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千里·上】

外面大雨倾盆,冲刷在头顶的钢化玻璃上闷雷似的轰隆作响。机场里面更加嘈杂,到处都在打电话。黄少天没怎么经历过春运的火车站,心想大抵不过如此。

他又拉低了下帽檐,手指飞快在键盘上抹过,几乎移动出重影。连续发了好几条,对方都不见回应。黄少天盯了一会屏幕,放弃的抬起头张望,手机在掌心里转了两圈,却突然震动起来。

他划开屏幕,放在耳边:“喂?”

“我看新闻说雨要再下一会,今天还能飞吗?”


喻文州的声音温和平静,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黄少天本来好好的,一听反而有些沮丧。

“不知道啊,”他看了眼被团团围住的地勤人员,“谁都说不准,听天由命呗。”

多大点事,喻文州似乎笑了:“饿了先去吃点东西。”

“你别等我了,说不定要拖到明天。”

雨声太大,喻文州听不清他的话:“什么?”

“我说……、”

黄少天一阵没来由的焦躁,直接挂了电话,把刚才那句话打在短信发送出去。

——好。

喻文州简单的回答。


有些关键的时刻,喻文州的话总是很简单。

黄少天往上翻着他们之间的信息,很多零零碎碎的,闲聊瞎扯,喻文州打的字不算少,偶尔也有几句胡话不能让外人看见。

但是……黄少天的手指停下来。


他告白就是在机场,赛季结束,喻文州回家,他执意跟着送机。

他们每年坐几十次飞机的人,喻文州好像也不明白黄少天非要送个什么劲。

黄少天坐在角落里的长椅上,看着喻文州换完登机牌向他走回来。慢慢走得近了,墨镜上面浮现出他的倒影。

喻文州大概是蓝雨唯一一个有墨镜的人,虽然只有这种时候才会戴一戴。之前被李远看见,眼馋着自己也起了心思,却被群众毫不留情的扼杀在摇篮里。

“你跟队长根本不是一回事!懂吗,不是一回事!”


谁能跟喻文州是一回事呢,黄少天看着他被墨镜遮住大半的脸,有种不清不楚的冷淡。当然冷淡本来就是墨镜的功用之一,但是放在喻文州身上,让人有点不太愿意接受似的。

别人都没见过这样的喻文州。然而在他所有未知的样子里,黄少天总是站在离他最近的地方。

被这种突如其来的念头齁得一时迷糊,又或者赛季结束,忽然间放松下来警惕性清零,直到喻文州跟他说话,黄少天还没回过神:“……嗯?”

喻文州笑了:“都说不用你送,起这么早,现在觉得困了?”

黄少天眨眨眼睛,好像是有一点。但他无所谓的偏了下头:“没关系,她们说这是男朋友应该干的事。”

喻文州停顿了一下:“……你说什么?”

黄少天看着他,直白的和他对视。


他当然看不见喻文州的眼睛,这样才好,如果能看见喻文州的表情,他觉得自己肯定要动摇。

但是这种事不能退,一步都不能,就像擂台赛的最后几秒,一定要把气势打出来。这是王牌必须扛的压力,黄少天久经沙场,再泥泞绝望的困境都拼过,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他看着眼前黑色的墨镜,再从镜片的弧度中看见自己的倒影。

喻文州现在看见的也是这个画面,他不说话,黄少天就也等着。他明明听得清楚,难道用一句反问就能混过去?


僵持了一会,喻文州稍微低下脸。

黄少天后知后觉紧张起来,表面上却锋利无隙,像剑芒咄咄逼人:“队长?你要是不明白我就再说一遍、”

喻文州轻微的叹了一声:“让我想一下。”

他没再给黄少天追击的机会,拿起机票和行李,墨镜下的浅色嘴唇平静说,“我先走了。”

“少天,九月见。”


九月,黄少天怎么可能等那么久,第三天午觉醒来,趁着梦里镜花水月的迷幻劲儿,摸过手机发了条短信。

【你想好了吗】

等了两分钟没有动静,黄少天放下手机,重新躺回床上。

要说喻文州之前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他是不信的,他们之间什么都藏不住。虽然黄少天擅长伏击,喻文州的耐心并不输他,偶尔细微的尴尬别人都看不出来。黄少天有时候看进他的眼睛里,甚至也会被糊弄过去。

