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花好月圆】12-13

12.


所以现在黄少天要是想跟他抬杠都明着来了,反而很难让人当真,喻文州已经看透黄少天的性格,精力充沛,总得找点乐趣,就是安分不下来。

也说明黄少天已经接纳了他,他的情绪总是很直观,如果把谁当成朋友就会积极地将他们拉进自己的生活圈,光是方锐这半个月喻文州都在饭桌上和他一起吃过两次了。

但黄少天在热络的同时又有很仔细的地方,可能考虑到喻文州在本质上和他那些玩伴不是一路人,他从来不拉喻文州去那种一大堆人玩得很野的聚会,基本就是几个朋友吃吃饭聊聊天而已。

和黄少天关系好的那几个人性格都挺有意思,喻文州和他们倒是很容易就聊了起来,有次回去的路上黄少天含着糖嘀咕:“你这么会说话,你们老板应该经常带你出去吃饭吧。”

他的老板还不是黄少天家里的人,喻文州笑笑没说话,看着后视镜打灯换了个车道,听见黄少天继续说:“老太太现在是年纪大了,听说她年轻的时候比我还喜欢热闹,天天有饭局,酒量还特别好,所以不会应酬的人她都不愿意带,像你这种聪明又长得好的她就最喜欢了。”

喻文州在红灯前慢慢停下来,说:“我进集团的时候董事长好像已经检查出心脏不好,很少见她上酒桌了。”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低声说:“她的心梗是吓出来的,有一天晚上做噩梦,梦见我也在我爸妈那辆车上。”

喻文州没有说话,关上空调,轻轻将两边车窗降下来一些,外面燥热的夜风一涌而进,带着尘世间的气味,鲜活而真实。黄少天直起身,眯着眼睛把脸凑到窗边,过了一会叹了口气,声音被吹散在风中听不太清:“所以我现在觉得,过好一天算一天,能让自己高兴的事一定别糊弄。”


能让自己高兴的事一定别糊弄,黄少天的这句价值观在今天晚上贯彻得非常彻底。

今天楚云秀和戴妍琦也受到了邀请,喻文州要留在公司赶文件,她们两个一下班就过来了,没一会喻文州的微信就不断收到照片,戴妍琦一个劲地说哇黄少真是大手笔,彩带好漂亮好多帅哥美女还送礼物喻老师你快来呀!

当时喻文州只以为是戴妍琦一贯的夸张语气,等自己走进酒吧也不禁感慨起来,店内的布置和摆设丰盛而繁琐,说实话,哪怕是黄少天自己的生日都能让人理解,但对于一间酒吧来说也太奢侈,不知道的还以为今天开完明天就不开了。

不过至少黄少天做这些并不只是一种商业手段,他看上去是真的高兴,喻文州把花束送给他,笑着说:“恭喜,看来要变成餐饮业的大老板了。”

“好说好说,到时候肯定不会忘了你们。”黄少天眉开眼笑地接过花,拉住他胳膊,“这边,你们俩就坐这。”

只有他右边的两个座位是空的,喻文州坐下之后看看桌上,大部分都是见过的,和他们点头打了个招呼。黄少天随手抓了个服务生让他把花放到后面休息室,拎过桌子中间的礼品袋给喻文州:“喏。”

还真是面面俱到,喻文州一边拆绳子一边问:“云秀和小戴呢?”

“她们俩想看表演,”黄少天说,“我让她们坐舞台正对面去了。”

喻文州笑着说:“黄总一直在抱怨你怎么没请他。”

黄少天撇撇嘴,不以为意:“今天晚上这么乱我也不能让他们来吧,他就是说说,在他眼里我搞这些一直是过家家。”

喻文州打开礼品袋,发现除了一些糖果点心之外还有一小瓶300毫升的鸡尾酒,他拿出来看看:“这是你们VIP的那个?”

对啊,黄少天很得意:“准备上菜单了,今天人手一份打打广告。”

喻文州笑眯眯地说:“能不能再给我一瓶?”

