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南风】番外二

正值学生们的暑假,高铁站人头簇拥非常热闹,黄少天倚着二楼的围栏,拧开手里的矿泉水喝了两口,递给喻文州:“要吗?”

喻文州接过来,顺便看了眼手腕上的时间,说:“应该进站了。”

黄少天眯着眼睛扫了两眼大屏幕,突然转头看他,笑嘻嘻的一脸促狭:“怎么样,紧不紧张?”

喻文州笑了,自然地说:“还好。”

黄少天见没撩着便宜,撇了撇嘴,转头有一搭没一搭地哼了几句歌,这时候手机的来电铃声响了。他接起来:“你到了吗?……嗯我在外面呢,你往东门停车场走,在门口等你。”

挂上电话,他伸了个懒腰:“下去吧。”


之前喻文州看过照片,黄少天手机里没存,不过好友圈刷到她的自拍偶尔会给喻文州看看,儿子像妈女儿像爸,遗传学有时候还是挺明显的,小姑娘跟黄少天长得不像,是个圆脸,看不出是一家人,至于性格就不知道了,听黄少天跟她说话的态度还挺随便,应该不是娇生惯养的那种妹妹。

正好放暑假,听说是要跟同学去旅游,先过来和黄少天见一面,明天一早的飞机去西安。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黄少天在微信里说你这行程安排得够紧的,对面回说还不是你太忙怕给你找麻烦!上次医院一个电话你说跑就跑了。

黄少天的工作时间确实很难协调,他说反正之前已经来过几次了,本市能逛的地方都去过,也就是见个面联络联络感情,人就这样,虽然是一家人,长大了便会四散在各地有各自的生活。

不过这次当然有点不同,黄少天听说妹妹会过来之后,当天晚上睡觉的时候磨磨蹭蹭爬上床,摆弄了一会手机,翻过身贴住喻文州的肩膀,一条腿还压上来,语气倒有几分矜持:“哎,问你个事。”

嗯?喻文州当时正倚着枕头敲电脑,随口答应了一声。

黄少天不吭声了,又低头在手机上划了一会,直接翻出微信聊天记录,抬手递到喻文州面前让他自己看。喻文州接过来,拇指轻轻抚过屏幕,看完之后把手机还给他:“我跟你一起去?”

黄少天一下就高兴起来了,他额头抵着喻文州肩膀,只露出半侧脸,但喻文州已经太了解他,不用低头看他脸色,甚至只从他鼻息的变化就感觉出来。果然黄少天扬起脸,笑意随着台灯的光在眼睛里晃荡:“你真想去?我还没想好要不要跟她说,不说也行,反正就是陪她逛逛街,吃顿饭,半天的事,她不难搞,挺好说话的。”

他和父亲、阿姨都没什么感情,和妹妹关系不错,确定关系的那天晚上黄少天说过一次,这些喻文州都记得,后来也一直很少提他家里的事,不过对妹妹总是惦记的,微信时不时有联系,以他的性格很明显是称职的哥哥,他心里希望喻文州一起去,怕他勉强,还这样先说几句好话,这种敏感的心思,喻文州那么溺爱他,自然不舍得。

“没事,”喻文州笑着摸摸他的脸,“是你妹妹,当然要招待好。”

黄少天撑起身亲了他一口,满心愉快地点开日历做记录:“那就这样,我明天去院里排下班。”


小姑娘单名一个霏字,喻文州跟着站在通往停车场的门边,黄少天视力好,过一会听到他招手喊:“霏霏!”

