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山海经】1

1.



正是傍晚用饭的时候,小小一个酒楼坐满了食客,四处充满了热气腾腾的香味,尤其是面前这盘卤牛肉,黄少天用余光瞥了又瞥,肚子悄悄响了一声。

自己的面怎么还没上来!他有些焦躁地看了眼楼梯,没想到楼梯口真的冒出店小二的帽子,端着食盘蹬蹬蹬地快步出现。

我的……我的……我的我的……黄少天盯着他手上那几个碗碟,心里跟念经似的,看着他送了几桌,最后终于朝自己这边走来,将一晚葱香扑鼻的阳春面放在他面前。

“客官您的面!”

“好好,谢谢谢谢!”

黄少天先捧起碗喝了口汤,咂了下被烫着的舌头,拿起筷子大口吃起来。


不一会,面已经少了一半,黄少天直起身,按按肚子换了另一条腿翘着,饿劲缓过来之后,不免开始动别的心思。

要说这阳春面,清香是真的清香,素也是真的素,捞来捞去,除了面就只有那么几片葱油花,实在不解馋。

黄少天咬着筷子,忍不住又往面前那盘卤牛肉上瞟。

不知是他神色太明显还是怎么,旁边坐着的客人突然伸出手,将盘子往他面前推了推。黄少天愣了一下,抬眼看他,那青年笑了笑,说:“我觉得这牛肉很有滋味,你若是不嫌弃,也来尝一尝。”

哎哎,他们本来只是拼桌,黄少天有点羞耻又尴尬:“不用不用,这怎么好意思!”

青年笑吟吟的,脾气很好的样子:“没关系,我进来是想找地方坐会,也有些吃不下了。”

这人衣衫素净,相貌清秀,此时在黄少天眼里却像仙人般泛着金光。既然他这样好心,黄少天便不再推托,干脆地道了谢,夹起一块牛肉放进嘴里。

“……唔!这个这个,这店里的师傅手艺真不错!”


黄少天终于吃上了肉,心里十分感动,嘴上跟着连连称赞。那青年不以为意,端起杯子慢条斯理地喝茶,黄少天对他很有好感,吃着吃着便话多了起来:“实不相瞒,我刚到这城里,钱袋就被人摸走啦!从昨夜开始就没吃东西,又遇上下雨,真是倒霉!翻遍全身上下好不容易找出十文钱,才想来吃一碗面,你这简直是雪中送炭,等我找回钱袋一定请你去最好的酒楼!”

“区区小事。”那青年笑了,并不在意的样子,而后想了想说,“这两日时值邻国使者觐见,官府似乎忙得很,你若是去报官,他们未必有时间帮你抓贼。”

“不碍事不碍事,”黄少天低头吃着面,有些含糊地说,“我这里有几个朋友,找他们帮忙,应该很快就能找回我的包袱了。”

他咽下面,舔舔嘴唇,有些不甘心地向青年解释:“我平时都是很仔细的,昨日确实是赶路累了,不小心打了个盹,不然怎么可能让那种小把戏得逞。”

“出门在外,麻烦也是难免。”青年温和地说。


吃完面,那青年主动将两个人的饭钱都给了,这下黄少天真的非常不好意思,对方开玩笑说:“反正等你找回钱袋要请我去酒楼了。”

黄少天斩钉截铁地说:“一定一定!”

他问了这年轻人名字,说是姓喻,叫做喻文州,同样途径此地,住在城南的客栈。

黄少天也报了自己名字,他接下去要找朋友问问消息,喻文州要回客栈,两个人便在面馆前分开了。

黄少天看他走远,转身往另一边走。

他两手空空,一边走一边张望着市井中的热闹,很是漫不经心的样子,看不出半点丢东西的着急。今日天色有些阴沉,他抬头看看,正巧空中飞过几只灰鸽,扑棱着翅膀,黄少天停住脚步,懒洋洋打了个哈欠,拐向右边那条小路。


