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千里·下】(黄喻)

(已经超越黄段子范畴了让我给它起个题目


#

第二天起床,喻文州的父母早就去上班了。雨过天晴,两个人顶着暴晒的太阳出去吃午饭,怕被认出来不能去人多的地方,只好随便在楼下的小店里解决。小店没有空调,墙壁上几个转头的风扇呼呼吹着热风,反而让汗流的更快。

热的受不了,吃完饭黄少天就缩回喻文州的家里躲着。南方人都有睡午觉的习惯,他平时精力旺盛,到了中午总有点蔫。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好像被蚊子在胳膊上咬了个包。挠了半天,黄少天一骨碌爬起来,满世界找花露水。桌上和书柜都没有,喻文州很少有这种困扰,但是说不定会给他准备一个,黄少天不抱希望的随手翻了翻昨晚的便利店袋子,没想到翻出奇怪的东西。

喻文州正好晾完衣服进来,黄少天从震惊中回过神:“你你你你你……!”

喻文州看了一眼:“哦,怎么了。”

“我去,你怎么打这种主意?!”黄少天简直毛骨悚然。

喻文州笑了,在椅子上坐下,喝了口水:“你没有?那你是为了什么来的。”


没有!我只是!想见见、你……

黄少天本来觉得自己占据主动制高点,结果好好一个让人心软的纯洁理由,在那两个小盒子幼稚的一塌糊涂,说出来都嫌丢人。喻文州的逻辑也有道理,大家都是成年人,这么千里迢迢的找上门,难道只是逛逛街拉个手吗。

但是重点并不是发展太快,他和喻文州认识快十年,早就知根知底,没什么扭捏的必要。重点是,喻文州怎么进入角色的这么快?


黄少天告白的时候,他没问过,“少天你怎么会喜欢我?”“你不知道这样不对?”

黄少天说买了机票要过来,他也没问,“有什么事?为什么突然要来?”

黄少天在想什么,他大概都知道,所以他直接答应的时候,黄少天同样没有追问。他一度认为喻文州的心理历程不需要别人去探究,他给出结果,就是已经想明白了。但是现在发展到这个地步,好像必须要讨论一下,黄少天丢开手里的东西,盯着他,坦然的说:“我确实、我是想跟你一起呆着,但是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你可别跟我说一夜之间就对我情深意切了,我不信这个。”

喻文州似乎被他的话逗得露出点笑意。他偏着头想了一下,温和的说:“也没什么,就是觉得,跟你的话这些都可以试试。”


黄少天无意识的挠着胳膊那块已经不痒但是变得绯红的皮肤,他的心情有点复杂,喻文州给的解释不是他想要的,但是他又因为这个解释有点高兴。

想了半天想不到出口,黄少天索性倒回床上,哼哼两声,抱着被子滚了半圈,面朝墙,背对着其它东西。

喻文州走过去坐到床边,揉了揉他的头发:“别想多,我只是以防万一。”

黄少天突然翻过来,仰躺着看他:“哎你没…你不觉得太快吗?”

喻文州从床头柜的第二格抽屉里找出一小瓶花露水,往黄少天的胳膊上喷了一下,用手指慢慢抹开。

“我不会在这种事情上糊弄你。”

他还是给了黄少天想要的那个答案。


这可比【我也喜欢你】那些俗套话高级多了,听得懂的人才懂。

“好吧,”黄少天转转眼睛,“但是有些步骤也不能跳过!”

“什么步骤?”喻文州明知故问,笑着低下身,刘海堪堪落在黄少天眼前,却停了下来。黄少天打量他的表情,突然抬起手搂住他的背,一个用力,将他翻过来压在身下。

接吻这种事两个人都没什么经验,好在他们有很多时间慢慢试探。黄少天只是轻轻和他碰了几下嘴唇,通电一样的燥热就从腰椎一路爬到耳朵。他撑着床单的手腕开始有点酸,喻文州竟然还拉他的腰。黄少天一瞬间无师自通,压住他的下唇舌头往里面探,手也按在他的腰侧,拨开T恤下摆碰到温热光滑的皮肤。

喻文州动了一下,笑声从嘴唇中泄露出来。

“这种时候笑什么笑破坏气氛……”

“痒。”

“这样呢?”

