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葡萄成熟时】8-9

8.


那包遗落在喻文州车上的香烟就这么不了了之,黄少天没有回复他那条短信,喻文州也没再继续说什么。

就当是生活太平淡冒出来的小插曲,黄少天照常上班下班,时不时和朋友聚一聚,并没有什么变化。

有一次他又路过那家便利店附近,当然喻文州没有在那,心理上那点微妙的感觉说不上来。假如他们是完全的陌生人,那天晚上是他和喻文州的第一次见面,这开头还挺不错,说不定反而会发生一些浪漫后续。

只有初次见面才会心无芥蒂,真诚地充满期待,可惜他们之间已经有了些过去,简直就像是人的尝试精神只有一次,以前用过现在就没了。

要是他和喻文州换个时间点认识,可能一切都不一样。

不过也就是想想,黄少天把这些稀奇古怪的念头赶出脑袋,再度精神饱满地回到前方的生活中。


很快一个月过去了,黄少天的同事又开始抱怨再不能脱团又要过单身节,往年这个话题还有几个人响应,今年不知怎么特别安静,黄少天无意间扫视一周,发现除了那哥们和自己,竟然都有对象了。

更有甚者,他们部门经理直接把婚礼喜帖放在了每个人的桌上。

黄少天对单身与否倒无所谓,相比之下经理竟然真的要结婚了更加让他震惊。他们经理是个女强人,一心扑到工作上干得很卖力,三十出头已经有房有车,生活还是非常滋润的。可能事业成功了就转而想要家庭,年初不知道被哪个算命的说了,开始拼命相亲,但她经济条件很好而年纪稍微大了点,在相亲市场很难遇到合适的对象,这半年多还经常把相亲里遇到的形形色色的怪人怪事吐槽给他们听。

没想到这就成了,黄少天甚至没搞清楚她到底是和哪位相亲男好上的。

总而言之,婚礼定在星期六,一个颇有档次的酒店里。黄少天看着经理满面春风的样子心里有些感慨,虽说婚姻才是一切刚刚开始,也未必每对夫妻都能白头偕老,但至少人在结婚的时候,是扎扎实实幸福了一回。


所以黄少天走进婚宴厅的时候也带着诚挚祝福的愉快心情,整个会场布置得气派又漂亮,他们单位都来了很多人,黄少天和几个年轻同事被安排在另外一桌,空出的那半圈不知道是什么客人,都还没到,于是旁边这两个小姑娘心安理得地一边嗑瓜子,一边八卦起了经理的新婚丈夫。

黄少天闲着无聊听了一会,当事人似乎是个什么公司的副总,年轻的时候闪婚又闪离过,现在都快四十了,和他们经理是朋友介绍认识的。

黄少天旁边的姑娘说虽然挺有钱,但是年纪有点儿大了吧。另一个说这有什么,年纪大点才懂照顾人嘛,黄少你说对不对?

黄少天嘴里含着花生糖,含糊地说你这话叫我怎么接啊,意思是我还不会照顾人呗?

一句话把周围几个都逗笑了,小姑娘连忙摆手:“哎呀我不是这个意思!”

她的手不小心碰到了筷子,在她的膝盖上弹了一下又掉到地上,顿时有些手忙脚乱的想蹲下去捡,黄少天看她又穿短裙又穿高跟鞋的,伸手拦住她:“算了你别捡了,先让人拿一双来吧。”

他转身想喊服务员,宴会厅里人来人往的有点困难,好不容易找到其中一个服务员,刚刚说完,旁边的姑娘突然激动地在桌子下拍他的胳膊:“快看快看,有帅哥!”

“哎哟姐姐你别再弄掉一双……”黄少天嘀咕着抬起头,赫然看见一个活生生的喻文州站在圆桌对面,正和两三个人商量着座位,然后拉开隔着黄少天几个位置的椅背坐了下来。


这都叫什么事儿!

黄少天撑着脸,盯着盘子底下压着的高级印花桌布,一边心不在焉地拨弄筷子。至少喻文州没有主动跟他打招呼,他也尽量不再往那个方向看,互相都装成不认识的人,来消化这个颇为尴尬的巧合。

放在旁边的手机一直在响,黄少天索性推了静音,划开看了看,同事的微信群里气泡冒个不停,无非是他们这桌的女性们看到帅哥十分激动,又用微信通知了隔壁桌的女性们,因为现在宾客还没到齐新人也没入场,大家都专心致志地八卦,连无聊的男同胞们都加入了进来,一时间显得十分热闹。

——好想知道帅哥叫什么名字啊!

