模样,那种失控,喻文州只看一眼就感觉到了。

足够让喻文州再对他动一次心。


黄少天似乎一时想不出反驳可是又不甘心,滚来滚去,把脸埋在枕头里咕哝了几句什么,随后突然翻身过来盯着喻文州。

怎么了,喻文州耐心看他。

“我上次跟老太太讨论过了,”黄少天有点犹豫,“她说之前给我介绍对象,不是非要我马上结婚,只是她住院了,看我一个人有点担心。”

黄少天停顿了一下,“所以……其实已经不用再演给她看了,之前想跟你说的,没找着机会。”

喻文州点点头:“要是我一听,转身就去找小袁了,这可怎么办。”

“我没想这个!”黄少天被他撩毛了,提高声音,“我是那么怂的人吗,还要靠这种卑鄙的手段?!”

喻文州笑了笑,答非所问地说:“董事长也跟我谈过了。”

啊?黄少天一脸吃惊:“什么时候?说了什么?”

喻文州看着天花板的边缘,回想那天在疗养院对话,轻声说:“她说你想结婚。”

黄少天明显噎了一下,有点着急地想解释:“不……不是不是,哎不是那样!”

其实喻文州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但他还是有点私心,想听黄少天的说法。他不做声地看着黄少天,黄少天撑起身,语气里都带了几分认真:“我那几天心情不太好,我爸妈忌日刚过,还有你这边的事一直烦着,整个人就有点消极。我不是想结婚,我只是在想是不是结婚就能解决问题,顺便问了下老太太的想法……难道她误会了?还是打算试试你?”

“应该也是想听听我的想法吧,”喻文州拉他躺下来,安抚地摸了摸他的后背,“没关系,我知道你有压力。”

不知道是这句话戳中了黄少天,还是他对奶奶跟喻文州的谈话感到一丝愧疚,总之他温顺地挨在喻文州怀里,没有挣动也没再吭声,睫毛时不时刮过喻文州的脸侧。

“睡吧,”喻文州亲了下他的耳际,温柔地说,“我们慢慢来。”

黄少天含糊地应了一声,动了动,把脸埋进喻文州的颈窝和枕头之间,像猫一样缩起身体。

他们一起睡,黄少天应该能睡得比较安稳了,喻文州看看他如同少年般干净的睡脸,也闭上眼睛。


奶奶那边,黄少天坚持要自己去说,喻文州陪他一起去了,没有进病房,就在下面的花园里坐了一会。

那天董事长跟他说,黄少天不知道怎么突然有了结婚的想法,董事长看出他情绪很低落,但是如果黄少天不主动说就是不想让她担心,她便没有问。

“少天太为我着想,”老人家叹了口气,“我都是半边身子进土的人了,怎么能看着他为了我委屈自己。他总是这样一个人撑着,我不放心啊。”

那天从董事长病房出来,喻文州也是像今天这样,在花园里坐了二十分钟。夕阳昏沉沉的,他安静看着,心里真有些难过。

所有人都觉得他一定有办法,但他又不是神仙,总有办不到的事。他都没想过自己看到黄少天和别的姑娘在一起会那么生气,以至于回家再看见黄少天,喻文州只能尽量不和他接触,不然肯定会说出一些不理智的话。

董事长话里带着恳求的意味,希望他多照顾黄少天,喻文州想他能怎么办呢,他才是那个被放在橱窗的人,是黄少天不选择他,中间隔着那层透明玻璃,只能看得见,手都伸不过去。

黄少天来集团那天晚上明显心情很差,喻文州大概明白他闹脾气的点,但这说明不了什么,黄少天其实有点被惯坏了,遇到不顺心的事全写在眼睛里,喻文州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外面怎么气到了,顺带着把火烧到自己身上,可是他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说不定睡一觉起来,第二天又跟没事人一样。

没想到他第二天起来竟然在卧室门口说出了那样的话,喻文州一瞬间也有点恍神,还没来得及仔细琢磨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隐情,心口的跳动却让他先一步笑起来,

什么隐情都没关系,喻文州看着那扇拉开的橱窗,不管黄少天身后铺着什么,他把黄少天拉到自己身边就是。


“好了,走吧!”身后突然有人叫他。

喻文州转过头,黄少天朝这边走过来。

“聊完了?”喻文州仔细看了看黄少天的脸,似乎没遇到什么为难。

怎么耳朵好像有点红色还没褪?

嗯,黄少天走到他身边坐下,剥开一个口香糖,嘟囔着说:“老太太真狡猾,一个劲想套我话,在一起就是在一起了哪来那么多细节!”

喻文州笑着拨了拨他的头发:“下次我跟她说吧。”

“你自己考虑清楚,别说些没用的!”黄少天凶巴巴地威胁他。

好好,喻文州笑着答应,问:“回家吗?还是在外面吃。”

“在外面吃也行,”黄少天想了想,“哎,不然就去你上次说的那个地方吧。”

说实话喻文州都忘了那家餐厅叫什么在哪里,他拿出手机:“等我问下李轩。”


根据李轩发过来的点评地址,他们开车过去,到饭点了,人似乎不少,等了十来分钟才有空桌。

他们一起吃饭,点菜一向由黄少天全权负责,喻文州只用在旁边喝茶。

黄少天点了几道菜,翻到菜单里夹的一张单页,上面画着特别推荐的情侣甜点,有七八种甜品可以任选两道,都起了类似于“心心相印”“连理枝”“思念是一种病”等等非常肉麻的名字,看图片甜点本身也加了不少爱心啊粉红色的点缀。

黄少天指着那菜单对服务生说:“再加一份这个。”

服务生是个小姑娘,迟疑了一下,看看他又看看喻文州:“这个……情侣甜点,是吗?”

对,黄少天还在研究那些名字,小声嘀咕:“这个是什么意思啊下面这层是奶油吗……”

喻文州看见小姑娘不确定地看了自己一眼,对她微微一笑,那个小姑娘可能刚来这餐厅不久,没见过他们这种客人,有点脸红了,转头问黄少天:“嗯……您想好要哪两种了吗?”

要让喻文州来说,其实黄少天就是想吃甜点,加上好奇心作祟,喻文州根本不吃甜点,点上来两份都是黄少天的。

幸好这个小姑娘也很单纯,要是换个死板的服务生,说不好意思我们这个是特别提供给情侣的,黄少天估计会不满地直接说我们就是情侣啊为什么不能点?!

唉,黄少天这性格真可爱,喻文州又想亲他了。

他们竟然还没好好接过一个吻,喻文州开始认真考虑,节奏是不是应该加快一点。





01 Jul 2016
 
评论(115)
 
热度(1464)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