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迷迭香·上】

黄少天在成年之前都没有表现出性别特征。

当然是生理意义上的。从外表看来,他的意识、手速、反应能力、狡猾和聪明,都是一个Alpha无误。周围的人也一直这么说,他不是Beta,只是还没到时候。

说得久了,连黄少天自己也会不小心有种自己就是个Alpha的错觉。但他知道自己不是,因为他确确实实闻不到任何人的味道,不管是队友中的Alpha,或者粉丝中的Omega……

还有喻文州。


喻文州大概在两年前就已经确定了Omega的身份,但是因为黄少天感觉不出他的信息素,对于他的性别一点概念都没有。是什么性别都无所谓,反正在他面前还是那个喻文州。

这也是黄少天还能和喻文州住在同一间宿舍的主要原因。黄少天一直记得,有天清晨他做了噩梦,醒得比平时早一些,迷迷糊糊的隐约听见另一张床上传出压抑而若有似无的喘息。那个时候他还完全没有性别意识,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像知道什么秘密似的悄悄揉了揉鼻尖。男孩子早上起来都有点那个,没什么奇怪,但是想到是平时温和安静的喻文州缩在被子里做这种事,黄少天莫名有些口干舌燥,回笼觉也没睡成,在床上不敢动弹,硬生生躺了一个小时。

后来过了差不多半年,黄少天听见训练营里其他人聊起发情期的事,突然想起那个清晨,这才反应过来,那个时候的喻文州要解决的,说不定根本不是普通的晨勃。


那是他第一次意识到喻文州是个Omega,或者说,唯一的一次。

喻文州那么滴水不漏的人,从来不会记错自己的发情期、忘记带抑制剂、随随便便因为别的Alpha或者Omega失控。他实在太从容了,导致黄少天一度以为Omega的发情期没什么了不起,像感冒牙痛,忍一忍就能过去。

直到出道之前,蓝雨请了旁边诊所里的医生给他们普及生理内容,黄少天听到一半差点嚷嚷起来:“什么什么,不至于吧,阿姨你别糊弄我们!”

什么发情期处理不当会使人昏厥,体质虚弱的还有生命危险,那些东西听上去像电视剧一样。黄少天本来不信,被医生抓住,单独辅导了一个小时,出来之后也开始摇摆不定。他晃晃悠悠的去到食堂,拿了吃的在喻文州旁边坐下,用胳膊肘碰了碰他:“哎哎,刚才她说的都是真的么?”

喻文州已经快吃完了,慢条斯理的说:“既然是医生说的,那就是真的了吧。”

黄少天犹豫了一下压低声音:“你也…你平时也那么难受?”

喻文州笑了笑:“有一点,吃药就好了。”


他说话总是这样留有余地,说没有就明显是假话,至于“有一点”的“一点”是多少,留给黄少天随便他怎么想,反正他猜不出来。

黄少天哼哼两声,筷子扒着碗埋起头吃饭。天气已经很热了,食堂的风扇吹得人心烦。

吃完饭,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往训练室走。南方的初夏已经充满知了的叫声,傍晚的光微暗不明,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穿着T恤的背影,突然喊:“队长。”

喻文州竟然没反应过来,等到黄少天“队长队长”的喊了第二遍,他才回过头,先扫了眼周围,才好笑的看着他:“别乱说话。”

怎么是乱说,下周就要开新闻发布会了,索克萨尔的使用者,蓝雨的第三代队长,全都是这个在外界眼里还十分陌生的年轻人。黄少天笑嘻嘻的走上去,搭住他的肩膀:“感觉怎么样?”

喻文州没有立即回答。晚风悠长,风中舞动着桂花的清香。一切都是非常熟悉的画面,他们每天走在这条长廊上,已经反反复复走了一千多天。

“迫不及待。”他轻声说。


尽管他脸上一点也没有迫不及待的样子,黄少天甚至从来没见过他脸上出现类似的表情,但是黄少天完全理解他说这句话的心情——他们都等很久了。

他勾着喻文州的脖子笑嘻嘻的说:“哎,等会跟我来一把?”

“不来。”喻文州干脆的说。

“那咱俩配合跟方队郑轩来一把?”