喻文州看过去,隔着段距离有个女孩笑着向这边招手,拖着个箱子尽量在人流里快步走着,等到走近了喻文州看得清楚一点,确实不像,皮肤比较白,不算胖也谈不上瘦弱,看表情和打扮是活泼的年轻人,估计性格倒是跟黄少天接近的。

“哇,哥你好像又帅了一点!”她蹦到面前,丢开箱子抱住黄少天,马尾一晃一晃的。

“还是你会说话,平时红包没白发。”黄少天笑着搂住她,拍拍她的后背,然后放开她看了看,“不过你零食再这么吃下去可就穿不了漂亮裙子了。”

唉别提这个!小姑娘扯了扯T恤,一脸烦恼:“我去年的裙子都穿不下了,天一热就不想运动,只想待在空调房里。”

没事,黄少天接过她的箱子,潇洒地说:“瘦有瘦的好看,胖有胖的好看,你过得高兴就行。”

“真是亲哥。”霏霏笑起来有一个淡淡的梨涡,她开心地挽住黄少天的胳膊,这才注意到喻文州,突然有点害羞起来,歪着头看他:“……你好。”

“你好,”喻文州笑眯眯地看她,“我叫喻文州。”

他一笑,小姑娘反倒更加放不开了,扯了扯黄少天的胳膊没说话。黄少天大概已经预料到她的反应,轻描淡写地介绍:“他在大学里上班,你叫他喻老师吧,别人都这么叫。”

哇,霏霏小声感叹:“老师可以长这样吗?不行吧,我们学校就没有,要是有早就疯了!”

“我也觉得,”黄少天竟然附和,有点嫌弃地撇了撇嘴,“麻烦特别多,现在的大学生,一个个不好好学习成天瞎搞。”

喻文州笑了,不知道黄少天这又是想起哪一口醋,估计还是之前陈默的事,黄少天真的非常敏感,对他人的情绪共感,喻文州在某种程度上是淡漠的那个,所以他信任黄少天就不会在乎,而黄少天虽然也信任他,真正吃醋的原因大多是感受到了那些人对喻文州的祈盼,又想到自己才会心有戚戚。当初段承的事就让喻文州意识到这个问题,在这方面会格外注意不让黄少天知道,不想让他烦恼,但那天晚上刚好被撞到,巧得喻文州每次想起就想叹气。

这种时候当然不说话只要微笑就好,正好他们兄妹热闹地聊个不停,说不完的话,喻文州跟着他们在停车场走了一会,到了车旁边按两次开锁,霏霏愣了一下,黄少天打开后备箱把行李放进去,一边自然地说:“他有车,所以找他一起来了,这样方便点……你坐前面吧。”

喻文州也拉开车门坐到驾驶座,打着火之后调了下空调的出风口,轻轻压着方向盘,转头耐心地问霏霏:“想去哪里?”

按照行程她晚上七点半的飞机,这几个小时也就是吃顿饭逛逛街的时间,之前和黄少天商量的时候也没决定,他说到时候再问她有什么想去的吧。

小姑娘对喻文州还有点不太适应,看看他又转去看黄少天,犹豫地说:“哥你没有推荐的地方吗?”

没有,黄少天干脆地说:“我觉得那些网红景点你都去得差不多了,不知道还有什么新鲜的,不然先找个地方吃饭吧,你想吃什么?”

“你们还没吃饭!”霏霏有点惊讶地看了眼喻文州,细声地说,“今天麻烦你了真不好意思……”

黄少天清晰地哼笑了一声,小姑娘恼羞成怒胳膊伸到后座去拍了他一巴掌:“你好烦啊!”

“行了你不用跟他装,”黄少天懒洋洋地倚着后座,不客气地说,“他不是什么……”

正经人,喻文州心里猜他想说这个,当然黄少天没说完咽了下去,只是挥了下手表达那个意思。然而他这个亲妹妹倒也不怎么给面子,对喻文州客气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啊,我哥一熟起来就喜欢在嘴上欺负人。”

我靠!黄少天忿忿地抗议了一声,只是这一声而已,后面的没有说,他也没法说,关于到底是谁欺负谁这个黄少天在家没少控诉的问题。喻文州笑着看了他一眼,对霏霏弯弯眼睛:“没关系,我习惯了。”