“你那么喜欢吗?”黄少天愣了一下,之前看喻文州很少喝酒。桌上还剩一份礼品是他自己的,他就把那袋拎给喻文州,“给给给。”

喻文州说:“李轩很喜欢这个,我送一瓶给他。”

其实喻文州想着张新杰也喜欢这个,但一次多要两瓶不太好,到时候把自己这份送他就行了。没想到黄少天听到是要送李轩,伸手把袋子抢回去:“不行,不给他,他太八卦,还想笑话我。”

喻文州哭笑不得,按住他的手:“别闹,你计较这个干什么……”

两个人还在拉扯不清,舞台上突然想起一阵强烈的鼓声,四周的灯光都集中过去,一个似乎是主持人的姑娘走出来,拿着话筒说:“晚上好!欢迎大家今天来到这里……”


黄少天作为老板,自己也上台说了一段话。他今天穿了白衬衫和收腰的马甲,头发仔细抓过,胸前口袋折着一小块方巾,和平时有点不一样,颇有种凌厉的贵气。

不得不说成长环境在此时就体现了出来,黄少天明显对这种场合经验丰富,很知道怎么去控制气氛,吸引所有人的目光,轻快的玩笑,挑眉的神情,在光采中漂亮得像把利刃,非常有魅力。

这一刻喻文州仿佛回到了他第一次看见黄少天的时候,站在纯旁观者的角度,拉开距离,才再一次看清他的醒目。

黄少天讲完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有个年轻的小姑娘蹬蹬蹬跑到台下给他献花,满座宾客大笑着起哄,黄少天也丝毫不见羞赧,落落大方接过花,还非常绅士地亲了一下她的手背,喻文州邻座那些姑娘们的尖叫声都快把桌子掀翻了。

黄少天真的很适合出风头,喻文州笑着看他走下台,走回他们这一桌,脸上还带着得意而狡黠的神采。大家纷纷起身给他鼓掌,有人打趣说黄少的稿子背了好几天吧?

一边儿去,黄少天拿起装着冰块的酒杯喝了一口,笑嘻嘻地说:“好的表演完了,要是我待会喝醉出洋相你们可别笑我!”


今晚安排的节目很多,除了歌曲舞蹈,还穿插着游戏和抽奖。抽奖号是一开始就每桌按人数放在中央盒子里的,人到齐了再一起摸,黄少天加重语气,这是为了防止内部人员黑箱!

听他这么说,喻文州以为他是希望把奖品留给客人,谁知道准备开奖的时候,黄少天突然要过张佳乐的号码,又来要喻文州的。

“这是干什么……”喻文州迷惑地把号码给他。

“抽啊!”黄少天兴致勃勃地说,“我看你这么两袖清风肯定不在乎奖品对吧,张佳乐嘛反正他也抽不中不如给我!”

他还想要方锐的,方锐不给他,嘴上喊:“你别想了!哪有老板自己中奖的!”

喻文州也没明白,这些奖品无非是几个苹果产品,小型家电,运动器材,消费卷之类的,不知道是不是黄少天自己掏腰包,就算不是他出钱,黄少天怎么会缺这种东西。

“你不懂!”黄少天喜滋滋的:“抽奖是一种运气的象征!是彩头!哪怕五块钱也值得高兴啊!”

这种高兴,诚然喻文州是懂的,但是也太幼稚……

他理智地说:“那你一个人拿三张不是占便宜吗,这也不能说明你比别人运气好。”

“你站哪边的!”黄少天恼怒地瞪他,“还能不能玩了!”

方锐在旁边乐得拍桌子,还煽风点火:“对对,喻老师你赶紧说说他,他就是总耍小聪明……”

感觉两边隔着他都快挠起来了,喻文州连忙转移黄少天的注意力:“好像要开始了,是主持人抽吗?”



13.


结果一个都没有中,当然,正如方锐所说,没有老板自己中奖的,就算中了也不可能给黄少天礼物,想必他根本不在乎这个。

抽奖之后,借着群众的热烈气氛,那个黄少天极力推荐的重头戏舞蹈就登场了。

灯光瞬间变暗,再亮起来的时候现场一片惊呼,主舞台和周围临时搭起的延伸台上一共出现了二三十个男男女女,穿着银白色的连体紧身衣,身体线条一览无余,胸口后背腿上各有几道或镂空或蕾丝的长条,脸上化着夸张浓重的彩妆,显得非常性感,又有点行为艺术的味道。