但也还是有些东西糊弄不过去,不然喻文州干嘛要想这么久呢,他做其它决定的时候可从不心慈手软。

黄少天掂量着胜算,抱着枕头迷迷糊糊几乎又要睡着,手机终于响了起来。他抓过来拿到眼前,看了两三遍,才“咚”的扔掉手机,翻过身仰躺着,突然笑了起来。

【那就试试吧】


说要试,黄少天发现根本试不出什么。和往年的暑假一样,大家各过各的,偶尔发个短信,晚上在游戏里逛一逛。两个人用小号满世界刷地图,夜深人静的时候,喻文州的笑声在耳机里痒得要命。

又一次被挠在耳膜,黄少天操作角色做出个拥抱的动作。

喻文州一时没有说话,只听见细微的呼吸声,好像他真的抱住喻文州,对方的脸贴在自己耳边。

黄少天突然就有点不高兴,屏幕里的小剑客空落落站了一会,随手舞弄出两个剑招,转身跳到一旁的石头上。

喻文州笑了,屏幕下方打出一行字。

【闹什么脾气?】

可能他也觉得这句话说出来有些暧昧,转成打字就什么玩笑都可以开了似的。

黄少天对他这种处理也不怎么满意,夹着试探又轻描淡写,不是和以前一样么。说到底人总是贪心,黄少天扯掉耳机,手指飞快在键盘上敲。

【饿了饿了,我去找点东西吃】


黄少天翻箱倒柜,最后只找出一盒饼干,咬上一口饼干屑就簌簌的落。黄少天赶紧将键盘挪开,不能打字只好缩小游戏窗口,刷了刷论坛和微博。微博上有人转了一条心灵鸡汤,及时行乐青春不在云云,黄少天鄙视的看了两行,一不留神嚼太快噎住了,捂着嘴咳咳咳,抓起水杯喝了好几口才顺过气。

食道通了,那股堵塞的疼劲还迟迟不散。黄少天侧过脸用肩膀的T恤蹭了下嘴,想了想,手指点点,利落的打开收藏夹。


几分钟之后,他抓过手机。

【我订了后天的机票】

不知道喻文州是怎么想的,总之过了一会,回复才冒出来,蓝色气泡里只有简单两个字。

【几点?】

黄少天把航班号和时间发过去,喻文州答应,“好。”


黄少天拍板的速度快,没想到天气变化更快,骤雨说来就来。

透过钢化玻璃,可以看见远处的树枝在强烈水势中可怜兮兮的飘摇。机场里已经弥漫开各种泡面的味道了,这么一来更像春运的火车站。黄少天坐在角落,担心手机没电不敢再多摆弄,只好无所事事的发呆。

又等了若干小时,就在黄少天以为得拎着行李回家的时候,天上的水似乎终于倾尽,机场传来登机的广播。

黄少天给喻文州发了条短信,直到坐上飞机还没有回信,QQ也显示离开。黄少天关了机,拉低帽檐挡住脸,打了个哈欠,突然特别佩服那些远距离的人。见一面那么难,偏偏越难越不甘心,较着劲也要赶过去。

这样的力气用一次少一次,一共才够用几年?


机程很短,但是飞机落地的时候已经将近半夜。

开机的时候黄少天想,要是喻文州已经睡了,自己就先去找个连锁酒店住一晚。话是这么说,他当然还是希望喻文州醒着。没想到等啊等,直到走出机场,还是没有任何新信息。黄少天有点郁闷的坐上出租车,司机问他去哪,他憋了一天,直接就跟人家聊了起来。司机大半夜的也空虚寂寥,高速开了一半,他已经把喻文州家附近的大小酒店都介绍了一遍。

“最近学生放暑假啦,人很多的,你要来旅游也应该早点定好房间。”

黄少天想说他不是旅游,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起热闹的吉他前奏。

黄少天看着名字愣了一下,接起来:“……你还没睡?”