黄少天在心里大概挠了他一万遍。


后来决定去那家云南菜,小姑娘果然性格外向,点好菜之后就跟喻文州大方地聊起来,她对喻文州很好奇,这是第一次黄少天带朋友和她碰面,黄少天自己一个人在这边生活,每次聊天都是在关心她,肯定不会跟她诉苦,她对他的社交圈几乎一无所知。

黄少天大概想让他们多熟悉,没怎么插话,喻文州成天被大学生包围着,想获得她的好感简直轻而易举,相比之下可能比黄少天更了解这些年轻人在想什么。霏霏说的最多的自然是大学生活,老师同学,宿舍里的女孩子们的恋情八卦,喻文州注意到她不怎么提及家庭和父母,算是很尊重黄少天的独立。

她去年谈了个男朋友,上个月刚分手,黄少天看来对这段关系持反对意见,筷子点点碗:“终于散了,你不是早就跟我说分了,后来又复合了吗?”

对啊,霏霏喝了口汤,小声说:“没敢跟你说。”

喻文州笑了,这事黄少天没告诉过他,他看向黄少天:“那个男生哪里不好?”

“说不上来,”黄少天犹豫了一下,顾及到霏霏的心情,简略地说,“她给我看过聊天记录,我嫌那人……优柔寡断,你明白吧,缺乏男子气概!”

“但她就喜欢那样的,”黄少天冲对面扬扬下巴,“说他脾气好,不生气,总是让着她。”

喻文州点点头,没有多言,大学生已经是人生当中最有恋爱自由的阶段了,所以如果没什么大问题他觉得不需要干涉,也没有人天生就会谈恋爱,总要在经历中成长。

一顿饭吃完,又要考虑接下来要去哪里,黄少天问她有什么想去的地方,霏霏摇头:“其实我就想跟你多聊会嘛,我这么大的人了,要去哪自己不能去!”

黄少天难得语塞,喻文州提议:“那就先开车带你们逛逛吧,市郊大道那边有半山的景区,正好今天天气不错。”

“好啊,”霏霏开心地说,“今天真是谢谢你了喻老师!”

“没什么,”喻文州笑着说,“你难得过来一次。”


今天虽然晴朗,日头倒没那么晒,是个温和的夏日,霏霏问可以开窗吗,喻文州便关上空调降下了一截车窗,车开在宽敞的市郊大道上,似乎还能闻到绿化带的青翠。

经过一顿饭已经聊熟了,霏霏胆子大起来,问他:“喻老师,我刚才看到戒指没好意思问,你已经结婚啦?”

喻文州对她笑了笑,霏霏感叹:“果然好男人都太早离开市场了!我得抓紧才行。”

她转过头看黄少天:“哥你怎么还没被人认领啊?”

没想到隐藏话题这就来了,喻文州笑而不语去看后视镜,黄少天竟然还在镜子里瞥了他一眼,轻飘飘地说:“我都不着急你急什么,市场这么大,我还能再挑挑呢。”

“我怕你一个人难过嘛,”霏霏拉了下安全带,闲不住地跟喻文州说,“我哥喜欢有人陪着,但是他现在工作太忙了,一般人接受不了,喻老师你有没有合适的同事给他介绍一下,我觉得老师都挺有耐心的吧?”

喻文州还没说话,黄少天先乐了,翘着膝盖煽风点火:“喻老师你听见没,我妹让你给我介绍对象呢。”

哎呀!霏霏又回身打了下他的膝盖,不好意思地跟喻文州说:“我就是,就是说一下,不是要麻烦你……”

“没关系,我知道你关心他,”喻文州微笑着安慰她,温声问,“那你觉得他喜欢什么样的?”

哎哎!黄少天连忙拍了下前面的椅背,直起身:“你别套她话!”

霏霏回头看他一眼,爽朗地笑起来:“别的不说,首先得长得漂亮!”

