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花好月圆】16

16.


“什么光合作用……”黄少天在河堤上找了块整齐的草地,直接躺下去,“不就是晒晒太阳。”

喻文州笑吟吟的没说话,在他旁边坐下来。

你这是老年人的消遣方法!黄少天还在念叨。

这是公园里一条长长窄窄的人工河,水没什么特别,但是两岸铺满青草绿树的河堤非常受欢迎,天气好的时候总有很多人来散步玩闹。

现在快到晚饭时间,还不太拥挤,等到七八点,晚风吹霞,黄少天想躺都躺不下来。

“我喜欢这种热闹的地方,”黄少天用右手垫在脑后,小声说,“人来人往的,听见他们说话聊天的声音,觉得很踏实。”

他有典型的都市依赖症,渴望交流,又对生活满怀热忱,不仅是他需要各式各样的同伴,群体中也非常需要他这样的能量体。

喻文州低头看他此时的脸,在夕阳下闭着眼睛,像打盹的小豹子,卸掉了警惕和攻击性,神情非常放松。喻文州并不在意人的身份背景,但是那天晚上站在舞台上的黄少天,确实闪耀得有些遥远,而当他在喻文州的家里窝在沙发上睡觉,或者团团转地洗菜生火,或者现在情绪低迷地躺在他身边,又散发着强烈的生活感,真实而盎然。

不管哪一种,喻文州都觉得很好,这个评价有点盲目了,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吸入了某个磁场,不论走到哪,所有的指针都指着同一个方向。


“你怎么不说话?”黄少天突然睁开眼睛,侧过头看他,“你不是应该说点什么心灵鸡汤开导开导我吗。”

喻文州笑了:“让你失望了,你也知道我厨艺很差。”

黄少天哼哼一声:“别骗我,你脸上就写了专业解决烦恼这几个字。”

喻文州诚实地说:“我没有那么厉害,不是什么都会,有时候大家只是需要有人把那些话说给他们听。”

“那你觉得我现在需要听什么?”黄少天考验般地看他。

“董事长年纪大了,要慢慢调养,”喻文州迎着他的目光,温声说,“别给自己太大压力。”

黄少天移开视线,转向另一侧,有些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眼睛似的。过了一会,他才叹了口气,低声说:“我讨厌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哪怕发现什么都做不了,也不想承认,不能让别人发现。”

平时张牙舞爪的,实际上脸皮很薄,喻文州笑起来:“那现在被我看见了,怎么办。”

“……把你做掉!”黄少天转回头,恶狠狠地看他,“识相的话就赶紧说几件你丢人的事情让我听听!”

这个么……喻文州露出沉吟的表情,黄少天等了一会,不甘心地提高声音:“你就没有过丢人的事吗?摔跟头?走错厕所?情书被老师发现??算了看你就是从小到大的三好学生,永远都是对的,所以我当初才看你不顺眼……”


黄少天举的例子反而都算不上什么丢人,但谁的人生中没有几次伤心,不甘,愤懑和难堪呢。喻文州想了想,说:“我刚来集团上班的时候,没什么特别擅长的事情,同样是刚毕业的学生,同事里倒是有不少显眼的,家里条件好,东西学得很快,或者特别会和领导来往。”

“和他们相比,我确实有些普通,”喻文州说,“当时我们部门的经理跟你一样,也不太喜欢我,做市场的,还是性格外向的人比较有优势。”

黄少天得意地插嘴:“比如我这样的。”

“比如你这样的。”喻文州笑着看了他一眼,“但我那个时候也有点年轻气盛,一直觉得自己可以做到,虽然他们不看好我。经理找了我几次想把我调到二线部门,我不同意,关系就闹得更僵了。”

“我知道啦!”黄少天一下翻过身,眼睛明亮地盯着他,“然后你就被我奶奶发现了,迅速加薪升职,从此走上高富帅道路!那个经理也变成了你的手下,剧本都是这么写的。”

