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花好月圆】5

5.


从合作企业的会议室出来,戴妍琦忍不住小小欢呼了一声,被李轩按下手臂:“注意形象。”

戴妍琦咳了下,故作镇静地嗒嗒嗒踩着高跟鞋,一边小声说:“你不激动?我才不信!我都记不清为这个项目熬多少次夜了,你看看我黑眼圈,三层粉都遮不住!”

李轩说:“都花了这么大功夫更得把逼格装完啊,人家还在后面看着呢。”

戴妍琦斜眼他:“虚伪,喻老师怎么不装?”

“一看你就是年轻,”李轩啧啧,“这端着的本事都是跟他学的。”

电梯来了,喻文州笑着按住按钮,示意他们先进。

电梯门徐徐合上,戴妍琦彻底放松下来,表情都没了那股机灵劲,倚着厢壁发呆。喻文州看看她,笑了笑说:“小戴辛苦了。”

戴妍琦立即直起身,笑嘻嘻地说:“领导过奖了,不辛苦不辛苦。”

李轩说:“哎,仔细一看,你黑眼圈确实挺严重的。”

戴妍琦立即换了脸色瞪他:“你别说话!”

“行了不逗你了,”李轩挥挥手让她继续放空,转头问喻文州,“晚上去喝一杯吗?”

“好,”喻文州按按额头,“这段时间我也挺累的。”

他疲倦的原因公私都有,李轩清楚,因为戴妍琦在便没有多问,只是说:“那我待会问问新杰,上次咱们俩都放他鸽子了,赶紧补上。”

哇,戴妍琦惊讶:“你们竟然敢放新杰大大的鸽子。”

“是啊,”李轩又开始胡说,“后来我每次遇见他都觉得他眼镜蹭蹭地反光。”


说来有点意思,喻文州这些天常常加班,早出晚归,他暂时不太清楚黄少天在做什么行业,或者什么都不做,总之黄少天的作息跟他几乎相反,从不早起,夜不归宿,因此两个人在家里共处的时间没有多少。

即便如此,这样的日子对喻文州来说还是有些不容易。他一个人住久了,心里那个闭阖的安静的空间难以打破,李轩说他太理智,喻文州倒认为自己其实是普通人,世上哪有真的滴水不漏呢,只是觉得不需要给别人看见。

当然黄少天的教养不错,喻文州觉得他像一只血统高贵的猫,看得出他对生活质量颇为讲究,吃的用的绝不含糊,还有暖黄色的座灯,滴入精油的加湿器,随处可见的毛毯靠枕,还有一堆没什么用处单纯用来占地方的杂物,渐渐把原本有些冷清的公寓改造得满是人间烟火,凭空就有了几分家的样子。

谈不上喜欢讨厌,曾经有人问过喻文州,是不是东西一定要像强迫症那样摆着,一丝不苟,喻文州心想你问错人了,那是张新杰的习惯,他自己反而丝毫不在乎这些,只不过是个住的地方。

只不过是个住的地方,所以伴随黄少天而来的那些变动都不重要,只有一件事让喻文州有些为难——他发现黄少天格外钟情于在客厅里睡觉。

喻文州没有走进过黄少天的房间,似乎黄少天自己也只是把卧室当做储存室来用,然后花了大把时间占据在客厅里,玩玩电脑,看看电视,时不时还能闻到一些食物的香味。

他没有弄出什么影响到喻文州的声音,但喻文州每次经过客厅都会和他打个照面,黄少天不像在外面那么热络,对他基本是冷处理,有时候两个人的视线都对上了,喻文州甚至能感觉到他带着探究和提防的打量,光明正大在他身上转了个圈,然后又低头回到笔记本的屏幕上。

然而并不吭声,简直连客套都省了。

他们之间确实无话可说,喻文州想想就有些好笑,无论是自己还是黄少天,肯定都能从外人嘴里得到一句“能说会道”的评价,谁会想到他们共同生活在一个屋檐底下,竟然这样寥寥无声。


“你们俩是不是上辈子结仇了?”

