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花好月圆】29

29.


临走前喻文州说你去我房间睡吧,那边比较敞亮。

虽然黄少天心里觉得这个和那个没什么关系,但既然喻文州说了,他就不客气地抱着枕头倒在了喻文州床上。

没想到,可能真的因为主卧格局好,房间宽敞又讲究采光,喻文州只装了薄薄一层窗帘,朦朦胧胧地将晨光罩住一层,那淡粉色的朝阳和煦地涂满整个画面,仿佛前路充满希望,一往无前,黄少天趴在床上看着窗外走神,没几分钟竟然就稀里糊涂地睡着了,

一觉睡得不知今夕何年,再睁开眼,窗外白茫茫的,这里飘窗深,光芒照不进来,只能在外面乱洒成片。

黄少天摸过手机看了看,方锐给他发了一条昨晚上球赛的比分,酒吧经理发的是店里下周准备安排的优惠活动,还有其他朋友问有没有空吃饭,约去哪里玩,等等等等。

喻文州也有一条微信,临近十二点的时候,问他醒了吗。

现在都快下午两点了,黄少天打了个哈欠,把脑袋埋在被子里,露出一只眼睛看屏幕,回复过去,醒了。

他丢开手机,又赖了一会,直到把喻文州的床揉得乱七八糟,才撑起身。

现在和十几岁的时候不能比了,晚上睡不好,用回笼觉补,补完脑子都是懵的。黄少天去洗漱完,总算有点回神,出来看手机,喻文州在微信说,去楼下找点吃的吧,家里好像什么都没了。

哦,黄少天站在客厅,盯着手机看了一会,终于意识到之前种种,竟然不是梦境一场。


非要仔细想想,根本没法解释,全是脑子一热的事。黄少天随便在小区门口的面馆吃了一顿,振奋了下精神,走进街对面的超市。

像张佳乐和方锐那种不做饭的人,从来不理解他对超市的热爱,黄少天拉了辆车一边看一边捡,遇到试吃还兴致勃勃跟戴着厨师帽的阿姨们讨论一番。

回过神的第一时间,他考虑过跟张佳乐或者跟谁说一下这件事,客观意见是很重要的,但他自己都不知道要怎么理顺这里面的逻辑,想想还是放弃了。

还有很多问题要考虑,比如怎么跟老太太说,怎么告诉大伯和大伯母,虽说未来无法预测,但恐怕短时间内他都不会结婚生子,甚至以后一直不会,这些事情从前只是说说,现在他真的跟同性凑到一块,又是另一回事了。

哪怕他和喻文州很快分开,黄少天身上的某一部分也会永远被改变,他清醒地看见这一点,如果不是陷得太深,他就算再精神不济也不可能干出今天早上那样举动。

说在一起就是在一起了,从事情发生到现在,从未在黄少天心里出现过的念头就是逃避赖账。


话是这么说,可是啊可是……黄少天总有股萦绕不散的莫名和不甘心,这都怎么回事,说好要理智解决理智解决,情绪却不知不觉积累到某个点,一下就爆了。

那个时候,他甚至没来得及想如果喻文州拒绝他要怎么办。

人们以为对自我的了解,或许永远都只是自以为而已,大厨师黄少天在流理台前转来转去,往他的罗宋汤里一样样扔材料,同时思考着非常深奥的哲学问题。

直到来电铃声把他唤回神,黄少天擦了擦手,接起电话:“喂?”

有个朋友问他周末要不要去露营,黄少天现在已经不能说去哪就一个人去了,含糊地说不知道有没有别的安排啊再说吧。

放下电话之后黄少天反应过来,他妈的自己进入角色还挺快!但是想想中午喻文州的微信,那适应能力也是一流的,既不小心翼翼又不得意忘形,教科书般的节奏,不服不行。

说到喻文州,黄少天顺手给他发了条微信:晚上回来吃吗?

没过一会对方就“嗯”的回了一句。

黄少天转转眼睛:不加班?

——不加^_^

笑屁啊,黄少天把手机揣回裤兜,拿起汤勺尝了一口带着酸意的罗宋汤,没头没尾地哼了两句歌。


喻文州在正常的下班时间回来了,这可真少见,黄少天以为他多少要晚一点,游戏里正激战到一半。

“等等啊,等会,”黄少天专注盯着屏幕,嘴上飞快地说,“你饿吗?不饿再等一下,我马上就打完了!”