“就这个就这个!”黄少天一边跟着大家鼓掌,压低声音提醒他们。

等到音乐响起,台上的舞者们一起躁动起来,他们的肢体很柔软,动作却非常有力量,摇摆,跳跃,甩头,配合节奏鲜明的鼓声和不停闪烁的灯光,让观众们一瞬间就激动不已,尖叫声和拍照的闪光灯此起彼伏。

渐渐的他们都回到了中央舞台,音乐转而迷离,有几对男女组成了搭档,姿势和互动也变得非常露骨,但因为他们的动作都准确跟着节奏停顿或移动,舞蹈性很强,反倒呈现出一种别样格调的情色。

这种气氛对于深夜的酒吧来说再适合不过,人的种种欲念,不过酒色财气四个字罢了,那些蠢蠢欲动的世俗杂念在空气中发酵,煽染,喻文州不经意间移动了下视线,看到好几对情侣在阴影中沉迷拥吻,仿佛忽然就置身在了伊甸园。

下一秒音乐重新热烈起来,所有舞者排成队列,整齐地跳着统一舞步,鼓点越来越快,场内观众配合着鼓掌喊叫,兴奋点堆得越来越高,最后在一个高音曳然而止,灯光啪的大亮,所有人停了一瞬,再次疯狂地叫好,掌声如雷鸣暴雨,方锐还吹了个响亮的口哨。

“怎么样,这个可以吧!”黄少天得意地说。

大家纷纷表示真的很棒,方锐却哀叹:“这表演有毒,看完这个我好寂寞啊,我要脱团!……我搭讪去了!”

说完他竟然端着酒杯就溜进了人群中,至于吗,喻文州好笑地看着他的背影,发现周围也变得乱糟糟的,舞台上的节目似乎告一段落,DJ接管了音乐,灯光也一闪一闪的,不少人开始聊天,走动,舞池中有人跳舞,变成了平常酒吧的样子。

喻文州大概能理解,人们的情绪已经被刚才那个表演刺激到了一个兴奋度,从开场到现在两个小时,该醉的都醉了,还醒着的可能也正要放开了喝。旁边有人大声打招呼,喻文州转过头,是黄少天的朋友过来敬酒,看起来夜晚才刚刚开始,他起身让出位置,向洗手间走去。


从洗手间出来,喻文州在四处转了转,到处都是人,中途遇到楚云秀和戴妍琦,就在她们桌坐了一会。原来今天楚云秀还拉了苏沐橙过来,苏沐橙在一群浓妆艳抹的夜店妆里不要太显眼,就喻文州坐下的短短二十分钟,搭讪的人基本没断过。

戴妍琦可能喝得不少,不客气地说:“真不懂这些男人,他们看见喻老师这样的坐在这还好意思过来。”

楚云秀就世面见多了,懒洋洋地说:“他们都是天上掉馅饼的心态,万一有机会呢,缘分这种事说不定啊。”

喻文州笑了:“你最近又找到新的电视剧了?”

“之前那个她CP站错队了,”苏沐橙笑吟吟地说,“撂狠话说要三个月不看新的。”

提及伤心事,楚云秀辛酸地抱住苏沐橙嘤嘤嘤,苏沐橙柔声安慰她,不知道说了句什么两个人又笑成一团。这些姑娘们啊变脸比翻书快多了,喻文州感慨着看了看表,说:“时间不早了,你们差不多就回去吧。”

嗯,楚云秀直起身捶了锤腰:“现在年纪大啦,宿醉真心折腾不起。”

“喻老师你也要走了吗?”戴妍琦问。

“还没有,”喻文州说,“我先跟少天打声招呼。”

也不知道他哪个字讲得不对,三位姑娘一起露出某种佛曰不可说啊不可说的表情,喻文州滴水不漏地微笑了一下,站起身:“那你们路上小心。”


回到他自己的那桌,只剩两三个人,黄少天张佳乐方锐统统不见了踪影。喻文州坐下来,收拾了一下之前吃完的点心盘子,给自己重新倒了一杯酒。

其实他的酒量一般,很少喝醉是因为他比较克制,对喻文州来说酒精只是恰当的调剂品,他没什么需要靠买醉来宣泄的情绪。

此刻他的心情不错,或者说黄少天店里调的这个酒确实不错,在这种人声鼎沸却没有人打扰他的环境下反而很能放松,反正明天就是周末了。

他靠着椅背,难得放空了一会,自己都不记得想了些什么。然而,感觉没过多久,突然有人走到他身边:“那个,喻老师是吧?”