“…别闹、”


两个人声音压得很低,像在耳鬓厮磨什么情话。第一步迈出去,后面的就容易多了,在床上不好意思是肯定的,只好闭着眼睛冲过去。黄少天剥掉喻文州的衣服,那种柔软的触觉简直让他无从下手。他控制不住的在喻文州肩膀上咬了一口,喻文州抱着他,手心贴着腰线滑到小腹,黄少天觉得自己立即硬了。他急促的喘了喘,膝盖顶开喻文州的腿,两个人的下半身挤在一起,陌生而刺激的快感一拥而上。

喻文州大概被压的有点难耐,将黄少天扯下来,面对面的侧躺在床上。他细长的手指按在黄少天腿间,隔着短裤勾来描去。“我靠你真是……”黄少天僵硬了一下,抓紧喻文州的胳膊,“平时没白做基础训练啊队长、”

“那你可得小心点,”喻文州轻笑,“虽然我训练纪录的时间不长,你要是比那个还快……”

妈的,黄少天骂了一句,扯开内裤直接握住他。拇指划过前端,喻文州突兀的侧过头,将脸埋在枕头和黄少天的颈窝之间,呻吟藏在呼吸中浑浊不清,像发烧一样的热气。


只是互相做个手活,两个人粘在一起,腿缠着腿,稀里糊涂的滚了好几圈。最后射出来的时候,快感炸裂在颈椎里,意识空白了好一会。额头胸口全是汗,黄少天觉得自己被塞进热腾的桑拿间,随时都能融化在喻文州身上。他看见喻文州闭着眼睛喘息的侧脸,凑过去亲了一下他的脖子。喻文州微微睁开眼睛,转过身,抬起手抱住他。

晕眩感渐渐褪去,黄少天盯着喻文州肩膀上那个浅色的印子有点心不在焉。喻文州从他怀里离开,扯出几张纸巾递给他,自己也擦干净之后捡起家居的短裤穿上,起身走出房间。

他倒了两杯水回来,黄少天这才觉出渴,一口气喝了半杯。喻文州碰了下触摸板,屏保散去露出原本的桌面,右下角QQ闪个不停。他索性把笔记本挪到腿上,在床边坐着一个个点开看。

黄少天懒得穿衣服也懒得动,半倚着墙发呆。午后的阳光被窗帘挡住外面,温热的风偶尔吹开窗帘,明光一闪而过。敞开的门和窗户是对流,那股暧昧晦涩的气味很快没了,一切都像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夏日。他又把视线移到喻文州的背上,光裸的皮肤留了一小条不知道是毛巾被还是什么压出的红印,因为皮肤白,显得特别清楚。脊椎微微凹陷,流畅的弯下去。短裤非常宽松,他又没穿内裤,要掉不掉的卡在胯骨。黄少天看了一会,伸直小腿,脚趾去勾那条糟糕的裤边。


喻文州刚开始没注意,后腰被蹭了几下才回过神,眼睛还看着屏幕,反手去抓黄少天的脚,指腹在他脚心刮了一下。

黄少天是敏感体质,什么痒在他身上都要翻三倍,差点没被他惹的跳起来。他收起膝盖,挪过去贴着喻文州肩后:“你看什么呢。”

QQ对话框里显示的是春易老的名字,黄少天扫了两眼,都是网游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一到夏天,职业选手放了假,网游就鸡飞狗跳的。“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要我说下次抢boss的时候就直接把微草堂的团杀一杀,需要的话本剑圣可以帮个忙。”

喻文州笑了笑没有说话。

黄少天搭上他的肩膀:“没劲……你这电脑里有什么有意思的?”

喻文州的电脑里时不时会冒出一些练手速和反应的小游戏,很适合消磨时间。他听见黄少天的话,让开触摸板的位置:“你自己看吧。”

“哎哟队长,你可别……”鼠标跟着黄少天的手指灵活移动,“让我发现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喻文州抬起手顺了顺他的头发:“比如什么?”

黄少天转过头,笑嘻嘻对他眨了下眼睛。喻文州笑了:“你要是想看,我这刚好有一个还没删。”

黄少天停了一下,神色复杂的看着他。喻文州连那种东西都买了,看个爱情动作片也不算事……但是!他到底图什么!

喻文州不动声色的反问:“你没看过?”

黄少天当然也看过,他那时候出于某些试图扼杀在摇篮却屡屡失败的念头,特地找了另外那种片子观摩见习。但他又不是原本就喜欢男的,看了几部都不痛不痒没什么感觉,只觉得跟男女之间差别不大。没想到过了几天,他突然梦见自己和喻文州抱在一起搞来搞去,早上起来硬的不行,接下去的一周看见喻文州就浑身难受,自然再也不敢看了。不过现在不同,反正已经各种生米熟饭,黄少天底气十足的扬扬下巴:“行啊,那就看看呗。”


喻文州下的这个片子,似乎和黄少天看过那些差不多,布景简陋,光线暗白,一张大床上两个男人纠叠在一起。前戏的节奏非常缓慢,抚慰也都是些基本动作。黄少天看了一会,确定不是自己当初心态不对,因为就算现在和喻文州一起看,他也还是没有感觉。他突然问:“这是什么时候找来的?”

