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花好月圆】10

10.


第二天下午喻文州在公司收到了黄少天的短信,问他晚上要不要加班。

——应该不加,怎么了?

喻文州以为他有事找自己,结果黄少天只是说,你要是能准时下班我就直接在家做饭了。

喻文州说好,不过路上可能会堵一会车。

大学以后喻文州就没再住过家里,之前交往的对象也都没有住在一起,像这样有人等着回家吃饭的感觉太久远,生疏得几乎让他晃了下神。

和黄少天相遇后的这两个月,每天总有不一样的事等着他,原本平静的生活突然就变得热闹起来,某种意义上也是奇妙。

时间一长就发现,黄少天这个人其实是很有意思的,比如今天突然做出这么热心的举动,可能有了共同敌人一下就拉近了彼此距离。喻文州知道他是想为昨晚的事情表达谢意,但等喻文州回到家,他却绝口不提,只是自然地说:“你回来的时间真巧啊,我这条鱼刚蒸好!”

仿佛真的只是随便做了一顿饭。

喻文州以为他会找些借口掩饰一下自己的脆弱,毕竟黄少天的性格非常骄傲,然而他始终没有辩白,也丝毫不怕喻文州多加评论似的。

这么一个养尊处优的人,竟能坦然面对自己的弱点,配上他那点敏感的小心思,还真有点可爱。

但是!喻文州很快清醒过来,黄少天也没有那么简单因为区区几句深夜谈心就把他当成自己人了,当然也没有了敌意,一种微妙的平衡。

血统再尊贵的猫两个月也应该养熟了吧?喻文州心想我只想有个友好共处的室友怎么就那么难。很多人都说喻文州太擅长人际关系,是不是客套话他不知道,在他试图搞定的人里黄少天还真是花费了最多精力的一个,不过他最近也慢慢找到了规律,只要顺着毛摸,小少爷还是很吃这套的。

至此喻文州老师的战术总结是,这是一条漫长而充满未知的路,无从参考,变数很多,必须培养好和队友的感情才能取得圆满胜利。

毕竟大家都是第一次相亲——他倒是被折腾得也接受这个设定了。


“对了,”黄少天夹了一筷子鸡蛋放进碗里,“还没问过,你喜欢吃什么?”

喻文州笑了笑:“我都可以。”

黄少天显得很满意:“那我就按我自己喜欢吃的做了,你要是有什么不吃的记得提前说,我不能白住你的,给房租估计你肯定不收,就带你几顿饭吧!”

喻文州一直很好奇:“你这个厨艺怎么练出来的?”

“看不出来吧,我会的多着呢!”黄少天得意地哼哼,喝了一口汤,舔舔嘴角说,“我家里是有阿姨做饭的,之前那个跟了我奶奶很长时间,后来身体不太好,我上初中又是在老城区的房子住,不想让阿姨两头跑,就开始自己学了。”

“我对吃的比较挑,”黄少天起身去拿了两个碟子扔鱼刺,“那种很多人的饭局总是拼酒,吃不好,其实我还是喜欢在家吃。”

喻文州笑起来:“我以为你喜欢热闹。”

“我是喜欢热闹,”黄少天低着头挑鱼刺,“我喜欢的东西很多,但事情也不一定都能按照我喜欢的来。”

这种话从黄少天的嘴里说出来,竟然比常人更显得寂寞,他在别人眼里明明是什么都有的。但黄少天依然是不以为意的样子,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化,喻文州咽下嘴里的饭,想了想说:“如果你想,有时间可以请你朋友过来吃饭。”

“他们几个?”黄少天笑了,“算了他们太能闹,我们家老房子那么大才够他们折腾的。”


或许世上能解决一切矛盾的终极招数就是美食,他们两个一边吃一边聊,饭菜吃完之后黄少天还变戏法似的端出两盘卤牛肉和鱿鱼丝,都是他自己做的。喻文州平时在公司里被他们喊喻老师,一是开玩笑,另一个是他看的书确实比较多,历史地理自然科学各国小说什么的都会看看,但厨艺方面知识力基本为零,黄少天这次可真在他面前狠狠秀了一把。

黄少天还拿出了两罐啤酒,冰凉的气泡喝下去特别解乏。他鄙视喻文州:“你这人太没有生活情趣,一看就是不会玩的!”

喻文州想了想李轩和张新杰,又想了想公司里其他诸位男同事,觉得自己还是可以达到二十一新世纪普通青年的平均水平,跟黄少天没法比明显是因为黄少天太突出了,资本主义啊资本主义,阶级差异都是从吃喝玩乐来体现。

喝完一瓶啤酒,看得出黄少天已经很放松了,他在椅子上动了动,往前趴在餐桌上,小声说:“我想问你个问题,如果你觉得不方便可以不回答。”

他们聊了一个晚上,喻文州的情绪也非常柔缓,他撑着头,看着黄少天笑了笑:“你说。”

黄少天犹豫了一下,还是很小心似的:“你是怎么被我奶奶发现,那个,你喜欢男的……”

憋到现在才问感觉黄少天也是不容易,喻文州笑起来,手指拨了拨筷子,慢条斯理地说:“她之前也是想给我介绍姑娘,可能老人家都特别关心这些事情,但我那个时候有对象,不想骗她,就直接跟她说了。”

哦……黄少天挠挠脸:“现在没了?”

喻文州挑眉:“嗯?”

“就是,”黄少天拎了一条鱿鱼丝咬住,看着他,“你那个对象。”

“没过多久就分了。”喻文州回忆当时的事情,笑着说,“董事长很会观察人,不知道怎么就看出来了,然后又想给我介绍,因为我以前也有过女朋友。”

“那你怎么推掉的??”黄少天突然就有了种深深的共鸣,“我跟你说我奶奶这人可轴了!像我这回这么莫名其妙的,我都根本掰不过她!”

唔……喻文州想了下:“后来好像是那个姑娘突然跟她男朋友一见钟情了?我们还没来得及见面,就没有然后了。”

“那幸亏没见着你,”黄少天撇撇嘴,“你这样的,简直就是标准七大姑八大姨想找的女婿,说不定人家姑娘也觉得你比较好,再把男朋友给甩了,这多尴尬。”

“不会,”喻文州平静地笑了笑,“感情不能看条件,喜欢上了肯定就是最好的。”

看不出来啊你还有这种觉悟,黄少天含糊地嘟囔了一句,喻文州听清了,笑着问:“你不是一直都觉得我是正经人吗。”

“正经是正经,但你这人太冷静……”黄少天又动了动,换了另一种姿势,撑着下巴说,“你都是被追的吧?我猜你根本没有过脑子一热,只觉得什么’喜欢了就是最好的’。”

难道黄少天不才是众星捧月的那个?喻文州不置可否,反问道:“你有过?”

“哎哟我经常啊,”黄少天笑嘻嘻地说,“我这么真心实意的人!”

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谁没有过几个心跳的时刻。黄少天或许比他活得更恣意一些,但喻文州认为他的本质聪明而狡猾,很难说他最后会选择什么。

“好吧好吧,作为同样被逼婚的大好青年,”黄少天拿起啤酒晃着碰了下喻文州的杯子,“祝你早日脱离苦海找到真爱。”

他停了一下,补充说,“虽然我奶奶身体好了又会折腾我们但还是祝她快点病好吧。”

嗯,喻文州笑了:“还是祝董事长身体健康。”




28 May 2016
 
评论(37)
 
热度(1148)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