这样一直走到了临近郊外的地方,路边有座荒废的旧庙,黄少天径自走进去,里面十分昏暗,案几和柱子的油彩已经剥落了,露出里面斑驳的木料,他踢了踢缠在脚上的几根枯草,暗处有人小声说:“黄少。”

“东西找回来了吗?”黄少天问。

“找到了。”那人走到他身边,恭敬地双手递上黄少天的包袱。

黄少天接过来,在手里掂了掂,似乎是没少什么,便没有拆开看。其实里面就是几件寻常的衣服和钱袋,并不重要,黄少天只是咽不下这口气,他转头问:“你们揍他没有?”

那人有些迟疑:“只是略施惩戒,嗯,毕竟是凡人……”

“凡人又怎么样!凡人才应该给他点教训,真是无法无天,我的东西也敢偷!”黄少天生气地嚷嚷,“这要是那些老百姓的全身家当,不就等于逼出人命了吗!”

面前的人低头缩肩,任他发脾气,一句话都不敢说。

“行行行,”黄少天挥挥手,“这次谢谢你们啊,就这样吧,这天气看起来要下雨,我得去找个住的地方。”

他转身往门口走,那人在后面小心翼翼地叫他:“黄少……”

“还有什么?”黄少天回过头,打量一下他的神情,“郑轩有话让你带?”

“上仙说,如今情形不容乐观,希望黄少能加紧行程……”

“知道了知道了,”黄少天有些不耐烦,“他以为我不想快吗?赶路可是很累的!真受不了,区区几只妖怪都打不过,天庭也是没救了……”

短短几句,听在那只小鸽子耳朵里字字要命,简直觉得下一刻就要有雷劈了这间破庙。他哆嗦着不敢吭声,敬畏地看着黄少天一路念叨出去,背影消失在外面灰蒙的晚霞中。



黄少天在城里逛了几圈,已经月挂枝头,几家客栈竟然都满了。他倒不是真的缺地方睡觉,只是很想洗个热水澡。他是最不喜欢雨水的,偏偏时值梅雨季节,昨日淅淅沥沥地下了一整夜,他又没有银两,随便找个无人注意的库房窝着,浑身都要长霉了似的不舒服。

坏消息说来就来,黄少天走着走着,天空开始落下冰凉雨丝,他哀叹一声,看见路边有一家还没关门的小吃店便走进去,没想到店小二说他们家会做此地特色的糕点,黄少天最喜欢吃甜食,看见端上来的蒸糕热气腾腾,心情也跟着喜滋滋的,什么下雨什么没地方住,统统抛到了脑后去。

吃完蒸糕,黄少天满意地舔舔嘴角。他留下十文钱,正想去找个过夜的地方,走到门口,水汽阴冷的气息让他皱了下眉,他转转眼睛,抬脚跨出门沿。

梅雨季的雨水,绵绵密密,像一层很浓的雾,不知是夜深了还是怎么,雨中的湿气变得越来越寒冷,黄少天仿佛没有察觉,在街口拐了个弯,面前这条石子路,两旁的店铺都关了,街上也一个人都没有,灯笼那点光微暗不明,黄少天停住脚步,突然纵身一跃,一条藤蔓凭空出现在他刚才站的地方,狠狠砸在了路面。

黄少天已然置身屋顶,他的动作很快,几乎看不清他是如何在高高低低的屋顶间跳跃,什么东西哩哩啦啦爬行的声音紧随其后,不时从身后弹射过来什么硬物,都被黄少天恰到好处地躲开了。

这么跑了两条街,黄少天经过一颗高耸的古树,随手在枝叶上抹了一把,等再次快要被追上的时候,他突然回身,手臂一扬,手中的树叶像箭一般四散开去,准确钉入那七八条乱窜的藤蔓。

身后顷刻便安静下来,黄少天抹了把眉目间的雨水,转过身,乌云散开,朦胧月光下,一只巨大的黑色蜘蛛匍匐在前方的城墙上。


黄少天的目力极好,一瞬间看见那只蜘蛛竟然有十二只脚,禁不住啧啧了两声——若是李远在此,肯定又要喊:黄少啊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注意这些!