是吗,喻文州应了一声。

嗯,霏霏肯定地说:“我哥从小就受欢迎,总是认识什么班花校花的,眼光可挑了。”

喻文州笑着问:“看来你见过不少?”

“我哥当年可是风云人物呢!”霏霏语气有点兴奋,听得出她很崇拜黄少天,“我每次去他们学校找他,走在路上都有很多人跟他打招呼,我经常去得不是时候,他都跟漂亮小姐姐在一起,搞得那些小姐姐都很嫌弃我。”

“你不生气吗?”喻文州问。

“不生气,”霏霏看向窗外,说得很自然,“我胆子小,看到高年级的人总有点害怕,而且她们都长得很漂亮,是吧,娇气一点很正常,自己长大之后就明白她们的心情了,我男朋友要是成天带个拖油瓶我也愁啊。”

“你不是拖油瓶,”黄少天这时插话,“而且你又不是每天都来找我。”

“哎呀你这是典型的直男发言,”霏霏挥了挥手,“少女们是很敏感的,你把别人的事看得比她重要,她就会很伤心。”

这话黄少天大概无言以对了,现在道理大家都明白,但是成年人都未必能处理好这种“谁的事更重要”的矛盾,更不要说当初十几岁的中学生。那些校园里的往事,喻文州觉得在黄少天记忆大概是另外的版本,或许他根本没注意过妹妹和女朋友们的细腻心思,就像很多那个年纪的男生一样,所以此刻听霏霏说起来,反倒有些茫然,好像并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

“但是喻老师你知道吗,我一直觉得很奇怪,”过了一会霏霏又说,“我哥那会身边的小姐姐,可能也算不上女朋友吧,就是经常在一起玩的,我觉得我哥对她们不是很好,他这人其实有点大男子主义……”

喻文州点点头:“是有一点。”

哎哎哎!黄少天表示抗议,霏霏无视了他,接着说:“……应该说不是很上心?反正根本不哄着她们,她们好像也经常生气,但是生气之后还是主动来找我哥,有好几次她们还找到楼下来呢,我接过电话。”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都是女的吧,比起我哥我更理解她们,”她说,“所以我很早就明白了,你喜欢得多,你就要受委屈。”

过了几秒,喻文州温和地“嗯”了一声:“一般来说,男生在情绪上更迟钝一点,但是感情上的事确实不能讲道理。”

啊,霏霏这才后知后觉地有些害羞:“不好意思啊我怎么把你当倾诉对象了,不知道为什么跟你一聊什么都想说。”

很正常,黄少天在后面飘来一句,“他就干这行的。”

喻文州笑眯眯地补充:“你还有什么想聊都可以说,说不定我还能提点建议。”

唉其实,霏霏停了一下,说:“我哥后来好多了,刚才说那些都是小时候的事,喻老师你要是给他介绍对象一定要多夸夸他……”

黄少天感觉是没憋住的一声哼笑,不过霏霏大概以为他在捣乱,也没在意:“真的,他对之前那个女朋友就挺好的……”

她回头看了黄少天一眼,喻文州也从后视镜往后看,黄少天撑着胳膊望窗外,刘海被风微微吹起,脸色非常坦然,那就是说了也无所谓的意思,得到许可霏霏才继续说:“人家长得漂亮,性格也温柔,所以我觉得很可惜,但是也没办法。医生是前几年最忙吧?以后会好点,我哥是这么说的,我肯定偏心,就希望快点有个人照顾他。”


车停在半山的一个平台上,倒是也有不少过来散步兜风的其他人,霏霏说要去买奶茶,他们两个就在原地等,喻文州倚着围栏看了看,下午的风景特别敞亮,之前他和黄少天也来过一次,不过是晚上,晃了一圈就走了,对他们来说外面还不如车里的空间有气氛。

黄少天晃到他旁边,扯了扯T恤,小声说:“她是不是说太多?大学生还这么单纯,一个下午家底都抖光了!”

