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Rhiine
 
 

【南风】20

20.


年后没几天就是喻文州生日,再往后又是情人节,黄少天说我们就折中选一天好吗好吗我排不出两天假!

喻文州本来也不是很在乎节日的人,相比之下黄少天倒是非常钟意这种气氛,“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很容易让他情绪高涨起来。

“你说了算吧。”喻文州欣然表示都听他的安排。

于是黄少天在放假那天从早上就开始忙着去买菜,回来的时候还带着一束玫瑰,喻文州看他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一边准备炖鸡汤一边哼歌,真不知道到底是谁过生日。

吃完午饭黄少天想眯一会,喻文州平时没有睡午觉的习惯,不过还是陪他躺着,拿个靠枕倚在背后,用笔记本做上课用的ppt。过了大概一个小时,黄少天翻了个身,打着哈欠搂住他。

“在你旁边睡得特别踏实……”他还没清醒,带着朦胧的睡意嘟囔。

喻文州笑着在被子里摸了摸他压上来的腿,黄少天像被顺毛的猫,惬意地闭着眼睛,嘴上问:“有什么生日愿望,说来听听。”

“这个问题我昨天还想了,”喻文州配合地说,“但是实在想不出什么来。”

黄少天不以为然地哼哼一声,喻文州笑着补充:“希望你们身体健康倒是真的。”

黄少天眯着睁开一只眼睛:“你爸妈去体检过吗,有什么毛病没,不过有个学医的儿子就这点好,不用担心。”

“我爸血压有点高,年纪大了筋骨也开始退化了。”喻文州笑着说,“别的倒没什么,我不是临床,以后要指望你了。”

黄少天眼睛又阖回去,也开始笑:“哎呀,丈母娘不同意我上门,只好靠这种手段讨好她。”

喻文州温柔地摸摸他的头发:“你家里呢?不用跟他们说?”

不用,黄少天干脆地说,都不知道下次见面什么时候呢,本来也管不着我的事。

喻文州点了下保存文件,问:“你有什么想要的生日礼物?”

“不行,”黄少天却毫不上当,一秒就聪明地反应过来,“不行不行,不告诉你,你肯定要偷我的答案!”

喻文州笑了,竟然用“偷”这个词,有些人真是天生的可爱,练都练不出来。

“唉,你这无欲无求的有时候也不好玩,”黄少天感叹,扬起脸看他,“这样吧,问你一个简单的,晚上的长寿面你想吃红烧牛肉的,还是西红柿蛋花的?”

这次喻文州认真想了想,说:“西红柿蛋花吧。”

好!黄少天笑嘻嘻凑上来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我就喜欢实现别人愿望,你看我这么厉害,是不是对我更加死心塌地了?”

嗯,喻文州弯着眼睛说:“你到我梦里看看,我连睡着都在想你。”

哎哟我草,黄少天掀开被子跳下床:“受不了受不了,我要去看看我的鸡汤!”

唉,就喜欢撩拨人,自己又不禁逗,喻文州拉了下被子,继续看着幻灯片写起来。


晚上黄少天还搞了个烛光晚餐,那种圆圆小巧的蜡烛,大概在网上买的,喻文州家里就是普通的六人式餐桌,只点了五六个,已经很有气氛了。

黄少天也没做一大桌子菜,但是能感觉出来他每道都费了不少心思,连装盘都计较过样式,他对生活中这种小事专注的样子,实际最令喻文州心动。

“虽然这不算西餐,但我觉得还是得喝香槟才有气氛。”黄少天说着利落地起开桌上的酒,往两个高脚杯里依次倒了。说起来这对杯子还是某次他们逛商场买的,只买了两个,黄少天觉得花纹好看,现在配上淡金色的酒确实不错。

喻文州笑着拉开椅子:“我怎么觉得其实你重点是情人节。”

“我是啊!”黄少天兴致勃勃地说,“生日一个人也能过,但情人节是我们两个才能过嘛。”