听完他简单的叙述,李轩咬着根烟问。

“难说,”喻文州笑了,“以前我不信这些,现在想想,可能真的有天生的冤家。”

李轩带他们来的这件酒吧装修做得精致,气氛也不错,私下和朋友待在一起喻文州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开起玩笑就不怎么讲究。

“其实我对黄少的印象还是可以的,”李轩说,“那些富贵人家你们也知道,怎么混蛋的都有,相比之下黄少就是脾气比较挑,大事上不会含糊。”

喻文州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心平气和地说:“我没说他不好,如果他是个坏人,事情要简单多了。”

张新杰一本正经补刀:“说不定他也是这么想你的。”

一句话说得三个人都笑了,李轩弹了下烟灰:“你别说,咱们觉得小少爷是没事瞎折腾,人家可能还觉得你蓄意抱太后大腿,想趁机往上爬呢。”

“他已经把这个怀疑写在脸上了,”喻文州不在意地笑笑,“人之常情,其实我没立场说他。”

说到底还是“信任”两个字,但他和黄少天突然从陌生人被硬凑成一对,心不甘情不愿的,只好演戏。

既然是演戏,又何来相信,黄少天这样哄骗老人的做法,喻文州确实很不认可,然而他自己也说不出实话,一边当着共犯一边故作清高,比黄少天还不如。

“你就是认真,”李轩劝他,“说实话,这其实是人家的家务事,你一个外人,配合一下就行了,这场戏你推了他们也会找别人,别人都比你差远了,万一把太后气坏身体,你不得后悔死?”

喻文州的酒杯握在手里,慢慢晃了晃,平静地说:“你这种消极的说法安慰不了我。”

李轩干脆掐灭了烟,点点桌子:“我给你指条明路!”

喻文州笑了:“你不用说了,我不听。”

我草,李轩愣了一下:“就算你会读心术,也得给我个表现的机会啊,说不定新杰还想听呢!”

“不用,”张新杰说,“我也知道你要说什么。”

李轩一阵无言,摆摆手:“跟你们俩简直没法做朋友。”

“下次再给你表现的机会。”喻文州笑眯眯地,还要再说什么,突然有个服务生走过来,将端盘上的三杯酒一一放在他们桌上。

“您好,先生,”他说,“这是我们老板送的。”

三个人都感到很意外,李轩探身问:“你们老板是哪位?”

服务生示意了一下吧台上方的二层,他们顺着看过去,竟然看见黄少天靠在栏杆上,似笑非笑的,冲着他们举了举杯。


这简直太震惊了,他们只好客气地远远跟黄少天点了下头,等服务生离开,喻文州皱眉问李轩:“你这是故意的?”

李轩冤枉极了:“我真不知道!我就是之前来过两次觉得这地方不错……我记得别人提过这家店的老板,当时说的不是黄少啊。”

“最开始不是,”没想到张新杰开口说,“也是他们那个圈子里的一个富二代,年初出国了,黄少才接手的。”

我去,李轩睁大眼睛:“你知道?那你刚才不说!”

张新杰一脸淡定:“我以为你知道才带我们来的,不过我没想到黄少会待在这里看店。”

大意了!李轩端起刚刚送上来的酒杯,眼睛看看张新杰,又看看喻文州,难得看见喻文州有些为难的样子,李轩心里想笑,硬是憋了回去:“那现在怎么办……哎这个酒挺有意思,他们私藏的吧?”

“你也是心宽,”喻文州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我去跟他打个招呼吧。”

李轩转过头去看了看二楼那块区域,之前没见人上去过,现在想来应该是留给他们自己人玩的地方,粗略扫一眼大概有十几个年轻男女,张牙舞爪的一群土豪,他对喻文州说:“那些人都挺难搞的,说话可能不好听,你冷静点啊。”

喻文州笑着看他:“还有比我更冷静的人吗。”

“这时候倒是犀利起来了……”李轩目送他穿过热闹的内场,顺着吧台另一侧的楼梯向上走,再转个弯,出现在黄少天身边。

“你说他能行吗?”李轩问,“要不要过去救场啊?”

张新杰说:“黄少不就是想欺负一下他,这种小学生的把戏能有什么。”

李轩看他喝了一口酒,连忙问:“怎么样,这个酒是不是挺好的。”

嗯,张新杰低头看看杯子:“等文州搞定了黄少,以后就可以一直点这个喝。”

“……你这人真是,”李轩冲他比了下大拇指,“服。”





09 Mar 2016
 
评论(64)
 
热度(1300)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