喻文州侧过头看他,微笑着没说话,黄少天狐疑地说:“你又笑什么,还是吃醋了?哎等等,我还没见过你吃醋呢。”

“怎么没有,”喻文州笑着说,“你没答应我的时候,有一次在医院里被我撞见……”

哦!黄少天也想了起来,不以为然地说:“那算什么,你又不是真的觉得我跟她怎么样,还不是追久了自己闹别扭。”

说到这他倒是自己乐起来:“哎你这人,在一起都不会闹别扭了,生个病还搞情深义重那一套,不好玩不好玩。”

喻文州克制住没去摸他的脸,笑吟吟地顺着他的话说:“你想怎么好玩,要不要再给我仔细说说怎么对前女友好的?”

“这个嘛……”黄少天眨眨眼睛,搭住栏杆,“其实霏霏说的那些小时候的事,我还是有点印象的,她说的也没错,想想那会认识的女生好像都是那种性格,个个跟公主似的。”

你还好意思说人家,喻文州在心里想,黄少天虽然不娇气,高傲估计差不到哪去。

“但我那会特别正直好吗,我可不想占她们便宜!”黄少天哼哼完,想了想说,“可能不是真的喜欢吧,那个时候也不知道什么是真的喜欢。”

“之前那个是大学同学,我没跟你说过吗?”黄少天看了一眼他的脸色,“正好家里是这边的,所以当时……”

喻文州挑眉:“之前你说的是实习的主任介绍你过来工作,原来是女朋友的关系?”

哎,哎,不是……黄少天飞快地看了眼远处,喻文州简直太了解他那些小动作的意思,好以整暇地看着他,黄少天挠挠脸:“这个,算一半一半吧,她也不是非要回家,就是刚好……”

其实他刚才任由霏霏跟喻文州说那些,就是完全对喻文州坦白的,没有什么不能让他知道的事,他对他是这样的感情和信任,喻文州当然不会抓着过去,只是喜欢看他这种生动的样子:“是她提的分手?”

……是吧?黄少天竟然怔了一下:“哎我靠,我竟然记不清了,但是说分之前应该就冷下来了,我那会天天在医院,时间点不太清楚,反正她打电话过来,我心里也觉得大概就这样吧,还挺和平的,后来就没联系了。”

喻文州嗯了一声,黄少天看他:“你不发表点感想?你刚才跟我妹不是挺能说的吗,你可真会套话啊,我以为当初是我太掏心掏肺,现在一对比看来你还是花了心思的,一般人你随便应付两声人家就什么都跟你说了吧?!”

“怎么会,”喻文州笑了笑,“我当初等你说一句’好’,套了那么久都没听见。”

黄少天得意:“说明我清醒得快。”

喻文州却看着他,温和地说:“少天,我每次听到你以前的事,就总是想早点认识你。”

黄少天倚着栏杆微微晃了晃小腿,才轻飘飘地说:“以前认识我你更没机会了,你没听霏霏说吗,以前我可肤浅了,就喜欢长得漂亮的……”

他瞥了喻文州一眼,硬是补充了两个字,“……女的。”

喻文州被他逗笑了,差点又想摸他的头发,这时霏霏小跑回来了:“哇排了好久的队,来来这个奶茶是你的……”


他们沿着草坪走了半圈,半山的风光非常绮丽,然后喻文州的电话响了,正好借机会离开一会,让他们兄妹聊天。周末还是会接到同事的电话,不过现在学校的各个方面都比较熟悉了,喻文州大概摸清领导和对接方的脾气,行政工作不再那么磨人,下班的时间又恢复了稳定,虽然跟任教的时候不能比,至少不用陪着各种应酬只为了混脸熟。

连霏霏都知道黄少天喜欢陪伴,倒不是非要每天腻在一起,但是医职人员的家庭,喻文州也算从小到大在这个环境里见过很多,因为工作太辛苦又不稳定,假如另一半不能在时间上牺牲一些,说真的感情都很难维持。