喻文州笑起来,说:“可惜当时写剧本的不是你。那种状态持续了两年,后来经理升上去了,我慢慢攒了一些客户,工作上的事情也比较熟悉,掌握到窍门就顺利很多。再之后开新人培训,人事那边让我去帮忙,偶尔开会董事长也参加,大概是从那时候开始跟她说上话的。”

哦,黄少天看看他,有点犹豫地说:“你当初怎么没去人事部,像你这心思和套路也是没谁了,摆平他们分分钟的事。”

“进这个行业还是想做市场。”喻文州想了想,说,“其实我也没觉得做其它的就一定会一帆风顺,事情未必是一开始看起来怎么样就是怎么样的,现实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重要的是知道自己要往哪里走,然后坚持下去。”

“这个我同意,”黄少天又翻了半圈,改成趴着的姿势,撑着头说,“可能运气会影响结果,但是不努力的人是没资格说这种话的,这个世界的本质是丛林法则,想要的东西就得靠自己去争取!”

好像又精神起来了,喻文州把他刘海上沾着的草屑拨下来,笑着说:“看来光合作用还是挺有效果。”

“你就拿这招骗小孩吧,”黄少天撇了他一眼,利落地一收膝盖跳起来,“主要归功于我强大的心灵!”

“走吧,”黄少天拍拍手,转身往上走,“回家回家,晚上吃顿好的。”

喻文州看着他的背影,心想,如果剧本让他来写,此处真应该有个温情的吻。



喻文州当然不是个趁虚而入的人,但黄少天的恢复能力也太快了点,回家的时候特地去楼下超市买了黄油和苏打粉,说买不到蛋糕就自己做!

现在看见他在厨房搬出一个烤箱喻文州已经是不会惊讶的了,之前只有他自己住的时候上下两排橱柜几乎都是空的,此时不用看也知道已经塞得满满当当。

黄少天一边在厨房忙碌,一边打开电视弄些声音背景,喻文州和同事群里的人聊着下个月的旅游活动,顺便也跟着看了一会那个电视剧,都市题材,一群年轻演员在餐厅里嬉笑怒骂,喻文州几乎都不认识。

黄少天把蛋糕放进烤箱,洗了洗手也回到沙发上坐着,感兴趣地追问:“进展到哪儿了?他们在一起没有?”

喻文州就自己看见的跟他讲了一下,黄少天疑惑地说:“我前两天看他不就喜欢上女主了么,怎么拖到现在还在暗恋。”

“大概他性格比较谨慎。”喻文州笑着说。

“那他也没采取什么行动啊,”黄少天啧啧地说,“一看就是电视剧,现实里他这样怎么可能追得到。”

是吗,喻文州慢条斯理喝了一口水:“你很有经验?”

“不能说经验丰富,但我战绩还是不错的,”黄少天颇为得意地说,“我想追的肯定能追到,机会要自己制造,不主动怎么会发生故事嘛。”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想了想,黄少天还在滔滔不绝隔空指导男主角:“你看,他这手段太差,追人最重要是’投其所好’,他自己喜欢艺术就带女主来看画展当然不行啦,他要按照人家姑娘的兴趣安排活动啊。”

“但是女主角把他当朋友,从来没往那种意思上想,”喻文州一副疑惑的样子,“这要怎么办。”

“要我说么,量变引起质变,”烤箱发出叮的一声,黄少天起身往流理台走,“虽说没感觉就是没感觉,但人的感情是很复杂的,说不定哪天就来电了。”

是啊,喻文州笑眯眯地附和,说不定哪天就来电了。

黄少天端着两个碟子放到茶几上:“你尝尝,小心有点烫,别吃完啊我还要再烤两个,你留着对比一下。”

喻文州闻着空气里甜腻的蛋糕香味,想到家里好像还有红茶,站起来说:“那我去泡点茶。”

他找到茶叶,走到水壶旁倒开水,黄少天弯腰盯着玻璃碗一脸认真地研究要倒多少糖,头发在灯光下显出漂亮的蜂蜜色。

怎么这么可爱,喻文州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嗯?黄少天回过头。

“沾上面粉了。”喻文州笑了笑,自然地说。




09 Jun 2016
 
评论(77)
 
热度(1275)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