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花好月圆】17-18

17.


今天有个朋友打算借黄少天的店搞求婚惊喜,黄少天睡醒午觉就来了酒吧,提前让人布置一下。

“老秦来了吗?”黄少天抓过一个员工问。

老秦是他们做甜点的厨师,那个员工回答:“还没有,他说要差不多五点到。”

好吧好吧,黄少天打开手边的蛋糕盒,顺便让人给他倒杯饮料。

“你没吃饭?”张佳乐正好也这时候来了,坐到他旁边,看看他手里的盒子,“有排队买蛋糕的时间都够你吃三碗饭了。”

“这是文州买的。”因为张佳乐也喜欢吃甜食,黄少天把另一个纸杯蛋糕递给他,“我昨晚上回家都后半夜了,看见他留了张字条给我。今天带过来本来想问问老秦,为什么我自己做不出来这个味道,结果他又不在。”

“下次再说吧,我现在真有点饿……”黄少天咬了一口,一边嚼一边举到眼前盯着看,“他们家蛋糕到底加了什么,我上周试了半天都不对……”

张佳乐说:“我就说了,要不你直接去跟人家蛋糕店的套套近乎。”

“那不行,”黄少天一本正经地说,“大家都是做生意的,不打听秘方这是规矩。”

他们就这个问题已经讨论过好几次,每次都是如此,张佳乐耸耸肩不和他争,看了会蛋糕盒,突然问:“你说这是喻文州买的?”

是啊,黄少天漫不经心地答应。

张佳乐笑着点头:“可以的,可以的。”

黄少天瞥了他一眼:“少来这套,想说什么?”

张佳乐答非所问地说:“过两天彭小姐生日,你请喻文州一起来吗?”

黄少天放下杯子,有些犹豫,彭小姐是他们圈子里一个名媛,大家都开玩笑地这么叫。之前也不知道哪次聚会见到喻文州了,好像有点兴趣似的,这次过生日还特地让黄少天带喻文州过来。

黄少天想想说:“但是那姑娘玩得太疯了,上回你记不记得……”

有些人喜欢在酒量加点助兴的东西,玩嗨了神情恍惚,衣不遮体,还有直接在阴影里搞起来的,那画面真有点不堪入目。黄少天刚成年那会还觉得很刺激,现在已经不太喜欢了,要不是人家过生日,他自己都不是很想去。

张佳乐歪着头,不经意地说:“你怕喻文州处理不好?还是你不想让他看见那些事。”

什么?黄少天难得短路了一回:“这两个不是一个意思吗?”

张佳乐觉得自己可能想多了,他咬掉最后一口蛋糕,含糊地说:“那你自己想吧,反正找个借口推掉也很简单。”

黄少天用手指敲敲桌子:“我再……我回去问问文州吧。”


出乎意料,喻文州倒是很干脆地答应了。

“我要是不加班就跟你一起去吧。”他说。

唔,黄少天转了转眼睛,自己也不知道是试探还是打预防针:“他们那群人特别放得开,什么都敢玩,你要是不愿意的话……”

喻文州用毛巾擦了擦手,抬起头看着他笑了:“我有点没明白,你这是想让我去还是不想让我去?”

哎我……黄少天跳脚:“我没意见!看你自己吧!我就是事先跟你说一声,那个彭小姐的叔叔是那个叫什么,证券保荐人,你们集团上市就是他做的,当初我奶奶没少跟他打交道,反正我想彭小姐要是真想认识你你肯定也躲不掉是吧……”

什么“你们集团”,喻文州笑着扯出被他压在身后的T恤,很自然地拍拍他的胳膊:“别担心,她又不能吃了我。”

谁担心了?而且你笑个屁??黄少天在两句话里纠结了半天,最后一个字没说,最近越来越有种反正喻文州会读心术有些话说了也白说的感觉。


然而到了现场,黄少天发现自己还是有点低估了现在年轻人的活力,舞池里那个发育良好穿着暴露大跳艳舞的小姑娘,凭黄少天多年眼力,一眼就看穿她浓妆下的实际年龄,估计也就十三四岁,而且她并不是被雇来表演之类的,脸上张扬的表情体现出她非常享受这种气氛。

小姑娘啊,你周围那几个男的不帅又没钱,你说你被他们吃豆腐有什么好玩的……黄少天在心里默默嘀咕。

彭小姐突然从人群中鱼一般钻了出来,跟他们几个打招呼,黄少天看了眼喻文州,他确实处理得很得体。看得出彭小姐已经喝过一些了,她是能突然抽风的类型,黄少天看着她和喻文州说话,做好随时救场的准备,没想到她突然转过来拉着自己:“黄少,我给你准备好乐队了,你上去唱两首歌给我听呗。”

黄少天愣了一下:“我说你,这是怎么想的,我看你请了专业的过来热场子啊?”