“唔,这个可以。”

“上次方队好像还欠我一顿烧烤啊?”

“没事,这次让他请火锅。”


管他呢,黄少天想。

就算喻文州是个Omega,或者他自己真的是个Beta,他们一定会把冠军拿回蓝雨来。


出道之后的日子徒然变得忙碌,比赛,复盘,再比赛,再复盘,真正作为选手走进那个震耳欲聋的体育馆,根本来不及体会别的。然而就在黄少天以为一切应该就是这样了的时候,生活又跟他开了个大玩笑。

第五赛季刚刚开始,黄少天的新秀墙还剩三成。上赛季结束的时候黄少天可是撞得头破血流,黄金一代虽然个个难搞,他在里面最是锋芒毕露,没过多久就被列入重点对象,连带着喻文州也常常和他复盘到半夜一两点。

这周他们主场迎战百花,最后小比分输在团队赛。繁花血景好像卯足了劲,孙哲平的状态拼得吓人。但是比赛结束之后孙哲平说什么困了自己先回宾馆,反倒是张佳乐特别高兴,黄少天真是奇怪他怎么总能那么高兴,端着碗杨枝甘露没心没肺的。

“新秀墙是吧,我明白我明白!”

黄少天戳了个花生汤圆放进嘴里,糯米粘牙,他稀里糊涂嘟囔了一阵,看起来张佳乐也没听懂,不过一点没妨碍他自嗨:“我觉得我们今年有戏,打配合已经没漏洞了你说是不是?”

黄少天好不容易把汤圆咽下去:“张佳乐你脸皮真厚啊这种话也好意思自己说!不就是赢了一回吗要不是最后孙哲平跟我拼血……”

孙哲平几乎是跟他同归于尽的,开了血气唤醒的狂剑士确实棘手,孙哲平的打法又格外暴力。张佳乐得意洋洋:“赢就是赢,不过话说回来,你们还是得给喻文州的手速想想办法、”

这真是废话,黄少天踹了一脚他的凳子:“快吃!我们有门禁的!”


回到宿舍,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喻文州正在洗澡。黄少天揉了揉肚子坐在床上,拿过手机刷了刷QQ。今天似乎特别闷热,他走过去把窗户推开到极限,用胳膊蹭了下耳际的汗。夜风中有股隐约的香气,黄少天探头出去左看右看,蓝雨周围明明是没什么花丛的。

他又坐了一会,那种香味萦绕不去,不知道为什么让他有点心烦意乱。好像不是花香,带着点苦涩。浴室里的水声在这时候曳然而止,黄少天被突如其来的安静揪了一下,说不清从哪冒出来的诡异念头,他鬼使神差翻出衣柜里的药箱,拿出那个陌生的中和剂瓶子往身上喷了几下,在门把扭动声响起的时候飞快跳进被子里。


“你回来了?”喻文州走出来,看见他随口问,“宵夜吃了什么?”

黄少天含含糊糊:“甜品。”

“不去洗澡吗?”

“嗯……困……”

不知道是黄少天演技太差,还是喻文州太了解他,他立即发现黄少天的情绪不太对劲。

“少天?”他挂好毛巾,走过去,“不舒服?”

没没没没有,别过来!黄少天并没有清楚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但本能已经使他感到不妥,在被子里下意识绷紧了身体。

“输了不高兴?”喻文州坐在床边,摸摸他的头发笑起来,“孙哲平今天状态好,不是你的问题。”


黄少天根本没听到他在说什么,那股危险的香气似乎从水面浮出来,像暗夜里的昙花突然盛开。

这一切都来源于喻文州,在这样近的距离下,黄少天已经不可能找借口撇清。他的预感是对的,就在刚刚,他莫名其妙的觉醒了。

然而喻文州还不知道他正在面对一个新生的Alpha,他只是觉得黄少天明显在隐藏什么。

“……少天?”

“我真、我困了队长,明天再说吧。”

黄少天拉起被子挡住脸,打定主意不去面对。

“好吧。”

喻文州又看了他一眼,站起身,“晚安。”





15 May 2014
 
评论(32)
 
热度(829)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