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花好月圆】23

23.


门外有人敲门,喻文州走过去打开,张佳乐冲他打招呼:“我来替他拿东西。”

嗯,喻文州毫不意外地走回床边,说:“衣服我都收回来了。”

张佳乐明显有些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喻文州拉开椅子坐下,平静地对他笑笑。

张佳乐找到黄少天的背包,把床上叠好的干净衣服装进去。喻文州像早就料到这一切,提前做了这些,但张佳乐发现他只整理了黄少天的衣服而已,其它的东西,手表,太阳镜,口香糖,零零碎碎的生活用品,还是一动没动,保持着原样散布在这房间。

“他这扔得太乱……”张佳乐随口问,“你怎么没顺手收下其它的。”

喻文州撑着头看他:“因为我还抱有一点希望,如果少天会回来住。”

张佳乐停下动作,看着喻文州,神情中甚至有些恻隐了,他自己都没注意。喻文州笑了起来:“没关系,这不都是很常见的事情。”

嗯,张佳乐走到床头柜拔下手机的电源线,过了一会,道:“这事以我的立场确实不好说。”

喻文州耐心看着他在房间里来回走动,拿走一样样黄少天的东西,过了两分钟,他轻声问:“我只想知道,少天有没有觉得难过?哪怕只有一点?”

张佳乐没说话,皱着眉,他表情是真的很为难了,以喻文州这段时间跟他的接触,在情绪上他比黄少天更加敏感,几乎有种与生俱来的忧郁在气质里,虽然跟他相处时并不明显。

“我没法告诉你这些,”张佳乐叹了口气,看着他,“不过我可以说,你是目前为止最接近成功的一个。”

……谢谢,喻文州放弃般地笑起来,按按额头:“虽然这句话我也没有得到安慰。”


接近成功,意思就是没有成功,那是不是最接近有什么意义,反过来更令人伤感了,尽管他只差那么点,还是求而不得。

晚饭当然没有和黄少天一起吃,海鲜市场旁边的大排档他念了两天,终究喻文州没那个口福。

时间已经有些晚了,外面的暮霭开始沉淀,由橙变灰,由灰变蓝,喻文州拔出门卡,看到阳台的门还没拉上,他走过去拉好,房间里的灯在这时齐齐熄灭了,整个房间孤寂而幽暗,两个小时前还完全不是这样。

李轩在酒店大堂等他,之前在电话里好像猜到了大概,没有问为什么不和黄少天一起,只是说:“走吧。”

两个人随便在风景区的一排饭店挑了一家,已经连续吃了两三顿海鲜,这次就点了几道普通炒菜,李轩拿过两个人杯子倒啤酒,泡沫满满的放回喻文州面前:“你打算借酒消愁的话先跟我预备一声。”

喻文州笑了:“不至于。”

李轩先喝了一口,冰凉的液体划过食道,在夏日傍晚格外痛快。他拿起筷子,摆出洗耳恭听的样子:“说吧,怎么回事。”


真正说起来三言两语就讲完了,失恋么其实也不过是那一瞬间的事。

李轩替他各种猜测:“黄少可能还没做好准备吧。”

喻文州平静地说:“他的反应不是很大,之前应该想到过了。”

“那就是,”李轩犹豫了一下,“直男那几条原因呗,你懂的。”

这其实是最现实的理由,喻文州也曾经想过,但一直以来根据他的观察,黄少天并没有流露出对婚姻和孩子特别强烈的向往。

当然没有流露出不等于他没有,只是喻文州怀抱了一点侥幸心理,倘若黄少天真的对那些很有执念,那喻文州几乎就是没希望了,一道永恒的无解题。

“你问问他吧,”李轩安慰他,“我觉得黄少不像那么传统的人,他们家老太太都能接受这个了。”

但黄少天把话说得很死。他可不是好吃亏的,配合到现在肯定因为喻文州能帮上他一些忙,平时陪着他,还能应付老太太那边。然而黄少天竟然在捅破纸后的第一时间就拒绝了,哪怕他装出犹豫的样子,玩玩暧昧,这些小把戏对他不是更有利?