喻文州。

——你们猜他多少岁?

27.

——应该是新姑爷那边的客人吧?是不是他们公司的?

这个我真不知道。

——看人家这气质,哎呀笑起来真好看!

大姐你孩子都两岁了,这样花痴别的男人真的好吗??

黄少天抓抓头发,推开椅子站起身:“我去下洗手间。”


等他磨磨蹭蹭地回来,他的同事们好像已经和喻文州直接聊过了,黄少天刚一落座,旁边的小姑娘就低声跟他咬耳朵:“不是新郎公司的,说新郎和他们有业务关系,是他们的老客户,给他们发了一堆请帖。”

哦,黄少天拉拉椅子随口应了一声,对方不满地说:“你怎么能对八卦这么敷衍呢!”

黄少天奇怪了:“你不是有男朋友吗?”

是啊……姑娘竟然用一种惋惜的语气叹了口气,想想又说:“不然我把他介绍给我表妹吧!”

……为什么你们见到喻文州都想给他介绍对象?说起来当年客栈老板娘那个读高中的女儿现在也差不多谈婚论嫁了吧——七八年前的事情,说想就犹在眼前,黄少天想着想着又走神了,同事看他实在不上心,果断转头找别人聊起来。


很快婚礼便开始了,因为新人花了大手笔,整个过程非常精致,让人该感叹的地方感叹,该感动的地方感动,看得黄少天桌上那几个未婚小姑娘羡慕不已。

等到菜一道道端上来,大家纷纷动筷,黄少天发现很难避开喻文州的存在,一张圆桌就这么大,其他人和喻文州聊些什么,他总是能听见。婚礼这种气氛下,小姑娘们的少女心纷纷被煽动出来也可以理解,毫不掩饰对喻文州的好奇,不时问他一些问题,尽管喻文州回答得很有分寸,但对于“你喜欢什么类型的?”“能不能留个微信?”“下次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吧”之类的对话,黄少天听得微微尴尬,只好一直盯着不停旋转的菜盘夹了又吃吃了又夹。

“黄少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啊?”突然就有同事问了他一句。

平时嫌我烦,话少还不满意!黄少天在心里呛声,轻描淡写地说:“感冒了,嗓子有点疼。”

“昨天突然降温,是要注意身体,”说话的是一个四十左右的女性,黄少天看她坐在喻文州那边,估计是他们公司的,正对她礼貌性地露齿一笑,没想到她说,“你们刚才还说难得见到文州这么帅的,我看这个小伙子也不错啊。”

按理说这种场面话黄少天是不怕的,笑嘻嘻地准备谦虚一番,旁边的小姑娘却先一步卖了他:“黄少眼光太高啦,之前我们介绍的他都没看上。”

什么乱七八糟的?相亲大会啊??黄少天瞪了她一眼,突然有人插嘴:“黄少不是有女朋友吗?”

“早就分了吧。”

“我说你们……”黄少天一阵心塞,又不好说什么,挥挥手,“这大好日子放过单身群众吧行吗,刚才聊化妆品聊得多好啊。”

“好好,不说你的事了别生气啊。”小姑娘或许也觉得不好意思,笑着跟他道歉。

黄少天并没有生气,要是平时他也不在乎这些,只是今天喻文州就坐在同一张桌上,这些涉及私生活的话题总让他觉得别扭。

听见姑娘们重新三言两语说起别的,黄少天松了口气,注意力重新回到菜肴上,却发现那盘金黄的甜点正要从他面前转过去。他很喜欢甜食,从这盘点心端上桌的时候就惦记着了,可惜一直在对面半圈,此刻终于转过来了,但现在拿筷子已经来不及,强行伸手又不好,黄少天眼睁睁地看着,心里一阵哀叹。

谁知转盘就在此时停了下来,黄少天下意识抬头扫了一圈,竟然看到喻文州用修长的手指按住转盘,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正看着他。

简直难以形容当下的心情,黄少天愣了一下,矛盾而犹豫,一时间没有动。倒是喻文州先开口:“要尝尝吗?”