据黄少天之前的自我介绍他上一个女朋友是两年前分手的,那么也是空白了好几个七夕圣诞情人节了,想折腾都折腾不了,大概是这个意思。说到底黄少天一个如此注重生活情趣的人,作为外科医生实在很矛盾,但他还是选择了临床医学,这是他身上非常坚韧的品格。

“先来干个杯吧!”黄少天愉快地提议。

“今天忙这么久辛苦了。”喻文州笑着和他碰了下杯。

“小意思。”黄少天喝了一口酒,得意地舔舔嘴角,烛光在他眼睛里晃啊晃的,喻文州不由得一直看着他,过了大概几秒,黄少天清了清嗓子,移开视线尽量镇定地说:“哎你别这么看我,要么就不吃了,直接去床上,你选吧!”

喻文州笑了:“那还是先吃吧,床又跑不了。”

啧啧,黄少天撇了下嘴以示鄙夷,拿起筷子夹起一个面筋塞肉放到喻文州碗里。


整个晚餐吃得非常粘腻,他们一向是坐在餐桌的邻位,这样就离得很近,加上晃动的蜡烛光影,好像爱意都会从眼尾的睫毛上滴下来。

不过热恋的人总会有些这样盲目的时刻,喻文州觉得这样很好,并不需要时时维持清醒,他是真的享受和黄少天在一起,也是真的觉得高兴。

说了一晚上的话,最后吃了长寿面,两个人都非常尽兴,直到菜都凉透了,他们才结束这顿漫长的晚餐。黄少天去开了灯,蜡烛这样点着也挺好看,便没急着熄。他说我去拿礼物就进了卧室,喻文州卷好袖口开始收拾餐桌,碗碟放进洗碗机里,刚浸透抹布准备擦一擦流理台,他手机突然响了,喻文州关上水擦了下手,走过去看到显示是段承,他想了下,还是接了起来:“喂?”

那边一听就是喝多了,上来直接在说英语,喻文州的英语水平不敢说多好,但听力在当初确实被练习得不错。他问喻文州在哪,喻文州客气地问有什么事吗,他说我刚才经过茶花公园就想到你了,你记得吗我们经常去的那个,“茶花公园”这四个字是中文,英夹中他倒是说得无比顺溜。

有一年情人节他们是一起过的,可以说是时间线上相当重要的一条,因为在那之前喻文州一直没挑明态度,跟他见面也是有时答应有时拒绝。那次段承约他的时候并没有说别的,只是像以往那样问你有时间吗去不去哪哪哪吃饭之类的,好像不刻意提醒喻文州就会忘了那天是什么日子似的,或者他心里想着喻文州肯定不去,然而没想到喻文州竟然答应了。

他那天还穿得有点讲究,不是连帽衫运动裤了,一见面喻文州觉得有点好笑。后来吃完饭在街上闲逛,逛到茶花公园附近,那个公园挺老的了,虽然叫这个名字可能已经没太多茶花,隔着栏杆窜出来的枝叶中混着茂盛的杂草,段承突然说我们到底算关系我需要一个定义,喻文州笑笑说我今天跟你出来不是很清楚了吗。

他在段承的事情上一直那样说话,表面看好像有点情趣,实际完全不是,他心里没有确切的情绪,而且在那个时候,他觉得情绪算不得什么厉害的东西。

但说实话,段承对他的执念反倒是那之后才加深的,他说我们都在一起了你也没喜欢上我,他用的是“into”这个词,you are not into me,是简单又很直白的指控,带着强烈的美式逻辑,通情达理如喻文州,当初也想不到什么合适的回应。

如果是现在的他当然根本不会答应这种关系,可是那个时候算什么呢,大概算一个“还未成型的喻文州”,这么高级的话肯定是出自李轩大大了,他竟然从头到尾都很支持喻文州乱搞!简直乱臣贼子……屏蔽掉他之后,喻文州其实想过应该对段承再认真一点,然而三个月段承就回美国了,后面便不了了之。