如果是一般的夫妻还能有个孩子作为连接和寄托,但他们这种情况,各自忙于事业是行不通的,三十岁的年纪已经足够明白恋爱不能当饭吃,或者说所谓伴侣,没有陪伴就毫无意义。

黄少天现在对他依赖性很大,这是性格使然,某种意义上他陷得比喻文州都要深了,失去联络就会焦虑,见到人就很高兴,他的情绪一直这么鲜活,丝毫不会敷衍,其实居家生活的情调也是黄少天在折腾,不知道怎么还能保持神采奕奕的,两个人互相影响,用李轩大大的话说喻老师也终于有点人间烟火气了。

月初的时候黄少天过生日,作为礼物,喻文州跟他说,找个时间想带他回家里吃饭。家当然是指他父母家,黄少天一开始很干脆地答应了,还开玩笑说要仔细想想上门礼物,他刷着淘宝一边兴致勃勃跟喻文州提议,这个怎么样?那个怎么样?而喻文州只是微笑着看他,过了一会,黄少天终于感觉出不对,警惕地看向他:“怎么突然要吃饭,你怎么跟家里说的?”

喻文州笑眯眯地说:“我说要介绍对象给他们见见。”

那个瞬间黄少天的表情,可以说是相当精彩,他震惊又难以置信地看着喻文州:“不是作为朋友?你就跟他们说了?怎么说的?阿姨没被你气晕过去??”

“就见一见,不能不同意,”喻文州一本正经,“我说我戒指都送出去了。”

你这……黄少天噎了好一会:“你特么是不是又在逗我!!”

嗯,喻文州笑了,黄少天又一副很想咬他的样子,让他不由得摸摸黄少天的脸,安抚道:“上次你值班的时候我回家说的,说了一天呢,都说清楚了,别担心。”

黄少天定定看着他,突然低声问:“阿姨真的没骂你吗?”

他还怕他受委屈,喻文州真忍不住了,把他拉过来轻轻亲了一口,温和地说:“都是一家人有什么骂不骂的,心里难受也就是几句气话的事,他们两个的脾气我知道,我能处理好。”

黄少天挨着他没说话,过了一会抬起眼睛看他:“那让我去吃饭他们也同意吗?你想清楚了?会不会太快,不然再给他们一点适应时间吧,你这人又来了,这么大的事不告诉我……!”

“没关系的,”喻文州拨了下他的刘海,笑着哄他,“不然你跟我回去看看,如果情况不对我们就走,好不好。”

好不好这样的问法,黄少天绝对没有抵抗力,但又还是有点担忧的样子,眨了几下眼睛,板着脸靠过来亲了他一口,这么可爱,喻文州想,他父母怎么会不喜欢。


后来果然如他猜想,两位老人虽然接受得没那么快,等看到黄少天本人态度还是很和蔼,他们不是会让人当面难堪的人,黄少天身上还带着少年气息,聪明又活泼,很容易让喻文州的母亲大人生起怜爱之心——毕竟她一直嫌喻文州太独立。

这样就算初步的尘埃落定,以后还要慢慢让他们接触,对此喻文州很满足,他一直都想让黄少天融入他的家庭。至于黄少天家里那边,因为长期分离的缘故,黄少天目前似乎都没有告知的意向,喻文州完全尊重他的决定,然而这次他妹妹突然过来,喻文州能感觉到他的摇摆,不然根本不会邀请喻文州今天一起来。

其实喻文州想跟他说不用着急,也不需要觉得因为喻文州跟家里说了所以他也要表个态,喻文州不清楚霏霏和父母的亲密度如何,假如黄少天只想让她一个人知道,她却忍不住告诉了父母,这种脱轨的后果一定很难处理。

