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花好月圆】24

24.


一切又回到了之前的样子,除了黄少天不再拉他出去玩,在家的时候还是吃饭聊天偶尔一起看看电视,非常和谐。

李轩说你还挺乐意的是吧?

“当然了,”喻文州心平气和地说,“我看到少天就很高兴。”

这是全世界的通病,你喜欢上一个人,对方的身上便出现一个磁场,让你不停想要靠过去,待在里面——那里面的月亮都比平时圆一些。

假如黄少天搬走,喻文州根本没什么机会跟他联系了,甚至要为了见上一面费尽心思,那种感觉有多难受,反正陷进去过的人都知道。

李轩笑了笑:“也是,让你死心可太难了。”

死不死心当然不是喻文州自己能控制的,不过他在理论上同意李轩的说法。

他似乎很少放弃什么事情。


还有一个和之前不同的地方,黄少天减少了在客厅睡觉的次数,每天早上喻文州起床上班,发现他都睡在自己房间,虽然沙发上还卷着他心爱的抱枕和毛毯,喻文州猜他白天或许会在沙发上眯一会。

“我觉得是我之前床摆的方向不对,跟风水不合,”黄少天神秘兮兮地跟他说,“今天我重新挪了下床和衣柜的位置,晚上肯定不会再醒了!”

明明是他睡眠质量不好还熬夜,这么新潮时髦的年轻人赖什么风水。喻文州笑了笑,擦干净流理台,把水关上,说:“我不介意你过来跟我一起睡。”

黄少天冷笑一声,用咬掉果肉的樱桃梗指着他,“我告诉你,调戏我……”

他停顿了一下,可能觉得这个词不妥当,但一时间也想不到更合适的,“是没用的!我又不是姑娘,不吃这套!”

喻文州充耳不闻,按下热水壶的开关,回房间从通勤包里拿出一小盒瑞士的巧克力曲奇,放到黄少天面前的茶几上:“朋友刚旅游回来,送我的。”

“……”这次黄少天不说话了,但是也没碰,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那神态简直和朋友圈里的猫一模一样。

“不用想太多,”喻文州笑笑,“你知道我不吃这个,不给你也是给别人。”

那好吧,黄少天用很客气的腔调说,谢谢。

喻文州回房间拿衣服,经过客厅去浴室的时候,用余光看见黄少天抱着饼干盒,一脸认真地抠上面的封口胶带。

黄少天要是跟他在一起,喻文州给他的绝对都是最合心意的东西,好好一个精明人,这么简单的帐倒是不会算了。


然而这种话就是放在心里想想,喻文州本来也不是那么自大的性格。黄少天究竟为什么不接受,他还没有问,这有点刨根究底了,他不想把黄少天逼得太紧。

当然,拒绝他的理由不需要多,只要那一个就够了,喻文州目前还不想从黄少天嘴里听见那么直接而令人伤心的话。

他喜欢黄少天,便总想为他做点什么,却又要掌握好尺度。事实上,除了带回家一些黄少天喜欢吃的用的,陪他聊聊天看看剧,偶尔拨弄一下他的尾巴,喻文州也没什么别的能做。黄少天的生活丰富而饱满,每天有八个饭局排队等他,微信电话响个不停。

他出去玩的时候,一开始喻文州还是会像以前那样打电话问他要不要捎他回家,说是捎,如果不是地方太远或者时间太晚,喻文州都会特地开过去。然而黄少天连续推了三四次,都是说不用了,谁谁谁能顺便送我回去,渐渐的喻文州也就不再问。

所以突然接到张佳乐的电话,喻文州有些惊讶,他特地看了眼时间,接起来:“喂?”

“我送少天回来,在你们小区门口……你站稳点行不行!”张佳乐像是对旁边喊了一句,又回到电话里,“喻老师,你住哪栋楼啊?”

喻文州起身去拿钥匙:“我下去接他吧。”

“啊,那太好了……”张佳乐松了口气似的,“我们就在门口。”


喻文州刚从公寓大堂走出去不久就迎面看到了张佳乐和黄少天,张佳乐也看到他,很高兴地挥手:“这边这边,我还怕他指错了!”

“……我怎么可能指错,我住哪自己还不知道吗。”

喻文州走近了,听见黄少天嘀嘀咕咕地抱怨,他过去帮忙拉住黄少天的胳膊,还没说话,黄少天倒先撵起张佳乐:“行了行了你回去吧,我至于让两个人扶着吗又不是晕过去了,本来就让你不用跟着下车……”

张佳乐竟然还试图和喝醉的人理论:“我靠我是怕你转身倒在路边,明天就见报了,你不怕丢人我还要脸。”

两个人吵来吵去,张佳乐不耐烦地说:“好好好我这就走了。”

他看向喻文州,轻声说:“他今天心情不好,不好意思啊麻烦你了。”

“没事,”喻文州温和地说,“你也回去休息吧。”

张佳乐冲他们挥挥手,往大门的方向走,喻文州扶住黄少天的手臂,接着路灯看看他的脸色:“能走吗?”

“别听他瞎说,”黄少天不高兴地挺直后背,“我没喝那么多。”

喻文州看他有点迷糊地左右望了望,没分清方向似的,笑着拉了下他:“这边。”


关上门,喻文州弯腰把黄少天的拖鞋拿过来,黄少天慢悠悠地换了鞋,喻文州看他一路都走得挺稳,应该还有些自我意识,正想让他先去躺着,黄少天突然不知道被鞋柜还是什么绊了一下,往墙边栽歪过去。

喻文州赶紧拉住他,抬起手垫在他脑后,黄少天还是撞在他手心里,指节磕在墙上一声闷响,疼痛感一下就过去了,喻文州注意力都在他身上:“慢点,别着急。”

黄少天这一晃却像彻底失去力气似的,后背倚着墙,迟迟不动,眼睛也怔怔盯着喻文州。

“怎么了?”