“没有,”喻文州笑了笑,“在车上吗?”

“嗯。”

“到楼下给我电话。”

黄少天稀里糊涂的应了两声,挂上电话,让司机直接开到喻文州住的那个小区。

“噢,你不是旅游的啊,来见女朋友?想给她惊喜是吧。”

司机一脸很懂的样子。

“是啊,”黄少天望着窗外黑色夜景,自然的说,“上个月过生日我没空,一直生气到现在。”


喻文州住的小区只有六层楼,没有电梯,幸好黄少天的行李很少。

这种矮层小区的好处就是绿化充足,悠闲安静,房间都很宽敞。黄少天给他发了条短信,爬到三楼的时候,声控灯亮起,同时传来开门的声音。

喻文州推开门,笑着看他一阶阶走上来。

灯光暗黄,影子斜下短短一段,睫毛却变得特别长。抬起头看见喻文州温和的脸,黄少天体内那些从机场暴雨、或者前天夜里的饼干、再或者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感情变质的时刻开始堆积的堵塞感,突然像被戳破的泡沫,一下就散没了。

走到门口,喻文州让开身体。黄少天轻手轻脚走进黑暗的客厅,喻文州的父母肯定已经睡了。他回过头,喻文州小心关上门,示意他往自己房间走。一片漆黑中只有卧室还亮着光,黄少天走进去,三百六十度的飞速扫视这个意义重大的房间。喻文州看见他耳后被盛夏夜晚捂出的汗迹:“先去洗澡吧。”


那个房间有喻文州的味道,黄少天站在花洒下,心不在焉的想。等他关上水,看着一屋子雾霭缭绕的湿气,突然意识到自己用了喻文州的洗发水沐浴露,好像也有点染上那种气味。

回到只剩台灯的卧室,喻文州已经坐在床上,看见他进来,轻声问:“你饿不饿?”

他晚上特地去过一次楼下的便利店。

“……有点,”黄少天被他一提也感觉出来,但是一脸纠结的盯着那个便利店的塑料袋,“算了算了,还要再去刷牙。”

几岁了你,喻文州笑了一下,明显不把他的烦恼当一回事,从袋子里翻出个小蛋糕扔过去。黄少天禁不住诱惑,扯开包装,盘腿坐在电脑椅上,咬了几口,又有蛋糕渣掉下来。黄少天纳闷的盯着小小一粒顺着他的膝盖滚到地上,等他弯腰去捡,早就消失踪影。喻文州认识他这么多年,早知道会是这样,坐在床上说:“不用管了,我明天再扫。”

为了避免掉的更多,黄少天匆匆吞掉蛋糕,又勉为其难的去洗手间刷牙。

等他回到床上,喻文州说:“我关灯了。”

黄少天应了一声,房间无声陷入黑暗中。


大概是刷牙刷的太潦草,黄少天觉得舌根还是甜的。他躺了一会,突然出声:“队长。”

喻文州显然也没那么快睡着:“嗯?”

“你过来一点。”

黄少天要求。

这张床是标准的双人尺寸,大得无用,伸直手脚还是什么都碰不到。

窸窸窣窣的,喻文州顺从的靠过来,手背碰到他的胳膊:“怎么了?”

笑屁,黄少天在心里呛了一句,转过身,手臂摸索着,绕到喻文州的背后。

这回喻文州的笑声没那么明显,也抬起手搂住他,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发:“在机场待了几个小时?”

“六七个吧。”黄少天已经不太计较,随口回答。整个房间的种种气氛,加在一起也比不上喻文州本人身上的感觉。房间里空调开的很低,喻文州锁骨那一小块皮肤被吹得有些凉。黄少天鼻尖脸颊贴到那种凉意,有点晕头转向的,什么都计较不起来。

他忍不住又将喻文州搂紧了一些,就像之前想象过的那样,做些从未做过的事,这才叫试一试。

喻文州竟然不觉得尴尬。

“睡吧。”

如同以往,他纵容的说。





19 Apr 2014
 
评论(38)
 
热度(499)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