但他还是完全尊重黄少天的决定,再困难的后果两个人一起面对就是。

挂上电话,他给黄少天发微信说在车里等他们,然后又坐了大概半小时,听到敲车窗的声音,喻文州抬起头解开门锁,从后视镜里看到黄少天坐进来,黄少天也挑起眼睛往镜子里看,只对视了一眼,喻文州就知道他已经说了。

霏霏还是坐副驾驶,动作有点矜持,也不敢看喻文州似的,抱着奶茶乖乖系好安全带。时间大概差不多了,机场离市区还有段距离,喻文州发动了车,温和地说:“还有什么地方想去吗?没有就去机场了。”

“先过去吧,”黄少天说,“早点到,她还能在机场买点吃的。”

嗯,喻文州勾下转向灯,车开离了停车场。


路上先是安静地过了几分钟,在一个红灯前停下的时候,霏霏突然“啊”了一声,后知后觉地惊呼:“那喻老师的戒指??”

她猛地转过身看向后座,喻文州透过后视镜,看到黄少天懒洋洋的又带着得意,抬起手从衣领里将项链勾了出来。

“……我靠,哥你好肉麻啊!”霏霏受不了地回过身,喻文州注意到她耳朵都红了。

“诶诶?你说什么?注意一下你的用词!”黄少天挑起眉毛。

“喻老师他威胁我!你不管吗?”霏霏的反应倒也快,一秒开启小学生告状模式。

喻文州笑起来:“你哥的脾气你也明白,我都听他的。”

哇……霏霏真是要挠车门了,黄少天幸灾乐祸:“现在你知道肉麻的是谁了吧!”

霏霏回头瞪了他一眼,转回身拉拉安全带,用陈述的语气说:“我看你还挺高兴的。”

“他脸皮有点薄,”喻文州适时插进来,两边都顺顺毛,“这点你们很像,果然是一家人。”

兄妹俩都安静下来,过了几秒,霏霏小声说:“喻老师你也太会哄人了,怪不得……”

喻文州笑了,突然有点好奇,在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嘴上问:“他怎么跟你说的?”

“我哥,嗯,他就说……”小姑娘到底还是清纯大学生,脸又有点红了,含糊地说,“他说你追他的,反正就答应了,细节他不让我问!”

黄少天肯定说尽他的好话,这些喻文州都知道,而那些他曾经逼他的,造成的伤害,两个人之间互相亏欠的事,黄少天是绝不会说的。后视镜里黄少天还是手肘搭在窗边望向路旁风景的样子,一脸坦然又光明磊落,任凭他们讨论。

“这次时间太赶了,”喻文州温和地说,“等你下次来,请你去我们家吃饭。”

真的吗?!霏霏有些兴奋,看了看黄少天,不好意思地说:“谢谢喻老师!”

是我谢谢你才对,喻文州笑着说。


年轻人毕竟更容易接受异样的事物,他们还没有形成固若金汤的观念,也没有被社会中的泥泞挤压后的怯弱,他们积极,单纯,对明天充满希望,很快就会被美好的东西感动。虽然他们这种关系在外人眼里算不上美好,但霏霏确实是亲人才会有的“我哥高兴所以我也高兴”的态度。

到了机场,黄少天要去洗手间,喻文州陪着小姑娘换登机牌,霏霏忍不住说:“喻老师,之前我说我哥以前的事你别介意,是我太八卦了!”

“没关系,”喻文州笑了笑,“我很愿意听到这些,这样可以更了解他。”

霏霏抬头看看他,小声说:“其实不是我哥对她们不好,我后来长大了才想明白,我哥不知道怎么关心别人,因为我爸妈……没人关心过他,他怎么可能会。”

即便是喻文州也有点听不得这些话,但他只是平静地嗯了一声,霏霏看他很镇定,胆子也大起来,认真地说:“后来他自己吃的苦多了就会了,我一直想为他做点什么,但他不愿意回来,也不让我跟着,我是很偏心的喻老师,他跟谁在一起都无所谓,就是一定要对他好,要是你对他不好我不会原谅你的。”

“我知道,”喻文州注视着她,又说了一次,“谢谢你。”

这次还是太仓促了,在短短几个小时内让这个年轻女孩的情绪激烈地变化,喻文州几乎毫不意外看到她在安检门口抱着黄少天哭了,黄少天一个在工作上每天看到路人哭泣八百遍的人,还是有点手忙脚乱:“诶诶你怎么说哭就哭,想来随时都可以来啊!”