“答应你之后。”喻文州轻声说。

“你不用这么……”黄少天不知道应该说他认真还是考虑太仔细。

喻文州笑了一下:“你也知道我有这种坏习惯。”

黄少天那么了解他,抿了下嘴没再出声。

片子里的剧情进行到口 交,黄少天有点不自在的动了动。不是口 交怎么样,是他梦里出现过这个情节。他后来一直催眠自己忘记,不然有时候喻文州在他面前说话……

“这个你想试?”喻文州以为他在惦记,“但是我现在还……你可能得等我适应一、”

“不不不不!”黄少天赶紧否认,“我没想,你别操心了。”

紧张什么,喻文州好笑的看他。黄少天果断拖过进度条:“既然我们都不想这段就跳过吧!”


他一直拉到床上的人开始做扩张,这段似乎比较重要,黄少天颇为认真的看了一会。看见床上那个年轻人被压着腿进入,他凑过去跟喻文州咬耳朵:“你说,他疼不疼……”

喻文州抬手搂他,手指若有似无擦过他尾椎的地方:“试试不就知道。”

黄少天还什么都没穿,只用被子随便遮着,喻文州的指尖几乎碰到臀缝那条浅进去的线。黄少天本能的缩了一下,赶紧抓住他的手:“这个问题我们……”他停下一半的话,刚刚音响里传出一声拖长的呻吟,不知怎么似乎扎到他的神经,一直没有出现的尴尬感突然滞后的冒了出来。虽然都是关起门来的私事,但是他在两周之内跟自己的队长表白交往滚了床单还一起看毛片,跳脱出去冷静的想一想,真有点不太像话。

喻文州倒是一瞬间就明白了,握住他的手腕安抚的揉了揉。黄少天看着他,很快回过神。喻文州肯定多少想过这些事,他做的心理建设竟然比黄少天还要多,或者说,他想到黄少天没想的东西,完完整整将最后一块漏洞填补起来。

黄少天的耳朵特别薄,完全无法掩饰情绪,有什么事先看他耳朵就行。现在他耳廓又变得殷红,喻文州笑了,刚想开口,黄少天突然起身将他推在床上,顺手合上笔记本,那些嗯嗯啊啊的背景音即刻消失,重新回到只有知了和风声的炎夏午后。黄少天压过来亲住喻文州的嘴唇:“队长。”

“…嗯、”

“你让我一次,下回再随便你。”他模模糊糊的说。

他们之间一直有种奇妙的平衡,因为太过了解,知道对方会怎么想,在做决定的时候总能体贴的留出余地,不会使对方为难。既然黄少天主动提出要求,喻文州就会答应他。事实上只要黄少天叫他“队长”,喻文州就很难抗拒,这算是他不为人知的弱点之一。

所以他搂住黄少天,轻声说:“好。”


黄少天刚才看了半个多小时的片子,像冷感似的难以触动,按理说这跟性别没有关系,情 色的裸 体和呻吟同样可以使人脸红心跳。但是现在碰到喻文州,那种燥热的感觉一下就涌回来了。西晒的阳光倾泻而入,气温似乎比之前又高了一些,黄少天只是压着喻文州亲了一会,刘海已经染上潮气,他向后捋了下碍事的刘海,直起身去拿润滑剂。

喻文州挪了挪身体让自己躺的舒服点,看着黄少天暴露在明亮空气中的身体。他们十几岁就住在一起,什么都不穿的样子也没少见,喻文州还记得他当初能透过薄薄皮肤看见骨头的样子,好像一不留神,他已经褪去少年的表层长成年轻人。长大竟然是这么快的事,在日复一日的训练和比赛中破土而出。

他意识到自己对黄少天不太单纯有一段时间了,但是从没想过要挑明,他习惯在心里藏事情,不怕多这么一件。等到三五年之后,他们退役,一身轻松了再去问问黄少天的意见。原本是这么想的,没料到黄少天在这种事上一点都不愿意自我欺骗。


“想什么呢,我跟你说现在后悔可来不及了。”黄少天打开盖子倒出一滩在手心,“……我靠这东西好油。”

这么油腻的触感,流在手里已经非常微妙,抹在别的地方不是更加……黄少天迟疑了一下,喻文州把瓶子拿过来:“你才是想什么,不用这个你也进不来。”

“我是怕你……!”黄少天差点咬到舌头,喻文州手指沾了一层润滑握住他,从未体验过的别扭和快感撞在腰窝,几乎跪不住。喻文州只是摸了几下,他就明显的硬了。

“停停停!”他赶紧拉开喻文州的手,“你别弄了这样套子戴不上去……”