哦,黄少天醒过神,说了句谢谢,拿起筷子夹了一块。

香甜非常,然而黄少天垂着眼睛,潦草地咽了下去。


9.


酒店的五楼有一个露天平台,布置成小花园的样子,婚宴结束之后新人请大家过去,可以就着自助酒水聊会天。

虽然今天阳光明媚,实际温度并不太高,也就是那些姑娘们惦记着上去拍照,不然上去吹什么风啊。黄少天在心里嘀咕,但毕竟是顶头上司的婚礼,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去旁边抽根烟,待会过去打声招呼再走。

走到花园的角落,黄少天背着风点了根烟,烟雾在风中吹散的样子让他的情绪顺畅了不少。也不是说在一张桌子上吃个饭就怎么样,但是比如刚才发表感言的时候,新郎说自己已经三十多岁了,走了不少弯路,但总算遇到对的人,希望大家的爱情都有好结果云云——这种平时很常见的话,跟前任对象坐在一起听的效果真是一言难尽。

烟卷烧了一半,黄少天掐灭烟,刚转过身,就看见喻文州向他走过来,已经就差几步了,黄少天索性把手插进裤兜,一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样子。


“我还以为你走了。”

迎着他的目光走到面前,喻文州依然气定神闲地笑了笑。也不怪那些小姑娘对他感兴趣,越是这样穿着端正的场合,他在人群中越是醒目,好像标准答案似的,把别人都比下去了,黑色的眼睛几乎令人难以直视。

“整个部门的同事都在,”黄少天冲着花园中心扬扬下巴,“不敢跑。”

他难得这么诚实,可能因为都是真话,反而非常镇定。

喻文州笑着说:“我听你们同事说了,新娘为这个婚礼花了不少心思。”

“何止啊,上个月天天拿着婚庆公司的相册问我们意见!”黄少天看看他,“你不是也没走吗,等着照相?”

“我有个朋友也想在这里办婚礼,让我先来考察一下。”喻文州说,“对了,你要是喜欢刚才的点心,这家酒店有自己开的的蛋糕店,你可以去看看。”

提起刚才那盘点心,黄少天移开视线,睫毛闪了下,然后又若无其事地回到喻文州脸上:“行,我有时间就去。你找我还有别的事?”

喻文州似乎观察了下他,然后慢条斯理地说:“是这样,刚才听见你说现在没有女朋友。”

黄少天简直是本能反应,顶嘴得飞快:“你怎么知道我有没有男朋友。”

“不知道,”喻文州笑了,“所以我这不是来问你了吗。”

黄少天噎了一下,撇开了脸。


他是个痛快人,只要大家江湖再见,以前的旧账就不提了,但只要喻文州出现在他面前,他不可能当做两个人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

别说前任能不能做朋友,至少喻文州今天这个态度,明摆着不是想跟他做朋友的。

黄少天双手插在裤兜里,低头看着自己鞋尖,右脚抵在地面上踢了踢,过了一会,说:“还是算了吧。”

他说得这么没头没尾,喻文州竟然听懂了。他看着黄少天,笑了笑,轻声说:“少天,你真是太骄傲了。”

黄少天顿了一下,猛地抬头看他:“……你说什么?你说我?当初可是你自己要走的!”

喻文州说:“我们相处了一年,你只记得这一件事情?”

黄少天想说我他妈都记得,到现在都记得,但他忽然想到当时挺直腰杆干脆放手的自己,此刻再跟喻文州争这些反而像在说以前都是装出来的一样。

他看着喻文州,突然笑了:“说实话,我都没想到你还会这么站在我面前跟我说这些,好像这件事就像个烂葡萄似的,说扔就扔,说捡就又捡了……你这人是不是,是不是根本没感情?”

“我们也算熟悉过,”黄少天坦然地看着他,“你知道我的,道理我都明白,但有时候就是钻牛角尖。以前年纪小无所谓,你现在要是还想找个人随便玩玩消磨时间,还是别来找我。”


在这一刻喻文州没有说话,神情平静,但是黄少天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一点正常人的反应都没有!黄少天心里又是一阵翻腾。

“黄少你在这啊!”

招呼声打断了这场并不激烈却难分胜负的对峙,黄少天的同事小跑过来拉他的胳膊:“走走,经理说我们部门一起照张相!”