这世间万物,个个都可能因为机缘而修成妖,成妖途径各不相同,但像这种变得奇形怪状的,多半是吞食了别的什么,又难以消化,才成了这副模样。

黄少天虽然好奇心旺盛,此刻却一点儿也不想知道它吃过什么,可能是妖,可能是人,甚至可能是仙,保不住吃的太多,它自己都不记得了。

不过,就算这蜘蛛如此怪样,黄少天也丝毫不把它放在眼里。他在月光下负手而立,面色冷漠又高傲,低低哼了声:“什么杂碎。”

那蜘蛛仿佛听见了,十二只脚一收,巨大的圆鼓身躯上下起伏,咆哮一般,从嘴间吐射出长丝。

从城墙到黄少天站着的这屋砖,以凡人的距离来说颇有些遥远,但那蜘蛛吐出的黏丝竟然一瞬间便到了黄少天面前,黄少天跃向空中的动作轻得像一片羽毛,他径直向蜘蛛冲去,蜘蛛移动起来,十二只脚密密麻麻的,速度极快,同时收回口中黏丝,再次喷向黄少天。

黄少天轻易避开,没想到等他跃到面前,蜘蛛的其中四只脚突然抬向空中,像巨大黑色刀刃,气势汹汹朝他身上挥舞。黄少天找了个落脚点,再次跳起时,手中不知从哪抽出了一把细剑,剑刃极薄,迎面挡上那巨大的蜘蛛脚,竟然“唰”的一声,将它从中砍断了。

蜘蛛剧烈震动着身体,越发癫狂,它口中的长丝分成了五束,如同铺天盖地的长布,几乎将黄少天的上下左右都包围起来,这东西黏性太强,反而无法用剑斩断,黄少天皱了下眉,不是因为难以闪躲,而是越下越大的雨从他头发流淌到眉间,眼睫一片模糊。他不停跳跃着,在蜘蛛丝的空隙中执剑格挡乱舞的蜘蛛脚,然而一瞬间视线受阻,他凭直觉发现头上突袭而至的蜘蛛脚,飞快地偏了下身,却还是被尖锐脚刃划到了肩膀。

黄少天借着翻滚落地,伤口流出的血一下就被雨水冲走了,只有隐隐的疼痛。时间拖得越久越对他不利,黄少天咬牙,手中的剑突然银光暴涨,那蜘蛛似乎难以面对这光芒,瑟缩了一下,黄少天抓住这个机会,再次跃起,在蜘蛛巨大的脚上连续借力两次,在它头顶上挥剑而下。

他手中的剑变成一道长光,将整个蜘蛛劈成了两半,那妖物停滞在原地,巨大的身躯轰然化作一团黑气,飘忽了两下,即刻便被吹散在风雨中。


黄少天落在屋顶上,手中光剑却像无法再多留一刻似的,一下就消失了。

唉唉,黄少天苦恼地看看自己的手,这几天又白休养了。都怪这糟糕的天气!他按按肩膀上的伤口,知道自己灵力的加倍流逝并不因为流血,而是这源源不绝的冰冷雨水。

还是赶紧找个地方躲雨,黄少天打起精神沿着屋顶往回走,走过几排房屋,他一眼看见其中有个窗户还留着条缝。

假如里面的人睡着了,黄少天悄无声息地溜进去简直是轻而易举。他轻巧跳到窗沿,正想慢慢拉开窗棱,房间里却突然伸出一只手,作势要关窗的样子。

黄少天来不及避开,就这么和里面的人硬生生打了个照面。

可是这张脸,好像,好像有点眼熟啊??

他颇为尴尬地冲喻文州灿烂一笑:“真……巧,又见面了!”





05 Feb 2016
 
评论(44)
 
热度(1002)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