喻文州抬起头,是一男一女,但他都没有印象。那个男的主动说:“哦,我是之前听黄少介绍的。”

你好,喻文州礼貌地站起身。

“是这样,”那个男的笑着说,“黄少的朋友嘛就是我的朋友,大家以后肯定经常一起玩了,我刚才看你一个人在这,就想来打个招呼。”

喻文州笑了笑,和他讲了几句常见的客套话,没有太认真,因为显然这个人已经喝多了,舌头不怎么利索,加上周围又比较吵,好几次他都没怎么听清楚。

“这是我妹妹,”对方突然拉过旁边的姑娘,“我也不绕圈子,她注意你一个晚上了,但是又不好意思找你,我这个当哥的,自然要替她说话……”

喻文州看向那个小姑娘,化着很鲜艳的妆,还是能看出年纪比较小,喻文州觉得不会超过二十岁,眼神遇上喻文州的非常害羞,闪烁个不停。

“……麻烦你给她个电话,认识一下看看,”这个哥哥还在说,“我们干了这杯就算有交情了,大家都是黄少的朋友……”

他作势要和喻文州干了这一整杯,喻文州倒不是不能喝酒,但喝了好像很难再婉拒这个小姑娘,跟醉了的人怎么沟通。他想想还是先说:“认识一下没什么,但我现在是有喜欢的……”

那个人打断他:“不是我说,外面那些女的肯定比不上我妹妹!你还是趁早……”

突然身后伸出一只手,用手里的杯子碰了下那个人正端着的,喻文州转过头,黄少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他往后拉了下喻文州的胳膊,自己迎上去说:“人家有对象你就别惦记了,好吧?这杯酒我替他喝。”

说完他仰起头,干脆地把杯子里的酒喝了个干净。

对方似乎有些不满,但是看到黄少天也没法说什么:“哎呀,黄少你这个……”

黄少天却直接对他旁边的小姑娘说:“你哥喝多了,赶紧带他回家!你想找男朋友下次我给你介绍一个。”

那个小姑娘脸都有点红了,又瞟了喻文州一眼,拉住她哥哥:“算了哥,走吧走吧。”


看着他们离开,黄少天拉开椅子坐下来,拿过一块饼干塞进嘴里,瞅瞅喻文州:“你说你一个……”他自动消了下音,“怎么还那么招姑娘喜欢。”

喻文州轻轻喝了口酒,表示很无辜,这本来就是两码事,比如黄少天这样的,肯定也有男的会喜欢他。

“下次再遇到这种讲不通的你就直接转身走人。”

喻文州笑笑:“他一直提起你,我总要给点面子。”

“不管他们,”黄少天不假思索地说,眼神竟有点认真看他,“你不用总那么为别人想,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就行。”

酒后的话,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喻文州撑着头看他,过了一会,问,“你跟他们敬完酒了?”

“早着呢,”黄少天随口说,“才第一轮结束,他们还有一大堆要玩的,估计要到三四点才会放过我。”

喻文州将另一侧的纸蛋糕拿过来放到黄少天的盘子里,他已经知道黄少天喜欢吃甜点,说:“要不要先让厨房做点主食?”

黄少天犹豫了一下:“算了,我用这些垫垫就行,他们一般喝不过我。”

他看看喻文州:“要不你先回去吧,也快十二点了,那些人玩起来太疯,我觉得你也没兴趣。”

嗯,喻文州点头:“我待会就走。”

两个人在幽暗的灯光下静静坐了一会,远处有人喊黄少天,他转头应了一声,拿着半块蛋糕准备起身,喻文州突然伸手帮他拍了拍腰上沾着的彩带,说:“我买点宵夜放在桌上吧,你想吃什么?”

“不用,我上次做的红烧肉冰箱里还有。”黄少天站起来,过了两秒又转回来仔细盯着喻文州的脸,“你没醉吧?能找到家门吗?”

“不至于,”喻文州笑了,“你过去吧,有事给我打电话。”




02 Jun 2016
 
评论(62)
 
热度(1244)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