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清风徐来】2

2.


喻文州很少去超市买做饭的食材,尤其是肉类,真的分不太清,黄少天给他的单子上竟然还详细备注了要什么部位,什么肉适合炒,什么肉适合炖,喻文州跟在人群中排队的时候,几乎能想象得出黄少天一个清清爽爽的少年挤在若干家庭主妇中,和卖菜的师傅不停搭话的样子,有点可爱,又有点可怜。

喻文州觉得可怜的点比较特别,黄少天忙忙碌碌的,那么用心买完做完却要一个人吃,他那么喜欢说话的人,连话都没法讲了。

当了老师以后,确实见过各式各样的家庭,有些甚至喻文州都无法理解,社会上看到的大人之间往往是表象,小孩的性格人格,反而表露出他的家庭环境最真实的一面。

不过喻文州教的是高中,现在的高中生,已经非常成熟了,他们能清楚区分老师和学生的角色,某种程度上的省心,伴随着某种程度上的难以亲近。喻文州也不想经常思考这些复杂的问题,但是校领导好像觉得他沉稳冷静,最近的谈话中透露过让他跟完这届就试试做班主任的意思。


休息了两天,转眼又是周一,这天喻文州上完课,姚佳衣再次走上讲台,拿着一道练习题问他。

姚佳衣是这个班里最漂亮的女孩,不过黄少天曾经鄙视过他的无知。

“什么我们班,那是校花你知道吗?你没看她走在路上,那唰唰的回头率。”

喻文州还真没看过,当然确实是他没注意,但是他能看出来,这个小姑娘身上有种矜持的、冷美人的气质,个子也高挑,背挺得直直的,因而非常醒目。

她来问喻文州问题的时候也是很端庄的,和黄少天那种擅自跳过来踩来踩去的猫习性差远了,所以喻文州从来没觉得她对自己有什么跑偏的想法,只觉得她很认真——哪有老师不喜欢认真的学生。


这个班下节好像是体育课,给姚佳衣讲完,教室里几乎没人了,喻文州擦干净刚刚讲题在黑板画的图,一转身,看见黄少天站在讲台旁。喻文州还没开口问,他就摊开一个习题本摆在喻文州面前,指了指其中一道题目:“这个。”

……这根本就和刚才姚佳衣问的是同一道题!喻文州心里好气又好笑,看了他一眼,黄少天摆出一脸无辜的表情:“怎么了,我不能问?”

喻文州抽出一支新粉笔,拇指微微使力,从中间按断了,拿着其中半截,转过身在黑板上又画了一遍刚刚擦掉的图,一边心平气和地和他讲,线粒体,叶绿体,内质网,核糖体……

同样的话再讲一遍,无论黄少天是不是故意的,喻文州都没有半点不耐烦的样子,他放下手,侧过身问:“还有没有哪里不明白?”

黄少天竟然说:“哎,之前没注意,你手指真好看。”

喻文州不为所动地问:“题目懂了吗?”

没想到黄少天“啪”地将书合上,不以为然地说:“我本来就是懂的,谁像她那么笨。”

说完就背着手,很神气地走下了讲台。

“……”喻文州无言以对,只好再次拿起黑板擦,将刚才的图擦得干干净净。


中午临近放学,年级组开会讲期中考试的事情,说得稍微晚了些,喻文州走在被正午太阳晒得白茫茫的校道上,热得忍不住解开衬衫两颗扣子。刚走进职工宿舍区,却看见黄少天蹲在楼下的树荫里,正低头在逗一只流浪猫。

怎么中午也来了?喻文州走过去,黄少天听见脚步,抬起头看见他,眼睛里突然亮起的光采,在骄阳下竟然毫不逊色:“你回来啦!”

“还没吃饭?”喻文州打开楼道的铁门,让他走进去。

“没有,”黄少天将书包挂到左边肩膀,“张佳乐忘带手机了,要回家拿,你说他怎么总忘记带东西?我懒得出校门,你不知道,每天中午,学校附近那些吃饭的地方都挤死了!”

这种情况看起来要长此以往了,喻文州一边上楼一边想,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他要是有事不回来,黄少天难道得一直在楼下等?

到了五楼,他拿出钥匙开门,说:“不然我给你配把钥匙吧。”

“好啊!”黄少天在他身后积极地探头,“真的吗?我肯定不会弄丢的,我从来不丢东西!”

嗯,喻文州答应,丢不丢倒无所谓,黄少天要是有了钥匙,就算自己不回来,他也有个地方吃饭,反正他都是自己做的。

黄少天自顾自倒了杯水,连着喝了好几口,一边抱怨:“好热好热,这还是秋天吗!”

喻文州看见他脸上的汗,找出毛巾给他,黄少天去洗了把脸,捋了下潮湿的刘海,突然说:“不然你电话也给我一下吧!这样找你也方便点!”

喻文州报出一串数字,黄少天手指飞快在屏幕上按着,又问:“你有微信吗?”

喻文州索性把手机直接给他了,随便他怎么摆弄,自己回房间换衣服。换好出来,看见黄少天蹲在茶几旁边,面前摆着两个手机,盯得一脸神情复杂。

“怎么了?”

黄少天把手机还给他,欲言又止的:“我可没看相册,虽然我是很想看的。”

喻文州笑了,顺手揉了下他的头发,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黄少天竟也没生气,反倒盯着他观察了一会:“你好像心情不错啊?”

“校运会之后就准备期中考试了,”喻文州笑眯眯地说,“可以检查一下我的教学成果。”


黄少天的成绩似乎不错,喻文州之前没有特别关注过,此刻看他一点都不担心,反而兴致勃勃地说起校运会,问喻文州会不会去看。

有些老师对校运会不感兴趣,在那两天趁机偷懒,但喻文州并没有其它事要做,而且他自己也挺想看的。

你有要参加的项目?他问黄少天。

100米,黄少天咬着筷子回答。

喻文州点点头,黄少天看起来确实是很有爆发力的类型,然而黄少天无所谓地说:“随便跑跑,这些热门项目,基本都是体育生去表演的。”

“不过,”黄少天自顾自地得意起来,“我从小就算跑得快的,小学的时候跑步快就很受欢迎,经常有女生主动借作业给我抄!”

喻文州笑了笑没说话,黄少天打量他:“你上学的时候肯定也很受欢迎吧,我说,你真的没有女朋友吗?”

没有,喻文州坦然地说,黄少天好像很难理解,追问道:“没理由啊,为什么没有?”

喻文州拿他没办法,只好说:“之前的刚分开不久。”

……哦,这下黄少天倒带了点同情的眼神看他了,小朋友到底是天真一点,喻文州在心里叹气,其实不是刚刚分开,已经半年多了。

而且并不是女朋友。

黄少天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到他碗里,笑嘻嘻地说:“别伤心了老师,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但是你可别看上姚佳衣啊!”

这都什么跟什么,喻文州好笑:“你怎么总跟人家一个女孩子过不去。”

“我才没跟她过不去,”黄少天用筷子戳了戳碗里的米饭,过了一会,小声嘀咕,“我就是不喜欢你给她讲题的样子。”





29 Mar 2016
 
评论(78)
 
热度(693)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