喻文州也察觉到他今天情绪有点不对,不仅是平时的心情不好,几乎散发着莫名的消沉,从来没见他这样过。

“你这么对我……”黄少天一直看着他,眼睛因为血丝显出倦意,沙哑地说,“是不是觉得,我还有可能答应你。”

喻文州轻轻收回手,温和地说:“和你的答案没关系,我控制不住,你应该知道这种感觉。”

黄少天轻飘飘眨了一下眼睛,不知道是喻文州的错觉还是光线问题,黄少天的眼睛似乎有些湿润。他的神情像流浪的猫,空荡荡的,却又强撑着不让自己流露出孤独和悲伤。喻文州的心都软了,忍不住轻轻搂住他后背,温柔地叫他:“少天?”

黄少天依旧没说话,两个人视线纠缠在一起,喻文州也有些情难自已,和他越靠越近。

就在他将要亲上黄少天眼睛的时候,黄少天忽然偏开脸,手搭在他小臂上,将他的胳膊推下去。

“你不应该安慰我。”他疲倦地说,用力撑了下墙站直身体。

……我先去睡了,黄少天的背影穿过客厅,走进自己房间,然后将门关了起来。


那天是黄少天父母的忌日,喻文州过了半个多月才知道,楚云秀告诉了李轩,李轩又告诉了他,绕了一大圈。

喻文州想,如果他们还是朋友的关系,黄少天说不定早就事先跟他说了,现在反倒很难开口。

其实他自己并不觉得黄少天需要回报他什么,但无论他怎么说,黄少天肯定不能坦然接受他为他做的这些事情。

有点走到瓶颈了,喻文州叹了口气。

“愣什么呢。”李轩伸手在他面前挥挥。

喻文州回过神,无奈地笑了笑:“追不到,怎么办。”

“世间为情所困的群众千千万,本来就是很难的么。”李轩耸耸肩,表示爱莫能助。

喻文州也不指望他了:“你要是想帮忙,不如再去催催丰维的订单,让我能早点下班回去陪少天。”

李轩大吐苦水:“不是我说,丰维那个经理就是个半桶水,一点都不专业,上次说得好好的……”

喻文州的微信突然响了,他划开一看,是戴妍琦转发过来的一条公众微信,评点本市十大适合带追求对象光顾,能大大提高成功率的餐厅。

——我姓雷,不用谢。戴妍琦又发过来一条。

李轩凑过来看,说:“这个我去过,还有这个,都挺普通的啊,营销号净瞎编……哦这个好像不错,上次我有个朋友在这求婚成功了,你要试试吗?”

说实话成功与否似乎并不取决与餐厅,喻文州无奈地说:“我看看少天什么时候有时间吧,好像我们两个很久没去外面吃了。”


好不容易找到一天喻文州能确定自己不用加班的,他估摸着黄少天已经午睡醒了,给他打了个电话,说朋友介绍了一个餐厅,感觉应该是黄少天喜欢的菜色,要不要晚上去试试。

“哪家,在哪儿啊?”黄少天有些犹豫地说,“但我打算今天晚上去给老太太做饭的,不然周末吧?”

喻文州当然没问题,黄少天没直接拒绝他就行。周末的话,还可以顺便问问黄少天想不想看电影,逛逛街,这样更划算。

不过黄少天并没有邀请他一起去看奶奶,喻文州微微有些遗憾,或许黄少天觉得现在这样再在董事长面前装关系好比较为难。

既然晚上黄少天不在家吃,喻文州就不用急着回去了,开出停车场的时候他想了想,往花好月圆的方向开过去,说不定还能买到黄少天喜欢的那种纸杯蛋糕。

那附近都是学校加上居民区,想找个停车的地方真不容易,喻文州慢慢绕了一圈,终于等到路边出现了一个空位。

然而他还是没赶上,蛋糕店里有个跟他年纪差不多的姑娘,似乎几次下来已经记住他,看到他热情地说:“你来晚啦,今天生意好,半个小时前就卖完了!”

是吗,喻文州笑了笑:“真可惜,下次我来早点。”

“要不……”那个姑娘脸色有点红,“不然我加一下你微信吧,我们店有一个群,每天纸杯卖完了会在群里说一声,省得大家白跑一趟。”

现在什么都有群了,喻文州笑着感叹,拿出手机加了一下她的微信,然后被邀请到那个叫做花好月圆的群里。

“如果你下次要买哪种纸杯也可以提前跟我说,我给你留两个。”

好,喻文州对她笑了笑:“谢谢你。”

不客气,那个姑娘连忙掩饰着,低头去整理别的蛋糕。


要是黄少天也能这么容易对他有好感就好了,喻文州跟着人群穿过马路,走到自己车边坐进去,系好安全带之后看着繁忙的傍晚街景,安静坐了一会才发动了车子。

这边左转弯车道非常堵,喻文州只好顺着小路慢慢绕,下班高峰期是这片区域最热闹的时候,车开得像蜗牛,旁边的自行车像流水般一辆又一辆超过去。

喻文州打开广播,慢悠悠地跟着前面的车挪动。他突然侧过头,视线停留在正经过一家咖啡店前的两个人身上,那个女孩穿着碎花的连衣裙和高跟鞋,挽着黄少天的胳膊,两个人不知道正在说什么有趣的事情,在夕阳下笑得非常灿烂。

后面响起哔——的一声,喻文州回过神,松开刹车,继续往前开了过去。







20 Jun 2016
 
评论(116)
 
热度(1197)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