这些旧事喻文州都记得很清楚,但也只是清晰而已,包括“没感觉”这个部分,加上现在的他比当初更难被触动了,再遇上段承是完全的心平气和。

“不太记得了,”喻文州倚着桌沿,说,“你也忘记比较好。”

段承那边停顿了一会,又说,我下周就回去了,你追的那个人追到了吗,不然你还有一周时间反悔……

“你看我还买了这个,待会……”黄少天在这时走出来,喻文州回过头,黄少天看到他在打电话,及时把下半句停了下来。

段承当然也听到了,在电话里很清晰地用英语骂了一句,喻文州温和地说:“就这样吧。”

段承沉默了两秒,说:“你先挂。”

You go first,喻文州在心里叹了口气,任何道别的话都不合适,便只是嗯了一声,直接放下手机按了结束通话。

他把手机放回桌上,黄少天仔细观察他的神色,抛了抛手里的浴球,走过来玩味地问:“什么情况?被我抓到了?”

喻文州好笑地抬起脸看他:“你想听什么情况。”

黄少天转转眼睛:“是不是以前那个?”

嗯,喻文州坦然承认了。黄少天冷哼了一声,凶狠地说:“本来我想问你待会要不要一起洗,现在你没有选择的权利了,必须跟我一起洗!”


“我见过他。”

黄少天后仰着靠在他身上,浴缸里满是泡沫的热水几乎淹没到他的下巴,他闭着眼睛很享受的样子,却突然说出这么一句。

这真的让喻文州非常吃惊,不过黄少天也没卖关子,直接就说了,原来是去年底那会,段承回来找他那次,没想到在街边被黄少天看见了,竟然这么巧。

喻文州往后捋了把黄少天的刘海,好奇地问:“看得出来?”

因为他们不可能有什么亲密的动作,无非面对面说话而已,那时他和黄少天都算不上很熟。

“就是看得出来,”黄少天闭着眼睛地嘟囔,语气还有点不太高兴似的,“他怎么看你你不知道?一看就有问题!”

喻文州拨了些水冲开他脖子附近的泡沫,在水里摸摸他的胳膊,笑着说:“那真是厉害,之前我听说你上学的时候是酒吧常客,现在信了。”

呵呵,黄少天辩驳:“我都是光明磊落地玩!是年轻人的正常娱乐!谁像你们没事就爱来爱去的。”

这话酸得跟卖萌差不多,喻文州笑笑没说话,黄少天却突然睁开眼睛,睫毛上还沾着水,自下而上湿淋淋地看他:“你知道吗其实我有点同情他。”

嗯?喻文州低头看他。

“你这种人真的……”黄少天又把视线移开了,看着天花板或者墙壁的某处,“谁追谁知道。”

喻文州真是笑了:“这话让我怎么接,我们两个是谁追谁的,我记错了吗?”

黄少天没理他,自顾自地说:“我那天晚上看见你们之后,就觉得他有点可怜,然后又有点感动,因为一对比好像你对我是来真的,然后我就想我草这他妈是套路吗你们俩是算好我要经过故意演给我看的吗……”

“少天,”喻文州带着笑意打断他,“你内心戏是有点多。”

黄少天做了个鄙视的鬼脸,接着却说:“但是现在我和他是一样的心情了,所以说可怜他其实是感同身受,人一动心真是要完,学医都救不了。”

一个字一个字在喻文州心上碾过去,他扶住黄少天的下颌,就着这个姿势低头慢慢地在他嘴角亲了一下,笑着放轻声音:“有你这句可以不用生日礼物了。”

那可不行我想了好久才决定的!黄少天笑着拨开他的手,翻了个身压住他,热水哗的翻荡波动。他捋了把头发,愉快又热切的神采看着喻文州,“不过那个不急,先搞一次行不行,情人节套餐要按流程来!”

好啊,喻文州笑着搂住他,黄少天直截凑上来亲住他嘴唇,这浴球下次还是换一个,喻文州想,也太甜了。







31 Oct 2017
 
评论(110)
 
热度(1608)
© 燕麦泥 | Powered by LOFTER