没事,你玩吧,喻文州顺手替他打开客厅的灯,回房间换衣服。

黄少天把键盘按得嗒嗒作响,过了一会终于打完这局,他退出游戏,看到喻文州正站在炉灶前,低头打量锅里的汤。

“怎么样,你尝了吗?”黄少天走过去,从橱柜拿出两个汤碗,“这个土豆有点硬,我多炖了一会。”

“挺好喝的,”喻文州抬起头看他,“不过你是不是还没放盐?”

啊,对对,黄少天把汤勺放回去,小声嘟囔:“刚才队里有个菜鸟,跟他吵得我什么都忘了。”

喻文州笑着摸摸他的发尾,转身去拿碗筷。


下午的时候黄少天还在想自己是不是只为了一时意气,现在看见喻文州,心里倒是踏实了下来,仿佛确认了什么似的,他的周围总有这种磁场。

像这样坐在一张桌子上吃晚饭,聊天,夕阳在阳台外一点点沉下去。黄少天不想让奶奶伤心,从来不说他为什么喜欢去张佳乐家里蹭饭,但他所渴望的家庭生活,现在竟然是喻文州实现的,想想真是不可思议。

吃完饭,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黄少天下午还买了一个柚子,又要看剧情又要低头剥,一心两用,哪边都顾不好。喻文州刚拿起一瓣准备剥给他,微信响了,黄少天不经意看了一眼,发现看到他联系人页面上有个群的名字是花好月圆蛋糕店?!

黄少天愣了好几秒,直勾勾盯着他手机,喻文州察觉到他目光,抬头看他:“怎么了?”

黄少天眨眨眼睛:“这个群是什么?”

“就是那个蛋糕店的群,之前他们告诉我的,有时候会在群里说蛋糕的情况。”喻文州解释道。

“昨天他们新做了一种上面带着冰淇淋的纸杯,店里的姑娘还说给我留了……”喻文州停顿了一下,“我不好意思说不用,就过去拿了,分给加班的同事,他们都说挺好吃的,下次你可以买来尝尝。”

这样啊,黄少天冷笑了一声。

喻文州有点奇怪:“怎么了?”

黄少天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过了一会,喻文州大概想了一遍前因后果,问:“你昨晚看到蛋糕盒子了?”

黄少天还是一声不吭,喻文州突然笑起来:“就为了这个?不是买给小袁的。”

“当然不是为了这个!”黄少天气恼地提高声音。

“那为了什么?”喻文州看着他,“少天,为什么突然答应我了?”


客厅中只剩下电视的声音,黄少天一动不动地看着荧幕,喻文州耐心地看着他。

过了好一会,黄少天才低声说:“我说不清楚。”

“这段时间,过得很差……”黄少天抿了下嘴角,“我意志力不够,没坚持下去。”

假如不是此情此景,黄少天不能置信自己会说出这种认输了的话,他对喻文州,究竟是贪念还是占有欲,还是不知不觉中真正的感情,直到现在他都不能确定,又或者人的种种情绪本来就是各占比例,互相渗透糅合成一个整体。

会不会喻文州在旁边比他看得更清晰?

黄少天刚想转头问,喻文州突然靠过来,轻柔地在他耳朵上亲了一下。

黄少天心里一动,转头看着他:“那我也问你一个问题。”

“嗯?”

“之前有一次你说想和我在外面吃饭,我说要去看老太太改天再约,你记得吧?”黄少天盯着他,不放过他任何一丝神情变化,“那天之后我就觉得你态度一直很有问题,那是怎么回事儿?”

喻文州将剥好的柚子瓣放在他手里:“你那天不是和别人约会去了吗。”

果然!黄少天追问:“你怎么知道,老太太说的?”

“我看见了,”喻文州心平气和地说,“开车路过附近。”

就算看见……黄少天敢说他们绝对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他哼哼着大致解释了一遍和小若的关系,有些得意地把刚才的原话甩回去:“然后你乱猜一通,还计较这么久,就为了这个?”

喻文州笑了,却只是看着他。

黄少天莫名其妙:“怎么了?快说啊。”

喻文州叹了口气,轻声说:“因为我那个时候真的很嫉妒。”





30 Jun 2016
 
评论(114)
 
热度(1485)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