彭小姐穿着非常明艳的红裙子,烈焰红唇,鲜红的指甲,摇晃黄少天胳膊的时候手腕上的十几个镯子叮叮当当地响。她半是央求半是蛮横地说:“我过生日这要求不算过分吧,咱们出去唱歌的时候你也经常唱呀,随便想唱什么都行!”

既然平时唱K都听过了你现在执着什么,黄少天有点莫名其妙,他今天穿得都很随便,根本没想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干点什么。但是人家姑娘过生日他也确实没法拒绝,就松口说:“行吧那你带我过去。”


彭小姐拉着他往小舞台的方向走,她今天打扮得太扎眼,一路走过去两旁的人都看着他们,有些是认识黄少天的有些不认识,不知道是从谁开始,人群无端端地开始起哄。

可惜黄少天真的经历过太多类似的场合,丝毫不觉得窘迫,反而跟他们针锋相对地做鬼脸。

一直走到舞台边,彭小姐跟酒吧经理说下一首黄少天上去唱,黄少天问她:“你想听什么?”

她说了两首流行情歌,都是黄少天比较熟悉的,应该是之前听黄少天在KTV里唱过。黄少天开玩笑跟她说:“没彩排过,唱得不好别怪我。”

没事没事,她似乎很高兴,一直笑个不停。

黄少天跟乐队简单对了一下,拿着话筒就走到了台前,对着乌泱泱的人群大方打了个招呼,笑嘻嘻地说今天是朋友过生日唱两首歌让大家高兴一下云云。头顶的灯光不知道是原本设计的还是怎么,都集中在他脚下,这样一来黄少天显得非常醒目,但是从他自己的位置后面场子里的状况什么都看不清,几乎只能看见最前面的两三排人,彭小姐站在中央满面笑容地看着他。

反正是随便助助兴,黄少天唱完两首,在大家的掌声和欢呼中下了台,舞台灯光烤得他出了一身汗,冷不丁回到幽暗的灯光下眼睛不太适应,在人群中挤了半天才钻到外围,觉得更热了。

幸好张佳乐非常了解他,提前点了一杯冰酒放在桌上,黄少天拿起杯子一口气喝了半杯,捋了下刘海,竖起尾巴得瑟:“唱得可以吧?都没准备,一看就是真材实料。”

黄少天唱歌确实还行,但张佳乐和方锐都听过八百遍了,敷衍地赞美了一下他。黄少天转而想从喻文州这找满足感,喻文州虽然顺着他的意思说了,表情却有点矜持,笑眯眯的样子跟平时说客套话有什么区别!

黄少天简直觉得自己交友不慎。


他们又坐了半个小时,场面就开始有点混乱了,舞台上开始玩问答游戏,如果回答不出来就要抓上台被一群脱衣舞者扒衣服。

一开始还只是意思意思,渐渐的男的被扒到只剩内裤,有些放得开的姑娘内衣都被解开了,自己捂着胸前跑下台。

再然后发展到点两个人的名,如果都答不出来就要被推上去互相抚摸接吻,底下起哄叫喊得震天响,还有一群人拿出手机在拍。

这就真有点糟糕了,黄少天看了一眼喻文州,发现他竟然还是镇定自若的一脸平静,黄少天纳闷地想他到底是装的还是怎么回事,那个彭小姐对他有意思,他一点不担心自己被点到??还是他有什么特别的应对技巧??

思来想去,黄少天还是决定不惹麻烦为好,假如喻文州真被点了,这多尴尬,他也不可能看着喻文州被拽上去胡闹,毕竟是自己带他来的,而且万一的万一传到他奶奶的耳朵里,后果太美他不敢想。

“咱们先撤吧,”黄少天捅捅张佳乐,“不玩了,走走。”

张佳乐看出他的为难,也不问什么:“嗯,那走吧。”



18.


