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金色大街】(喻黄喻)1

终……于……还……是……忍……不……住………

写本命so 幸福QQQ



1.


喻文州轻轻推开门,卧室里还是两个小时前离开的景象,厚重的窗帘挡住白昼,昏昏暗暗像森林深处的洞穴一样。

他将窗帘拉开一条缝隙,白光争先恐后的一拥而进。

黄少天又把脸埋进被子里了,蜷成一团,只剩下毛茸茸的头发露在外面。

“少天,”喻文州坐在床沿,摸摸他的耳垂和脸颊,都睡得热乎乎的,“还不起来吗?”


没有动静。

喻文州也不着急,继续用指尖绕着他的头发。

过了一会,传出一声拖长的鼻音,整一坨被子蠕动着,黄少天蹭过来,脑袋枕上他的大腿。


“不是要吃流沙包?还去不去了。”

他们订了茶位,再不起床就要迟到了。

“去。”黄少天依旧闭着眼睛,闷闷不乐的说。

难得这么清静,喻文州仰起头,自顾自的笑起来。

黄少天却拨开他的手,嘀嘀咕咕:“你别摸,再摸又要睡着了。”

还不乐意,喻文州就收回手,顶了顶膝盖:“那快点。”

黄少天又磨蹭了一会,突然直起身体,跳下床,光脚走进浴室,配合水流响起一连串噼哩乓啷的声音。


喻文州绕过去,一把拉开窗帘。

日照和微风迎面扑来,是个晴朗的好天气。


黄少天利索的时候是真利索,刷牙洗脸换衣服,喻文州一条新闻还没看完,他已经收拾停当,站在走廊:“走吧走吧。”

喻文州关上电视,还有点惦记:“那男孩在宿舍楼底下摆了七八圈的蜡烛,也不知道告白成功没有。”

“肯定没戏,”黄少天乌鸦嘴,“越没把握的人越这么干,都是演给自己看的,估计那姑娘根本不知道他是谁……诶你带钱包吗?”

“嗯。”

“那我不带了,这裤子兜太小。”

喻文州好笑:“你有经验。”

“我有啊,”黄少天笑嘻嘻的推开门,“我当初就觉得人一多肯定瞎闹,后来不就单独约你出来了吗。”


结果在小公园的湖边,还没等黄少天开始背稿,喻文州突然亲了他一下。

黄少天一下子就毛了:“干什么干什么这是!”

他掏心掏肺准备了一个礼拜呢,夜深人静的时候简直要被自己感动的落下泪来。


“我觉得还是应该我来,”喻文州笑的耳朵有点红,“得给你个不一样的,以后从别人那都遇不到这么好的了。”


黄少天眨着眼睛。

黄少天终于说不出话了。

心跳震耳欲聋,一直麻到手指尖。

他第一次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做【输在起跑线上】…………………………


惨痛的过去不需要回想,黄少天走近车门:“诶诶,钥匙呢钥匙呢?”

“你开?”喻文州隔着车把钥匙串抛给他。

黄少天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座,系好安全带又看了看油表,挂档放手刹,车子平滑的开了出去。


周末的中午有点堵车,车流吃力的向前蠕动。

黄少天开着车窗,温暖的风吹在脸上特别舒服。

“今天天气真好。”

喻文州正好也转过头看他,黄少天长了个尖下巴,墨镜底下唇红齿白,金色的阳光打在他身上,一笑起来真是神采飞扬。

他见喻文州瞅着自己不说话,明白过来:“哎哟,觉得我特别帅吧。”

嗯,喻文州笑着去摸他的脸。

黄少天一把捉住他的手,两个人还要再闹,后面响起短促的喇叭声。

前面的车开始动了,黄少天只好悻悻放开手。


“还来得及吗,要不要给饭店打个电话?”

“没事,”喻文州说,“还有时间。”

果然拐过这个路口就不再拥堵,但是找停车位的时候又多花了点时间,最后踩着线走进饭店。

结果前台接待的服务员说不好意思人太多了,麻烦再等两分钟收拾桌子。

黄少天摆手:“没关系没关系。”

然后倚着柜台跟人家小姑娘就聊了起来,你们家哪个点心做的特别好吃,上回我来怎么没有啦,是不是换师傅啦,跟老板反应一下嘛,新菜品?行啊我等会尝尝。


喻文州插着裤子口袋看墙上的菜单和图片,那种东西也能被他看得津津有味。

直到黄少天在那边叫他:“文州。”

他回过神,跟着黄少天走进喧闹的餐厅。


要说茶市其实就是聊天的地方,仔细听听也没有什么人在高声喧哗,但就是嗡嗡嗡嗡的特别热闹。

他们两个坐在四方桌的临位,黄少天伸手去够茶壶,喻文州按住他:“等会,还没泡开。”

他把铅笔和卡单递过去,“你先点菜。”


黄少天知道自己喜欢吃什么,更知道喻文州喜欢吃什么,一般都能把两个人的份一起点完。

但他点完也还是会再推给喻文州看一遍:“喏。”

没想到喻文州今天拿过来仔细的看了一会,然后又在一个非常陌生从菜名都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的框里挑了勾。

他看见黄少天惊异的眼神,笑着说:“刚才外面看见的,尝尝。”


那个新玩意挺快就端上来了,汤不汤水不水的,里面一个皮包馅,不知道算包子还是饺子。

两个人看着它都没说话。

喻文州把它推到黄少天面前:“来。”

“你点的你怎么不吃啊!”虽然这么抱怨,黄少天还是低头咬了一口面尖。

喻文州笑着看他皱起脸,嚼了半天才费劲的咽下去,便拉过盘子就着黄少天的齿印也咬了一口。

“……是不怎么好吃。”喻文州端正的评价,“放着吧。”

“什么味儿这都,还真是说不上来。”黄少天喝了一口茶,赶紧去夹刚送上来的流沙包。


这家饭店的流沙包是黄少天一生挚爱,温情的港湾,能量之源泉。

喻文州第一次听见他发表如此感想的时候说不对吧,这不应该说的是我吗?

“别吃醋啊,你也好吃。”黄少天笑嘻嘻舔了一口他的嘴唇。

喻文州似笑非笑的揽住他,俩人又黏到一起去了。


不管怎么样,能将喻文州和流沙包左拥右抱、不是,是跟喻文州一起吃流沙包,肯定能让黄少天特别幸福。

蛋黄混着砂糖,金灿灿的流淌在舌尖上,简直一路甜进心坎里。

他吃的高兴了,手在桌子底下去挠喻文州的膝盖。

喻文州握住他的指头,卷在手心摩挲:“待会想去哪?”


今天碧空如洗,风和日丽,待在家实在可惜。

黄少天想了会:“去骑马?”

骑马是当初和大学同学旅游的时候,在某个风景区骑过,黄少天就上瘾了,后来特地拉着喻文州去找市内的马场。

慢慢养成习惯,挑天气好的时候,一年能去上几次。


嗯,喻文州说:“那待会先陪我去趟书店吧。”

行啊,黄少天点头。





04 Nov 2013
 
评论(42)
 
热度(1104)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