喻文州也有些迷惑,想着想着又要觉得说不定他在黄少天心里其实有点位置。

这可难办了,都被拒绝了,还是那么一厢情愿。

“不过你先担心黄少愿不愿意再见你吧。”李轩浇过来一盆冷水。

喻文州看着酒杯里轻轻破灭的泡沫,无奈地叹了口气,真是一次难忘的旅行。


接下来果然再没见到黄少天,不知道他和张佳乐去哪里玩儿了,就算住在同一个酒店,遇不到的时候一点都遇不到,连消息什么也没有。

不陪黄少天,对于喻文州来说,去哪里逛都一样,他们的行程也只剩一天,跟着几个同事去看了看天涯海角,又去市里走了圈,吃吃买买,拎着一袋子特产回了酒店。

最后一个晚上,喻文州睡觉前看看旁边那张床,清洁人员来收拾过,被子铺得平平整整,像从未没有人住过。喻文州轻轻点开微信,朋友圈里没有黄少天的更新,联系人那最近一次聊天记录是黄少天那天在机场发的:我登机啦!

那时喻文州下了飞机看到他这条微信,热带的风一阵阵吹过,机场大厅外面的花圃种满了紫阳花,一切都那么光明又热烈,令人充满期待。

如果时光倒流,可以重来一遍?喻文州不会想这种问题。

不管来多少遍,总会有这么一天。

只是他有点低估了黄少天不在之后的落差,他以为自己不会受到那么大的影响。


家里自然和走之前一模一样,黄少天原本的计划就比他们要多玩两天,现在喻文州也不确定他是不是过两天就回来,再跑去其它地方旅游?或者回来,但不是回他这里。

这个可能性就很多了,要是哪天回家发现黄少天的东西全部搬得一干二净他也不会奇怪。

喻文州依旧每天正常地上班下班,连李轩都说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你心情不好,喻文州笑着说因为我现在不算心情不好。

但肯定也不是好,毕竟他还没开始就结束了,黄少天又迟迟不出现,根本无从忧郁,只剩那种情绪淤堵着萦绕不散,像潜伏的慢性病一样。


没想到,黄少天竟然准时回来了,喻文州一推开门,走廊灯光洒了一地,高压锅正在呲呲地响,散发着米饭的香味。喻文州的心脏沉沉跳了一下,换了鞋走进客厅,黄少天可能在他房间,门开着,喻文州走过去,看到黄少天正在收拾衣服。

“你回来了?”

“你回来……”

两个人竟然同时说出这句话,黄少天先笑起来,又继续盯着衣柜,嘴上说:“飞机晚点,我也刚到家,冰箱里什么都没有了,我直接在楼下餐馆点了几道菜,饭刚做上,以为你没那么快回来呢。”

“下午去客户那边,就提前下班了。”喻文州一直看着他。

黄少天虽然语气非常自然,眼神还是有点回避似的,衣服拿下来又挂回去,说:“那我先洗个澡,待会就可以吃饭了。”

好,你先收拾吧,喻文州笑了笑,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


晚饭不可避免的有那么点尴尬,或者说两个人为了不让气氛尴尬,尽量粉饰太平的默契要是有外人看见肯定会笑出来。

不过黄少天没有拖太久,喻文州洗完碗,擦桌子的时候听见他说:“我不想糊弄你,现在因为老太太的关系,我肯定还是要装装样子的,但也只是装的,如果你不能接受,我就搬出去住,老太太那边我再想办法,毕竟这是我们家里的问题,一直把你卷进来挺不好意思……”

真奇妙,当初黄少天死活不肯背锅,又喊冤又生气,现在倒是主动往自己身上揽。喻文州洗手擦干,平静地说:“我没关系,怕你觉得不方便。”

黄少天垂下眼睛没看他,手指来回转了几圈杯垫,笑了笑说:“没事,该怎么样怎么样,我相信你能处理好。”

真没有比这句话更狡猾的了。





19 Jun 2016
 
评论(85)
 
热度(1161)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