这家夜店出门斜对面就是一家地下小酒吧,一共只有一个吧台和三四张台球桌,店门是很窄的楼梯口,一般人找不到,算是黄少天没接手自己的店之前他们的秘密基地。

今天晚上依然没什么客人,有几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在另一张桌子上打台球,和刚才的夜店一比安静极了,黄少天指着他们以前习惯坐的地方给喻文州,一边冲吧台的方向喊:“郑轩,给我们几瓶酒。”

吧台后面有人懒洋洋地说:“你自己去拿吧。”

估计又在看漫画,黄少天撇撇嘴,径直走进旁边货房的小门,从冷柜里拿了几瓶啤酒出来,正好听见张佳乐跟喻文州介绍:“嗯,老板跟我们认识的,以前经常来。”

“郑轩特别懒,”黄少天用瓶起子撬开瓶盖,把酒瓶一一递过去,“现在这里的样子就跟我们当年第一次来的时候一样……你要杯子吗?”

喻文州不太习惯直接就着瓶子喝,他起身说:“我自己去拿吧。”

“其实外面也没怎么变,”方锐说,“你看他们今天玩那个游戏,我怎么记得四五年前就开始玩了,就想不出什么新的吗?”

“反正喝多了都感觉不出来。”黄少天倚坐在台球桌上,看着喻文州走回来,“幸好今天人多,彭小姐也没怎么顾得上你,她疯起来谁都拿她没办法。”

喻文州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轻轻晃着酒杯,垂着眼睛笑了笑:“我倒没觉得她看上的是我啊。”

黄少天反应了一秒他的话外音,不以为然地说:“你想太多,我跟她小学就认识了,到现在也没熟起来。”

是吗,喻文州微笑着没有再说话,黄少天跳下台球桌,拿起一旁的球杆:“方锐,来一盘?”

不来,方锐秒拒。

黄少天啧了一声,看看张佳乐,又看向喻文州:“你会吗?”

不会,喻文州说。

方锐在旁边怪声怪调的:“喻老师不会,你赶紧教教人家!”

黄少天伸长球杆戳他,方锐躲过来又躲过去,喻文州笑着站起身,也拿起一支球杆:“那你教教我吧。”

黄少天瞥了眼坏笑的方锐和张佳乐,拉着喻文州走到球桌的另一头:“走走我们去那边。”


张佳乐和方锐留在椅子上坐着,看了一会,方锐碰碰张佳乐,小声说:“他们俩这是搞上了吗?”

张佳乐犹豫了一下:“……没有吧,我觉得没有,要是有什么少天肯定跟我们说了。”

哦,方锐看着那边说说笑笑的两个人,又过了五分钟,他郁闷地说:“这还叫没搞上?我受不了,我要瞎了,我要回去看漂亮妹妹跳舞。”

张佳乐却没理他,过了几秒,他压低声音说:“你说我要不要提醒一下少天。”

“我说不好,”方锐挠挠脸,“你看着办吧。”

要你何用啊!张佳乐瞪他。

哎我觉得……方锐没底气:“喻文州套路太深,玩不过他,而且黄少看起来也没什么不愿意的,喻文州最近出场率不要太高。”

“就是喻文州套路深我才想提醒少天,”张佳乐把那小小一枚啤酒盖用拇指弹起来又接住,反复玩了几次,“但他现在还没挑明我也有点不好说。”

方锐想了想:“这个的确有点麻烦,毕竟他是老太太官方指定的么,非要假戏真做好像也占着理。”

“你也别太担心,黄少什么没见过,”方锐安慰他,“去年那个小明星你忘了?”

说起那个,张佳乐也笑起来,那个明星其实身段不算小了,又处在上升期,不知道怎么对黄少天动了真情,追得很紧。而且对方最初不清楚黄少天的家底,还想靠钱取悦他,被大家笑了很久。

但是说实话,正因为他不知道,当时做的那些事情都挺感人的,是实实在在对黄少天好,毕竟一般人知道黄少天条件优渥,讨好他的时候多少都有点贪图物质的感觉。

黄少天在感情方面很主动,都是挑自己看上的,说起追人手段一套一套,反过来却不喜欢被人死缠烂打,他其实有点心软,见不得别人在他面前可怜兮兮的,他曾经跟张佳乐说,你别以为女孩子哭是最可怕的,男的在你面前哭更可怕!