哦...哦,黄少天尽量让自己放松下来,做出随意的样子,抬手冲喻文州挥了挥:“那我先走了。”

好,喻文州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

黄少天被拖着跑到花园中央,聚集了不少人,热闹又喜庆,穿着各式裙子的姑娘们仿佛感觉不到寒冷,依然像鲜花般漂亮。

在大家兴高采烈的嬉笑声中黄少天一瞬间就融入了进去,只是在照完相之后他下意识往之前的方向看了一眼,这么远,自然是看不到喻文州的身影了。


有时候喻文州那种有恃无恐的样子真是气人。

但也许喻文州是对的,黄少天只是心里堵了一口气,从前一直没机会,现在跟他大吵一架就好了。婚礼结束之后的那两三天里,黄少天一直神清气爽,无来由的痛快,像撕掉了一块陈年旧疤。

也许他是见不得喻文州对当年的事轻描淡写的样子,也许他只是想堂堂正正告诉喻文州,五年前他是认真的,他不怕游戏一场,但他从没有那样对待喻文州和他们之间。

所以冷静下来之后,黄少天有点后悔那天自己的态度。凭良心讲,喻文州当初对他挺好的,不管那里面有没有放感情,至少表面上挑不出毛病。

要论温柔体贴,喻文州排在第二估计也没人能排第一。

当年大家你情我愿,不分对错,黄少天并不能真的指责他什么。不过人嘛,有时候就是管不住自己的脾气,黄少天往嘴里塞了一颗糖,哼哼着自我安慰。


临近年底,各个单位都有些忙,就连黄少天他们那个新婚的经理,蜜月都得排到年后再请。黄少天连续加了一周的班,好不容易喘口气,约了郑轩去一家新开的餐馆,正好有个关系不错的大学同学来这边出差,就一起叫上了。

他们都是一个班的,说来说去又聊到其他同学的近况,毕业五年,有人结婚有人出国,各有各的变化。

不知怎么那个哥们竟然提起了喻文州的名字,问他们:“听说喻文州好像回这边工作了,你们最近有没有联系?”

郑轩说不知道,他又问黄少天:“黄少你当初跟他挺熟的吧?”

黄少天愣了一下,含糊地说:“嗯,之前遇见过一次。”

没想到那个同学又说起他们班另外一个女生,说她当年就喜欢喻文州,最近听到他的消息,特地找这位哥们打听了一下。

“我说人家喻文州就算没结婚也有女朋友吧,她还不死心,非要让我问喻文州的电话和微信,黄少你要是有的话,顺便给我一下。”

这种事有点尴尬,但毕竟是同学,黄少天也不想说谎,微信他确实不知道,就打开手机,把喻文州的号码发给了他。


一顿饭吃完已经挺晚了,黄少天回到家,随手翻着微信想起电话的事,有些犹豫,虽说男的应该不介意这个,不过还是跟喻文州说一声比较好。

正好为上次的态度道个歉,不然黄少天总有点心虚,好像自己很不讲理似的。

他坐到沙发上,拨了喻文州的号码,拨号音响了很久,一直没有人接,黄少天拿下手机看了看,正想挂断的时候,那边突然接通了,黄少天连忙放回耳边:“喂?”

“……少天?”

对面的背景音有些乱,喻文州的声音也很轻,听不太清楚。黄少天迟疑了一下:“哦我没什么事,你要是现在不方便,我明天再打给你吧。”

然而对方却没有回话了,黄少天莫名其妙地又看看手机,确认还没断线,只好又问:“喂?信号不好?听得见我说话吗?”

“……喂?你好?”

接电话的突然换了个人,这什么情况??黄少天疑惑地答应了一声:“你好。”

“请问你是喻文州的朋友吗,”听声音也是个年轻人,“我们是他的同事,是这样的,我们部门今天晚上聚餐,现在刚结束,但是喻文州有点醉了……”

黄少天皱眉:“你们灌他?”

“哦不不不,”可能黄少天的语气不太好,对方马上说,“就是,大家挺高兴的,谁都没注意,喻老师喝醉的样子也看不出来……然后我们这边还有几个喝多的,送他们回家的人手不够,你要是方便的话……”

“行,我去接他,”黄少天干脆地说,“你们在什么地方?”




30 Dec 2015
 
评论(85)
 
热度(1027)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