再擦一擦不就行了,喻文州不以为然。黄少天被他一激,也开始放弃底线,拉开他的腿把那些液体抹上去。喻文州皱起眉,明白了刚才黄少天为什么反应那么大,他有点控制不住的想缩起腿,黄少天幸灾乐祸按住他:“怎么了队长,别躲啊,你觉得舒服吗……”

喻文州抬起眼睛去看天花板,低低喘着,试图转移注意力。总之那是种很难习惯的触觉,黄少天的手指缓缓抽动的时候,他还是没忍住哼了一声。他熟悉黄少天双手的每一个线条和纹路,甚至知道他右手中指握笔磨出的硬块,和手背上两年前被锅烫出的一小截白色痕迹。想到那双手现在在对他做什么就有些头昏脑涨,喻文州碰了碰他的腿:“少天,可以了……”

黄少天停顿一下才说话,声音竟然也难掩沙哑:“…再等会、”

“你进来,”喻文州直接承认,“我受不了这个。”


黄少天戴上套子,慢慢抵进去。他几乎兴奋到极点,像在外面37度的太阳下跑过一千米似的,那种热度轰然作响,绞的脑子都要烧起来。要不是不久前射过一次,他肯定撑不下去,喻文州低长的呻吟听得人失神。黄少天重新找回意识的时候,已经连续抽送了好几次,喻文州的身体又软又紧,煽动着黄少天的汗从耳后淌下去,他低下头,咬住喻文州发烫的肩膀。

喻文州勉强偏了下头:“…你这个习惯不好,得改一改。”

黄少天没松口,又狠狠撞了他两下,喻文州再也没力气说话了,潮热的喘息却一声接一声。

黄少天顶进深处,两个人密不可分的连接在一起。在纠缠中涌动的不止是一个下午的欲念,还有整个青春期的躁动,经过几个夏天暴晒发酵,浓稠的淤在心里,仿佛只有这种方法才能疏散。

“队长…”黄少天压着他的手,鼻尖蹭过喻文州的耳朵脖子,被湿濡的发尾抹上一层水汽。他带着这种湿热去咬喻文州的下唇,喻文州抬起手搂着他的后颈,亲吻的时候连时间都静止了。但是很快黄少天摸着他的腿,再度动起来。

“队长,”他突然狡猾的笑了,“我看那些片子,总分不清他们叫成那样到底是疼还是爽,你这样叫就容易多了。”

喻文州的身上全是汗,眼前的东西都在晃,他闭了下眼睛,喘了一会才说:“你要是能听懂,现在就应该轻点……”

“我就是听懂才不愿意……”黄少天又咬他的锁骨,声音含糊不清。

喻文州根本管不住他,连自己还顾不过来,基本没有爽只有疼,疼的都快麻了,又热的喘不过气。恍恍惚惚的不知过了多久,黄少天突然抱紧他,耳边响起只听过一次的甜腻叹息。


黄少天离开了一下,喻文州躺在床上疲倦的喘着,心脏还在剧烈鼓动。他隐约觉得身下的床单都有点湿,但是又懒得动。很快黄少天回来,搂住他笑嘻嘻的亲了一下。喻文州察觉腿间的触觉,睁开眼睛:“还干什么……”

“让你舒服点。”黄少天的手指再一次进入那个地方。

这次感觉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湿滑而柔软。黄少天慢慢摸索,贴着灼热的粘膜往里面摸,几乎整根手指没进去,终于摸到一个微微突起的硬块。喻文州整个人都颤了一下:“少天、”

“我也去网上找过一点……”黄少天贴着喻文州的耳朵小声说。喻文州肯定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没想到刺激会那么强烈。黄少天的手指那么灵活,贴着那个地方绕圈按揉,喻文州疲软的下体硬了一半,就已经有液体渗出来。

“我腾不开手,你自己弄一下。”黄少天拉了下他。

喻文州靠着黄少天的肩膀,低喘着自慰。他很少做这种事,依然能发现前列腺快感和普通的抚 慰很不一样,电流中夹杂酸涩,腰变得一点力气都没有。黄少天的舌头轻轻在他嘴里搅动,喻文州在短时间内遭受太多感官折磨,没坚持多久,“嗯…”了一声射出来。


“你睡一会吗?”黄少天帮他擦了擦。

喻文州无奈的笑着翻了个身:“先换床单吧,再过一会我爸妈该回来了。”

但他确实有点累,正想看看时间,黄少天突然按住他的手:“文州。”

已经很少听见他这么叫,喻文州怔了一下,转头看着他。黄少天的视线有些游移,想了想才说:“我挺高兴的。”

“我知道。”

喻文州笑了笑,温柔的说。




END






21 Apr 2014
 
评论(28)
 
热度(643)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