到最后黄少天只能跟那个人摊开了说,他说这个跟性别没关系,我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你,换成姑娘我也不会答应的,你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大家都是男的,闹得太难看不好。


但是喻文州跟那些情况又不一样,张佳乐觉得,普通人不论男女,在黄少天面前总有点被他的光芒遮住了,因为他表面上什么都不缺,也不求人,那些人讨好起黄少天,莫名就矮了一截。

然而喻文州从一开始黄少天处处为难他的时候一直没软化过,到了现在却绝口不提黄少天曾经为难过他,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这种心态就没几个人能做得到。

再就是张佳乐和方锐共同的感受,被喻文州看上一眼,好像自己的想法全被看透了,可是谁也看不出喻文州在想什么。

虽说黄少天有多聪明张佳乐是最清楚的,不过他觉得黄少天这次真要遇到对手了。他们家那位老太太,人精中的人精,都顶着把黄少天掰弯的风险,怎么也不可能挑个俗人给他。

老佛爷怎么想的张佳乐不了解,黄少天的性格他还是了解一些,黄少天目前应该还没有搞基的想法,说实话,要弯早弯了,以前遇到的那些人虽然没有喻文州这么好,差不多好的可不少。

问题是喻文州看上去特别有耐心,他要是死活不表白,张佳乐说点什么岂不是变成讲闲话的了。

但是不说吧……张佳乐很明白方锐的郁闷,他们为什么要在这看那两个人故作清白的打情骂俏??被喻文州那种带笑的眼神看,黄少天一点没觉得肉麻??

张佳乐觉得黄少天也有点被猪油蒙心了。


“为什么我总觉得他们两个在笑话我们?”

喻文州低声问。

“别理他们,两个菜鸟。”黄少天不耐烦地咕哝,弯下腰,啪的一声,红球被准确撞进球袋里。

喻文州倚着球桌,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笑了笑:“你以前经常用这招追姑娘?嗯?教台球?”

黄少天耳朵有点红了,掩饰着尴尬,眼睛一直盯着桌上分散的球走过来走过去,有些含糊地说:“教这个免不了的,怎么摆姿势,怎么看球,之类之类的,我刚才教你不也是这样吗!”

喻文州却说:“我可没感觉到什么暧昧,你要是有心玩花样肯定不止这些吧?”

“……”黄少天恼怒地瞪他,“别猜了!快点,你过来试试这个球,就按照我刚才教你的方法!”

喻文州照他说的低腰架好球杆,抬起眼睛看着面前的蓝球,光影使他的眼睫毛显得又密又弯,眼睛像水纹中的黑卵石,非常多情。黄少天在心里嘀咕喻文州要是想撩谁都不需要费劲搞什么教学,真占便宜,一边伸手拨了拨他的手指调整角度:“对就这个方向……”

喻文州右手握着球杆打出去,可能是巧克粉不够或者他没掌握好,虽然击中却滑了一下,蓝球慢悠悠地往前滚啊滚,最后终于掉进袋子里。

不错不错!黄少天积极地给予肯定。

“是老师教的好。”喻文州很给面子,笑眯眯地说,走过去将蓝球拿出来,重新摆在桌面。

黄少天抱着球杆看他的动作,突然问:“你那天买蛋糕排了多长时间?”

嗯?喻文州想了想:“没多久,那天上午去找客户,正好在蛋糕店附近,我就顺便买了。好吃吗?”

“好吃!”黄少天感叹,“为什么我就做不出来。”

衬衫袖子有些松了,喻文州重新挽了挽,说:“我还顺便问了一下蛋糕店的师傅,我说我朋友试了很多种方法都做不出你们这个味道,他很热心跟我说了一堆注意事项,但我不知道你们那些厨房专业术语,没怎么记住,我就跟他说下次让你自己来问他。”

“真的吗??”黄少天一脸惊喜,眼睛都亮了。他转而又有点犹豫,“哎哎这样不好吧毕竟算是商业机密……”

“你可以去试试,我觉得喜欢做蛋糕的人看到喜欢做蛋糕的人应该会很高兴的。”

喻文州微笑着说。




11 Jun 2016
 
评论(63)
 
热度(1344)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