但是霏霏的心态比喻文州预计地坚强一些,她竟然什么煽情和委屈都没说,揉揉眼睛最后笑了笑:“那我下次再来!”

行吧,黄少天拍拍她的头,霏霏冲他们挥了挥手,转身进了安检。黄少天倒也干脆,没有一直守着,转过身跟喻文州说:“走吧。”


回到家黄少天炖上鱼汤,电饭煲也按开,走到客厅在沙发上躺下,枕着喻文州的腿伸了个懒腰:“她跟你说什么了?”

喻文州揉揉他的头发,简短地说:“怕我欺负你。”

黄少天笑了,懒洋洋地翘起小腿:“看来我妹还不是太笨,对不对?我从小就觉得她有点笨,总怕她上当受骗。”

霏霏小时候应该就是个普通的孩子,是黄少天太聪明,反应机灵,学东西又快,自然就看她老实。喻文州温声说:“我看她不是谈起恋爱就特别投入的性格,你不用担心。”

单就这点黄少天还不如他妹妹呢,当然这句喻文州憋在心里没说。

不过他想到的黄少天显然也想到,哼哼了一声,晃着膝盖说:“我是不是该担心我自己?我跟你说,上回我去你家,阿姨都跟我说了一样的话。”

喻文州惊讶:“说什么?”

“她说文州要是欺负你,你可一定要来跟我告状!”黄少天模仿老太太的语气。

喻文州哭笑不得,摸了摸他的脸,温柔地说:“她们都这么觉得,我是不是真的对你不好?”

黄少天没有马上回答,往下挪了点调整一下枕的姿势,闭着眼睛说:“说这些没意思,你的毛病你自己知道,我的毛病我也知道,就是这样的人了,谁都改不了。”

嗯,喻文州笑着说:“只能这样绑在一起了,我还趁你不注意悄悄绑的死结。”

哎哟我草,黄少天一脸“又来了”,睁开眼睛看着他,突然提议:“不如你下次还是直接亲我吧,大家都是成年人不要搞那些虚的浪费时间!”

喻文州笑眯眯地低头亲了他一下:“买一送一,我看你都挺喜欢的。”

黄少天像是真觉得浪费时间,直接翻身压在他身上,喻文州搂住他,两个人亲了一会,分开后黄少天的眼睛非常明亮,带着笑意看他:“今天我真的很高兴,本来担心她有点接受不了,但是她说看我现在的样子就知道我过得很好,不管我怎么样都会支持我,我当时就觉得哎真是什么都值了。”

喻文州微笑着碰碰他的耳朵,黄少天停顿一下,又说:“其实要瞒着所有人我也不是做不到,但是你那么好,我就想让他们都知道。”

嗯,喻文州温柔地说:“我也是。”

他带黄少天回家,所做的全部努力,不止是对双方的交待,他一直希望黄少天能得到来自家庭和长辈的温暖,因为他值得这一切。

黄少天眼睛里荡着光采,又凑上来亲了他一口,他们之间不需要把谢字说出来,喻文州笑着拨了下他的头发,黄少天灵活地撑起身离开沙发,踩住拖鞋往厨房走:“晚上给你做个酸汤肥牛,还是阿姨教我的!”

那你做完可要多拍几张照片发给她,喻文州笑着说。




FIN





20 May 2018
 
评论(55)
 
热度(1395)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